玉柄铁剑
     时间:2013-06-06    字体:      

器物名称:玉柄铁剑

所处时代:西周晚期

器物规格:身长20厘米,茎长13厘米

出土时间:1990年

出土地点:河南省三门峡市虢国墓地(虢季墓)

 

不只是锈迹斑斑,而是锈得变了形。就像大街上卖烤红薯的小商贩,从他那油桶改造的烤炉里顺手摸出的、被烤焦的、黑不溜秋杂以土色的、又瘦又长的烤红薯,一点儿也不好看。

这就是玉柄铁剑——“中华第一剑”?

向前看,嘿,“烤红薯”还有个1厘米长的尖儿,找到些锋利的感觉;向后看,“烤红薯”“分崩离析”,断了;再向后看,2厘米长的剑体,尚可辨认。剑脊棱上,海蓝色的光在黑黝黝的剑体闪耀,这是嵌入剑脊的绿松石发出的寒光。与剑身相连的,是白中泛着晶莹绿意的圆柱状玉质剑柄,长约10厘米。玉柄是上好的和田玉制成的,上面精雕竹节饰纹。

尽管“年老色衰”,看上去像块不起眼的“烤红薯”,但岁月不能掩埋它昔日的光华。它是一柄仿生宝剑,剑柄坐地,就是一杆破土而出、英姿飒爽的翠竹!

这把玉柄铁剑,一下子把中国冶铁史向前推进了200年!

因为有了冶铁,200年可以把一个旧世界改换为一个崭新的世界。但这,毕竟都是陈年老账。玉柄铁剑躲在河南博物院的展柜里,参观者或是把它遗忘,或是把目光给了放在它上方的一条金光闪闪的金腰带——这条金腰带的主人,与它一样,都是虢国国王虢季。

不把玉柄铁剑放在眼里,不是没有道理——谁叫它是小小的虢国国王的呢?有人甚至怀疑,把“中华第一剑”的美名送给小小的虢国器物,是不是当初有人脑子里积了臭水?

唇亡齿寒,假道伐虢——这个,中国人太熟悉了。虢国不堪一击,怎会有当时中国最先进的武器?

这是对虢国的千年误读!

西周初年,武王“封建亲戚,屏藩宗周”,担当护卫周王朝东西两京屏障的,是文王的两个弟弟、武王的两位叔叔——虢仲、虢叔。他们被封于虢:虢叔封于制,在河南荥阳,史称东虢;虢仲封于雍,在陕西宝鸡,史称西虢。是时,东虢据虎牢天险,可防止东方殷商遗民作乱,屏蔽成周洛阳;西虢镇守关中西部边关,可防戎、羌、狄族侵扰,直接拱卫周都镐京。两个封国的百姓,当同出荥阳虢地(西虢百姓当是东虢移民)。虢地百姓,英武善战。虢从字面上看,就是徒手搏虎。至于武王的两位叔叔,是因被封于虢,才称为虢仲、虢叔的。他们是姬姓王族。

《左传》云:“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虢仲是文王之弟,封在西虢。因西虢护卫王室西北边境,且不远周王,其历代国君,均在王朝担当要职——约略是宰相之位。西周晚期,西虢不堪犬戎侵扰,东迁到三门峡一带。之后王室东迁洛阳,西虢护卫的,还是王朝西大门。

西虢是安内攘外,是打出来的军事强国。虢季陪葬车马坑南北长61米,东西宽21米,随葬战车46辆、战马60余匹;而在虢国国君兆域区内,考古学家经过钻探,已发现大型车马坑12座、中小型车马坑20余座,战车150-200辆、战马300-500匹。这种兵强马壮的场面,正是西虢军事强国的写照。

“西看秦皇兵马俑,东看虢国车马坑!”——“中华第一剑”在虢季墓出土,当为历史之必然!

“中华第一剑”,昭示着铁器时代降临中国,其带来的生产力革命与“铁军”诞生,必将摧毁周初“封建亲戚,屏藩宗周”建构,新的大一统的秦、汉帝国,行将崛起于东方……

玉柄铁剑刺开泱泱吾华铁器时代

“一片儿晶莹透亮的美玉,方方正正的,约2厘米见方的样子;中间有个小孔儿,嵌着亮晶晶的绿松石。玉质很好,温润白亮,好像是新疆产的和田玉!”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龙正先生在玉柄铁剑陪伴虢国国君虢季“沉睡”黄泉2600年、于1990年重见天光时,第一眼所能看到的玉柄铁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玉片儿——“中华第一剑”剑柄的顶端断面。

“玉器!玉器怎么能放在这儿?”王龙正非常疑惑,“玉器,应当放在棺内!椁内棺外出现玉器,当然让人惊讶!安放玉柄铁剑的地方,在虢季墓椁室的东南角;这地方,放的都是些青铜车马器、兵器,根本就不是放置玉器的地方儿!”

