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柳丝双喜图》轴
 
        徐悲鸿《柳丝双喜图》轴,纸质,画面纵82厘米,横37.5厘米。1958年2月购于北京,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许小丽
作者简介:

 

        许小丽,女,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保管部,文博馆员,致力于书、画等文物的保管和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徐悲鸿是融合中西画风的一代宗师。他在国画创作中,树立了一系列标志性形象,如奔马、狮子、水牛、公鸡、懒猫、老鹰、白鹅等,这些动物在徐悲鸿笔下都有着独特的个性。喜鹊也是徐悲鸿最擅长的禽鸟形象之一,同他笔下的其它生灵一样,笔墨中洋溢着强烈的生命气息。《柳丝双喜图》是徐悲鸿众多喜鹊图之一,画面简洁却不失为其中的精品。画的上方有两只喜鹊,一俯一仰,栖息在树枝上。画面上柳枝飘拂,用笔飘逸潇洒。

作者以粗笔湿墨勾写双鹊。长喙、身躯用淡墨渲染,表现出圆浑的明暗光感,鹊身局部还施以白粉,增强立体效果。柳条以浅绿色纤线勾出,如丝发。画出条条柳丝,垂拂整个画面,给人一种似静欲动的感觉。画面右下角有作者题款:“壬午冬日 悲鸿”,款下有“东海王孙”阴文印记一方。壬午年为1942年,正是中国抗日战争极端困难时期,在寒冷的冬天画出这幅双喜图,表达出作者对春天的渴望及对光明的追求。

图一 《柳丝双喜图》局部

徐悲鸿画长柳枝很有特点,他以小指为支点在画纸上移动,毛笔徐徐拉出细长的柳条,效果极佳。画家不拘一格,敢于创新,柳丝飘拂,双鹊争鸣,当有喜事临门,如此喜庆之作定会为人所喜爱!

儒家学说认为,喜鹊是宠辱不惊的“圣贤鸟”,因为不管是鸣是唱,是喜是悲,年幼还是衰朽,临死还是新生,喜鹊一年到头发出的声音始终都是一个调、一种音。儒家眼中的圣贤君子,就是要表现得像喜鹊那样恒常、稳定、明确、坚毅、始终如一,因此喜鹊在中国文化中地位尊贵。《本草纲目》说喜鹊“灵能报喜”,中国民间将喜鹊作为吉祥的象征,是好运和福气的象征,画鹊兆喜的风俗在民间颇为盛行,比较常见的题材有“喜鹊登梅”、“鹊占高枝”、“喜上眉梢”、“鹊桥相会”、“声名鹊起”等。旧时人家喜欢挂喜鹊图于门厅客堂,寓意为“开门报喜”、“喜气盈门”的吉兆。

这幅《柳丝双喜图》,喜鹊神采动人,构图新颖,融中西绘画技巧于一体,既注重西洋画派的造型感和技法,也体现了中国文人画“以形写神,意在画外”的精髓。 整幅作品造型精准,刻画细腻,追求真实再现,体现了徐悲鸿的绘画特点,再现了大师扎实的写生功底和极强的造型写生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