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阿瞿”画像石

 

        “许阿瞿”画像石,长112厘米,宽70厘米,厚11厘米。1973年河南省南阳市东郊出土。南阳汉画馆藏。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牛天伟
作者简介:

 

        牛天伟,男,南阳汉画馆研究部主任、研究馆员,中国汉画学会理事,北京大学汉画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藏于南阳市汉画馆的“许阿瞿”画像石用减地浅浮雕兼阴线刻的技法雕刻出画像,画像分上下两层。上格画像中帏慢高悬,画面左侧,一儿童身穿长襦,面右端坐于榻上,榻前摆一案,案上放置耳杯等饮食器具。其面前的空白处用阴线刻出“许阿瞿”三字,由此可知这位儿童名叫“许阿瞿”。他身后有一仆人手执便面(汉代的扇子),站立侍奉。画面右边是三个头梳双髻、赤身着护裆的儿童,正在做游戏供许阿瞿观看取乐:最前面的儿童右臂前伸,手玩一鸟,鸟从手中向上飞去;中间的儿童左手牵引一鸟,鸟体左右有两轮,应该是儿童玩具鸠车;后面的儿童右手执鞭,驱赶鸠车。晋张华《博物志》:“小儿五岁曰鸠车之戏,七岁曰竹马之戏。”

下层画像为舞乐、杂技表演场景,表演者共有五人,自左而右依次为:扣盘击节、飞剑跳丸(两剑、四丸)、跳盘鼓舞(二鼓、四盘)、鼓瑟、吹排箫。关于“飞剑跳丸”和“盘鼓舞”,文献中多有描述、赞美之词,如李尤《平乐观赋》:“跳丸剑之挥霍”。傅毅《舞赋》:“蹑节鼓陈,舒意自广。”鲍照《数诗》:“七盘起长袖,庭下列歌钟。”等。

 
图1 “许阿瞿”画像石拓片
 
 
图2 “许阿瞿”画像石拓片局部

画像左边还用隶书字体阴刻出六竖行共136字的铭文,末两行有16个字因漫漶不能尽识,铭文内容为:“惟汉建宁,号政三年,三月戊午,甲寅中旬,痛哉可哀,许阿瞿身,年甫五岁,去离世荣。遂就长夜,不见日星,神灵独处,下归窈冥,永与家绝,岂复望颜。谒见先祖,念子营营,三增仗火,皆往吊亲,瞿不识之,啼泣东西,久乃随逐(逝),当时复迁。父之与母,感□□□,□壬五月,不□晚甘。羸劣瘦□,投财连(联)篇(翩),冀子长哉,□□□□,□□□此,□□土尘,立起□埽,以快往人”。文中的“建宁”为东汉灵帝的年号,建宁三年即公元170元。考建宁三年三月应为丁酉,石刻铭文戊午可能为误作。三月十八日为“甲寅”,据铭文记载,可能为墓主人的死日。铭文记述了许阿瞿死亡的情况和家人对死者的悼辞。画像中的小主人名叫许阿瞿,他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家人为他治病花了不少钱,最终也未能保住幼小的生命。东汉灵帝建宁三年(170年)三月十八日这一天,年仅五岁的许阿瞿不幸夭折了,家人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亲朋好友都前来吊唁。许阿瞿的父母梦见其刚刚死去的幼子不识亲人,四处游荡,啼哭不止,孤单无伴,甚是悲悯,以为原葬处风水不佳,只好迁坟重新厚葬,并请石匠画工把许阿瞿生前的娱乐场景以及名字、去世的日期、家人的哀悼之辞一并雕刻在墓壁石上,希望许阿瞿幼小羸弱的灵魂能得到列祖列宗的照顾而和生前一样的幸福快乐。

 
 
图3  “许阿瞿”画像石左面的文字及拓片

“许阿瞿”画像石图像丰富、生动,左边的136字题记铭文,字体方正匀称,秀丽中带有厚重遒劲的特点,波折和挑势不很明显,某些字颇近魏碑,与常见的汉代名碑的典型隶书——“八分书”有明显的不同,其书体显然为民间工匠所为的通俗汉隶,由此可以看出隶书向楷书演变的端倪,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画像石题记为四言韵文,与许多著名“汉赋”有着不同的文风,语句流畅,措辞优美,堪称一篇短小精悍的文章。题记内容涉及墓主人的姓名、年龄、死葬时间及家人的悼辞等,初步具备了墓志的性质,可以看做魏晋以后出现的标准墓志的鼻祖。而且画像石上还有清晰的铭文,在南阳属首次发现,极其珍贵,为南阳汉画像石的断代提供了重要的标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