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窑天蓝釉刻花鹅颈瓶
     时间:2013-07-30    字体:      

器物名称:汝官窑天蓝釉刻花鹅颈瓶

所处时代:北宋晚期

器物规格:高19.6厘米,口径5.8厘米,足径8.4厘米

出土时间:1987年

出土地点:河南宝丰清凉寺汝窑遗址

 

“天下名瓷,汝窑为魁。”在北宋五大名窑“汝、钧、官、哥、定”中,不但河南独占其三,而且汝窑位居魁首。

因汝瓷稀少,李苦禅先生曾言“天下博物馆,无汝(瓷)者,难称尽善尽美也”;在民间,更有“纵有家产万贯,不如汝瓷一片(件)”之说。

传世汝官瓷,六十七件半,几乎尽藏于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等世界各大博物馆,市场上很难一见。但国内外古瓷收藏家锲而不舍地追逐北宋“汝、钧、官、哥、定”五大名窑作品,拍卖企业前前后后却拍出了八十余件“传世北宋汝官瓷”。至于拥有各类专家证书的“北宋汝官瓷”,谁能说得清楚呀!鱼目混珠,孰真孰假?“倘若搞不清真假,与河南博物院的天蓝釉刻花鹅颈瓶比一比,也就水落石出了。”河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康国义先生说,“不只是近些年冒出来的所谓‘汝官窑’,就是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等世界各大博物馆收藏的传世汝官窑,也得经受天蓝釉刻花鹅颈瓶的考量——从感情与文献上说,我们愿意相信这些传世作品是汝官窑器物;但理性与科学告诉我们,如果考古学家找不到汝官窑遗址,这些传世器物就得‘悬’在半空。找不到汝官窑遗址,就等于不知道它们生在哪儿,开不出出生证明呀!没有汝官窑遗址及其出土器物当标杆,谁能证明传世作品就是汝官窑的器物?你可以说它们是汝官窑的,但现代考古科学告诉我们:它们只能是‘疑似汝官窑器物’!”

也因此,自20世纪初现代考古学传入中国后,考古学家做梦都想找到神秘消失的汝官窑遗址!

“只有传世汝瓷,没有发掘器物——为此也为其他,三代考古工作者(解放前一代,解放后两代)前后寻找了将近一个世纪,终于在平顶山市宝丰县清凉寺村(古代汝州)发现了汝窑与汝官窑遗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青云说,“很幸运,我们完成了三代考古工作者的夙愿;也是我,发掘出了这件藏于河南博物院的天蓝釉刻花鹅颈瓶。”

“家贼”偷匿“中国(CHINA)之冠”

“就是放在全世界所有汝官窑器物中,河南博物院收藏的这件天蓝釉刻花鹅颈瓶,也是世界第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青云说,“就是不说它的‘出身’‘根正苗红’,仅就作品审美而言,它还是世界第一。”

“天下名瓷,汝窑为魁”;汝窑瓷器,天蓝釉刻花鹅颈瓶位列第一!

作为“汝瓷之冠”,它为什么会留在遗址、等待我们的发现,而没在当时呈奉皇帝呢?这是个问题!

“它是被窑工挖坑私藏的——就在一个小坑里,竟然出土7件汝官瓷,件件是珍品,件件是汝官瓷中的佼佼者。除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外,还有天青釉盘口折肩瓶、天青釉小口细颈瓶、粉青釉莲瓣茶盏托、天青釉外裹足笔洗等。另外,该坑还出土了钧瓷等其他瓷器,一共22件,都很完整。”赵青云先生说,“除去私藏,这是很难用其他理由去解释的。这样的储存,当然不会是当时窑场公开的储存,只能是烧窑工匠的私藏。因为烧的御用瓷器,是官窑,控制很严,不可能这样把好东西留下来,不去给皇帝的。工匠都是行家,既然冒着风险私藏了,他们自会挑选最好的来留给自己。只是没能带出窑场,或因其他突然变故,这些珍品,才留给了今天的我们。”

汝官瓷传世品极少,分布在以下几个地方:北京故宫博物院17件、台北“故宫博物院”23件、上海博物馆8件、英国达维德爵士基金会7件、天津博物馆1件、广东省博物馆半件、中国香港收藏家收藏1件。另外,日本的几个博物馆现存4件、美国的几个博物馆现存5件、英国私人收藏1件,共计67件半。“在清凉寺一次性出土7件后,又相继出土了47件。另外,目前我所见到的民间收藏,有一二十件。都加起来,不会超过150件。”赵青云先生说,“在150件器物中,弥足珍贵的天蓝器物,也就5件,非常稀有。而刻花者,唯有河南博物院收藏的这件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其他的天蓝器物,全都是素面的。一样的器物,刻花者当然更为珍贵,何况就此一件。如果说汝官瓷是中国瓷器的皇冠,那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就是皇冠上的明珠!”

