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面纹铜钺

 

        兽面纹铜钺,铜器,商代后期,通长17厘米、钺身宽15厘米、厚1.2厘米。1954年郑州市人民公园出土,现藏于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张   滢
作者简介:

 

        张滢,女,四川美术学院影视艺术系动画专业学士,中级职称,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社会教育服务部。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54年3月,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对郑州市人民公园进行发掘,在中部人工青年湖一带发掘出一处埋葬密集和排列有序的商代墓葬群。兽面纹铜钺就出土于该墓葬群中编号为C7M15的墓葬中,该墓葬属商代人民公园一期,为殉葬墓。[1]

兽面纹铜钺(图一),钺身薄而宽,器身中部内缩,两角外侈,弧形刃。平肩,肩后有较窄短的长方形内,左右肩各有一长方形穿。钺身中部铸有一组兽面纹,双角卷曲外耸,圆目突起。镂空的大嘴上部有5个小型三角形尖齿,下部有两枚交错的兽牙,甚为狞厉,额部饰有夔纹。

图一 钺各部分名称示意图

从纹饰上看,器身上的兽面纹遵循了商周时期青铜器纹饰对称的基本原则。器身上的这组兽面纹,双角粗大弯曲,除有一个小缺口外,几乎弯成一个圆角长方形,与圆睁的双目形成浮雕式的突起(图二)。兽面的眼角、眉、鼻、额部夔纹用阴线勾勒出线条,精致细腻。兽面纹下部的半圆形吻部,内有凹形纹的牙齿,纹饰凸起,形成镂空的浮雕,制作精美(图三)。兽首似作吞咽状朝向器物刃部被刺者,显示出一种狞厉恫吓的威慑气势。

图二 兽面纹铜钺器身上突出的角和眼

图三 兽面纹铜钺器身上阴线刻绘的眼角、眉、鼻

2006年11月,河南省安阳市殷墟郭家庄东南M5商代墓葬出土了一件兽面纹铜钺(图四)。 该钺平肩,长方形内,钺身长于肩宽,弧形刃两端上翘。钺身上部饰一组兽面纹,圆眼突起,两角粗大弯曲,半圆形吻部凹形纹的牙齿突起呈浮雕状。内后部饰兽面纹一组。通长17厘米,刃宽11.5厘米,重340克。[2]

图四 河南省安阳市殷墟郭家庄东南M5商代墓葬出土的铜钺

郑州人民公园一期C7M15墓葬中出土的这件青铜钺与河南安阳殷墟后期前段墓葬同类钺相比,器型、纹饰比较相似。结合墓葬内出土主要陶器鬲、豆、簋,与安阳殷墟后期墓葬同类陶器相比,认为该墓葬当属于商代后期前段。这件青铜钺器型完整,经过科学发掘,出土地点明确,对研究郑州商代遗址分期断代提供了实物依据,有一定的研究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