现在我们知道,当初把玉柄铁剑与车马器(战车上的青铜饰物)、兵器放在一块儿,是非常合适的。“但考古发掘是自上面一点儿一点儿地向下揭露,玉柄铁剑是直立倒插在那儿的,当初我做梦也想不到,它就是玉柄铁剑呀!”王龙正说。

因为是下午清理出来的,还没搞清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收工了。“搞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老是想着它!”王龙正回忆道。

第二天,接着清理,发现玉器由方形过渡成了一个圆柱状的东西,上面还刻着花纹什么的。这,让王龙正更加疑惑:“这样的器物,见所未见。这块根本不应放在这儿的玉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一点儿一点儿地向下清理。“是铁!是铁镶在玉器里面!”王龙正大叫起来。

尽管考古学家还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此时,他们关注的已经不是玉器为什么放在它不应该放的地方,而是铁,铁,铁!!!

“大家围了过来,都不相信是铁!这个时代,不应该有铁器,太不可能!”王龙正回忆着,“姜涛(虢国墓地考古队队长)看后,说是铁。因为下部还埋在土里,没有看到锋,还是不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

此时,它到底是什么器物,似乎不那么重要了——最为重要的是,它竟然是件铁器!

为慎重起见,暂停对它的清理发掘,开始处理它周边的青铜车马器、兵器。

“两天后,对其进行重点清理,发现它虽然整体断裂,但中间还是有很细很细的部分连在一起。铁锈上,还能看到丝绢包裹后留下的痕迹。现在也有人传说,它的外面还有个皮质剑鞘。也许是化验出来的?这事儿我不知道。作为一位考古工作者,我主要负责发掘,观察与记录。当时,我没有看到皮质剑鞘的存在或痕迹,只看到了它被丝绢包裹而留下的痕迹。”

再往下清理,发现它的锋端插在木椁底部——这一插,阻断了它的氧化,为今天的我们留下一个宝贵而完整、至少看上去还锐不可当的剑锋!“也许因了玉柄铁剑直立倒插的缘故,当木椁年久损毁,瞬间坍塌时,一股自上而下的强大冲击,把它给折掉了。因为黄土顷刻而下掩埋了它,所以直到我们发掘时,断掉的玉柄并没有倒下与剑身分家,还是直立在那儿的,而且中间似乎还有很细很细的连接。当然,你说这是剑断锈连,也是可以的。”

开始,考古学家们还不敢把这个铁家伙叫“剑”。“我们最初想,还是叫‘玉柄铁削’吧,或者‘玉柄铁匕首’!”王龙正先生说,“但铁削就是个削刀,一般单刃不说,还在生产工具的范畴内。而玉柄铁剑出土于兵器区,还是双刃的,叫‘削’,显然是有些不合适的。之后,大家倾向于叫它‘玉柄铁匕首’,毕竟它不长,才33厘米(因为折断,造成测量时取度不一,另一说是34.1厘米)。后来,大家觉得匕首不如剑好听威风,等到正式定名时,就把它命名为‘玉柄铁剑’了。”

其实,匕首就是短剑,唐代著名史学家司马贞在《史记·索隐》里就说:“刘氏曰‘匕首,短剑也’”。但现在的匕首,一般长七八寸,也就20多厘米,而玉柄铁剑比它长了大约1/3,加之匕首就是一种短剑,因此定名“玉柄铁剑”,正可谓名实归一。

“玉柄铁剑”是它的学名,人们更爱叫它的俗名——“中华第一剑”。

中华第一剑缔造煌煌中国君子之风

“中华第一剑”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它把中国冶铁向前推进200年。

但它现在能栖身河南博物院,向世界展示中华民族的技术创新,实在是中国之幸——它险些为盗墓贼所践踏!