每一件汝官瓷,都是稀世珍品;而汝官窑的神秘消匿,更让汝官瓷传世珍品身价陡增,令人无限神往。

汝官瓷为什么能创造中国(CHINA的中文意思是中国,亦是瓷器)不可逾越的一个神话呢?

北宋时期,历任皇帝酷爱瓷器,当时瓷器烧造业空前发达,瓷窑遍布大江南北。这一时期诞生的汝、哥、官、定、钧五大名窑,其烧造工艺登上中国陶瓷之巅峰——而在这五大名窑中,专为皇宫生产御用瓷器的汝窑,又被称为五窑之魁。

汝官瓷既然如此之好,为什么偏偏如此之少——难道中国再也烧不出汝官瓷?抑或说,汝官瓷真的不可超越?

明清数位皇帝曾在景德镇组织御窑,将中国最优秀的工匠集结到景德镇,仿烧北宋五大名窑的瓷器。其他四大名窑,都曾仿得有过之而无不及,唯独汝官窑没能仿成。

近千年前神秘消失的汝官窑,同时也带走了它的烧制工艺。被后世称为瓷中极品的汝官瓷,究竟是如何烧制出来的,成为千年难解之谜。

解放后,当地政府为落实周恩来总理恢复汝瓷生产的指示,也曾仿制各个时期的汝瓷精品。汝州市第一家仿制汝瓷的工厂,建于1957年。但几十年来,一直没能生产出一件真正的汝官瓷。时至今日,已经倒闭。

北宋末年汝窑消失后,中国人为恢复汝窑,努力了将近一千年,但没有烧出一件达到当年烧制水平的器物——“造天青釉难,难于上青天”。汝官瓷是天青色的,它的色泽,解释不清。就是今天搞分析化验,把它的成分弄出来后再行调配,但烧出来的瓷器,也不见天青色!

如今,相继有汝瓷厂家乃至杰出艺人宣称已经“找回”失传的汝瓷工艺,但烧出来的天青器物,与北宋汝官瓷真正的“天青”,不可同日而语。

“天青”都烧不出来,何况“天蓝”乎?——要知“天青为贵,粉青为尚,天蓝弥足珍贵”,是传世之言呀!

就是在北宋烧制汝官瓷的时代,“天蓝”作品也是妙手偶得。目前,在约150件汝官瓷中,“天蓝”只有5件,“天蓝”刻花者,独河南博物院的这件天蓝釉刻花鹅颈瓶。

天蓝釉刻花鹅颈瓶不但是汝官瓷皇冠上的明珠,亦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巅峰之作,是“中国(CHINA)之冠”。也因此,它挤掉河南博物院众多镇院之宝——郑州大河村遗址出土的仰韶彩陶双连壶、郑州商代遗址出土的原始瓷尊、安阳北齐范粹墓出土的黄釉扁壶、洛阳南郊出土的唐代三彩骆驼及牵驼人物俑、南阳方城出土的钧窑玫瑰紫葵花盘、明代藩王周静王墓出土的元代青花云龙纹玉壶春瓶等后,成为陶瓷类器物中唯一入选河南博物院“九大镇院之宝”的代表作品。

“官窑”藏在“民窑(汝民窑)”之中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2000多年前,老子在《道德经》中写下如斯哲言,似乎是专门说给当下的我们去聆听的。“参观者不少,但很难碰到有人在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前驻足。”河南博物院社教部主任刘玉珍说,“当讲解员告诉参观者,它是难得一见的绝世珍品、千万不可错过时,很多人以为我们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说,‘就那么个小瓶子,有啥看头?这东西,还没有电视鉴宝栏目中那些花花绿绿的明清瓷器好看呢!’”