“1989年1月4日,当地公安得到了信儿,决定夜袭盗墓贼。”王龙正先生说,“公安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哈哈,韩乔生先生的经典语言)把枪架在了盗洞的洞口。谁知,黄雀在后,此时盗墓贼藏在二楼楼顶,也架着枪,瞄准了公安(那时,盗墓贼都是盖起小院,在院子里‘开展工作’)。僵持之下,公安鸣枪,盗墓贼爬出盗洞,来了个‘胜利大逃亡’!再说,当时还没有发现盗出东西,缺少证据!据说,后来抓住了一些。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1990年2月,为配台案件的侦破工作,考古人员进驻虢国墓地,看到的是一个南北长5.3米、东西宽3.55米、深约11米,上方下圆的大坑。

面对这个深不见底、空无一物的盗洞,考古工作者都隐隐担心,不敢对它抱太大希望。但既然奉命而来,工作还必须认真去做。

让考古学家没有想到的是,向下仅仅挖了30厘米——在11.15米处,他们就挖到了放满随葬品的虢国国君虢季墓的墓室!

“就差30厘米,盗墓贼就掘到墓室了。倘若他们得手,那玉柄铁剑会落得个什么下场,谁能想象?不敢想象!”王龙正先生说。

倒卖出去,可能是最好的结果。最大的可能性是“抛尸郊野”。就这样,没了!没了!——当然,玉柄会被盗墓贼留下来的。就是留下来,又有谁能看得到呢?就是看得到,它是个什么东西,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别把盗墓贼看得太过“专业”。就是“专业”,慌乱之间,玉柄与铁疙瘩分了家,挖“残废”了,就是让考古学家,于此匆忙之间,也很难对合,也不会把它看成一把宝剑——不是一开始,考古学家还想把它命名为“玉柄铁削”的吗?无名无实,再有年头的铁疙瘩,也还是谈不上价钱的铁疙瘩——不“抛尸郊野”,那才怪哩!

虢季墓是“1990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其当选理由是:“虢季墓……随葬器物丰富,种类繁多,放置有序,为七鼎六簋规格。随葬品还有大量的青铜礼乐器和玉器。青铜礼乐器有鬲、方壶、豆、盘、方 、尊、爵、觯、方彝等和编钟、编磬等,还有兵器和车马器等。玉器主要有玉覆面和玉组佩,死者腰身部位还发现一组珍贵的腰带饰。出土玉柄铜芯铁剑(即玉柄铁剑),集铁、铜、玉三种材质为一体,制作精美,是中国考古发掘中出土的时代最早的一件人工冶铁制品,将中国人工冶铁的年代提前了近两个世纪,被誉为‘中华第一剑’;缀玉面罩,由14件象征面部特征的玉片连缀在丝帛上制作而成,形象逼真,做工考究,是中国首次发现的‘瞑目’造型,也是汉代金缕玉衣的雏形;一套8件有铭文的铜甬钟,是迄今西周晚期墓葬考古发掘出土的唯一一套最为完整的甬钟;由十二种金器组成的黄金腰带饰,是中国最早的黄金饰品;整件毛织衣物,是国内同期墓葬发掘中仅见的;皮马甲及盾牌也是国内首次发现;用墨在10余片圭形片上书写而成的遣册,是国内发现的时代较早的书法珍品;300多件仿生动物玉雕,形神兼备,栩栩如生,几乎囊括了当时中国北温带地区生物品种……”

在如此之多改写中国历史的重大发现中,玉柄铁剑无疑是最为伟大的发现。

玉柄铁剑之玉质剑柄,是一株破土壮生的竹子:竹子已经拔出数节,数支螺旋上冲的叶片盘旋直入铁质剑身——当下人们总在误释剑如柳叶,这哪是柳叶呀,分明就是竹叶!!!而剑柄空心,插入“铜芯”,连接剑柄剑身,这空心剑柄,也分明是竹子!!!

君子佩剑,君子佩玉;梅兰竹菊,竹是君子——如果联系起来解读着一系列中国特有文化精神,不难发现,“中华第一剑”不但改变了中国的物质世界,也缔造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中华第一剑”埋在地下,缔造它的人在传播“中华第一剑”承载的精神——这一如“中华第一剑”埋在地下,铁器时代照样滚滚而来。

 

【专家点评】

点评专家: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王龙正

考古学将漫长的人类社会划分为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等三个阶段,分别对应于历史学上的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等三种社会形态。玉柄铁剑玉柄、铜芯、铁身,集昨天、今天、明天于一剑,它的发现,标志着作为社会生产力新代表的铁器已经萌芽,预示着我国的青铜时代行将过去,宣告铁器时代,也就是封建社会,即将来临。

 

 

 
 
上一篇:妇好鸮尊
下一篇:莲鹤方壶
 
 
相 关 内 容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