也许花花绿绿的世界,给了我们过分的感官享受——“审美疲劳”已经酿成“审美遭难”,当下的我们不会“审美”,只会“审丑”或热衷于“审丑”了。

老子认为,一切“有为”之美,必然是以损害人的本性为代价的。真正的美,不在声色,只是自然本身。这样的美,就是“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就是说,最美的音乐,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最美的形象,是“菩提无树挂禅音”,只有“大象无形”才能“气象万千”。老子开创了中国道家美学追求“自然”、“真美”的先声,奠定了与儒家美学双峰对峙的道家美学——这一审美理论的基石,也许就是《道德经》结束语:“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在我所能见到的有关汝官瓷的文字中,几乎都把宋徽宗关于如何制造汝官瓷的这一“指示精神”写成了一种传说;倘若再费些文字,说宋徽宗曾做过一个梦,梦到雨过天晴——他对雨后天空出现的那种颜色,非常喜欢,于是要求造瓷艺人“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我倒是相信“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不是传说,而是宋徽宗的“圣旨”;就是不是他的“圣旨”,也是某些最洞悉皇帝想法与道家审美的知识分子的“杜撰”;这一“杜撰”,从根本上说,是摸到了宋徽宗的心窝子。

宋徽宗的追求,不知难倒多少工匠,但最后工匠们还是把他的梦想落到了实处:汝官窑烧制的瓷器,内置玛瑙,土质细腻,骨胎坚硬,与天一色,含水欲滴,釉带斑斑小点,在光线下观察“七彩纷呈,灿若星辰”。汝官瓷践行的这种“为而不争”(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大盈若冲),汝官瓷制造的这一道家审美标本,自然倾倒了这位深悟道家审美取向的“道君皇帝”。

然而,靖康之耻彻底粉碎了大宋的梦华,汝官窑与它的烧瓷工艺,自此在中国大地上神秘消失——烧制汝官瓷的窑究竟在哪里呢?倘若找到汝官窑,它的烧瓷工艺之谜,能否得以破解呢?

在北宋五大名窑中,其他的窑,都很容易找。但汝窑,就是找不到。它是官窑,它是机密,地表上见不到标本,连瓷片儿都没有。

1986年,消失近千年的汝官窑终于露出了蛛丝马迹:宝丰县清凉寺一位农民的红薯窖塌了,露出了一个完整的汝瓷洗;而这件事,又偏偏被一位有心人——王留现先生碰上了。经鉴定,它是汝官瓷作品!

1987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在清凉寺村边的麦田里进行考古挖掘。但是两个月过去了,汝官窑遗址不见踪迹。就在考古工作即将告一段落时,赵青云在一个汝民窑遗址旁,意外挖出一个储藏有7件汝官瓷器物的藏坑——其中,就有天蓝釉刻花鹅颈瓶。

虽然发掘出7件汝官瓷,但它的中心烧造区——汝官窑,仍不见踪影。就在这时,因经费紧张,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停止了在清凉寺村的考古挖掘。

2000年6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此布下5米×5米探方48个,继续发掘。此次发掘,揭露面积约500平方米,清理出窑炉15座,作坊2座,过滤池、澄泥池各1处,排列有序的陶瓮、大口缸20余个,釉料坑4个,灰坑22个和水井1眼,获得多组重要的地层叠压关系,出土一批形制比较完整且品种丰富的天青釉汝瓷和匣钵、垫饼、垫圈等窑具——神秘的千年汝官窑窑址,终于大白天下。

500平方米,只是汝官窑整体面积的五分之一。根据考古勘测,埋藏在清凉寺村地下的汝官窑面积约4800平方米。

“汝官窑面积约4800平方米,汝民窑面积约110万平方米,汝官窑被汝民窑包裹其间。”赵青云说,“就是汝官窑,现在才揭露了五分之一;这儿,还应该埋藏着很多希望!”

 

【专家点评】

点评专家: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赵青云

汝官窑天蓝釉刻花鹅颈瓶,是中国稀世珍宝,绝世无双。它是1987年汝官窑遗址考古发掘中获得的唯一一件完整的天蓝釉器物。

汝官窑系御用窑,烧造时间极短,只在北宋晚期烧了大约20年。之后,汝窑消失,技术失传。文献记载:汝窑有“天青为贵,粉青为尚,天蓝弥足珍贵”之称。天蓝釉的形成,主要是在烧制过程中窑位与火候恰臻妙处,因此成品率极低,传世极少。到目前为止,一共发现汝官窑传世天蓝釉器物4件;而在汝官窑遗址考古发掘中,获得的天蓝釉作品,独此一件。在5件天蓝釉作品中,河南博物院收藏的这件汝官窑天蓝釉刻花鹅颈瓶,不但是唯一一件经考古工作者科学发掘所得的器物,而且是唯一一件刻花作品,其稀世难得,夫复何言!

 
 
上一篇:武曌金简
 
 
相 关 内 容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