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岳墓志
 
        荀岳墓志,青石质,高75厘米,宽42厘米,厚9厘米,1917年河南偃师出土。志石藏于河南偃师商城博物馆,拓片藏于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王莉娜
作者简介:

 

        王莉娜,女,上海师范大学史学博士,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社会教育服务部。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78年,晋中书侍郎荀岳墓志由偃师老城武亿捐赠给偃师文物主管部门。经考古工作者调查,此墓志1917年出土于偃师邙山脚下的潘屯至社楼一带,系坟庄人刘德发在村东自家地里打井掘得[1]。该墓志呈圭形,无纹饰,四面刻字,书体均为隶书。墓志正面17行,背面18行,各行21字,其两侧各刻有3行字,通体多处残损[2]。志文记载了荀岳的世系及死葬年月、籍贯、享年,并附有晋惠帝两份诏书。背面记载了荀岳的名字、生日和历任官职,并附记其妻刘氏的世系及其子女名字和婚嫁情况。志右侧字3行,前2行每行21字,刻荀岳夫人卒葬日期;其左侧字两行,行最多者10字,补记其子职官,兼及孙名字。墓志除空格外,全文共692字。

图一  西晋荀岳墓志(正面)

图二  西晋荀岳墓志(背面)

荀岳墓志碑文坚排共40栏,碑文如下:

晋故中书侍郎颍川颍阴荀君之墓/

(正面)君以元康五年七月乙丑朔八日丙申歲在乙卯疾病,/卒。君乐平府君之第二子,时年五十。先祖世,安措于颍川颍阴县之北。其年七月十二日,大雨过常,旧墓下湿,/崩坏者多。圣诸嘉悼,愍其贫约,特赐墓田一顷,钱十五/万,以供葬事。是以别安措于河南洛阳县之东,陪附晋/文帝陵道之右。其年十月戊午朔廿二日庚辰葬。写诏/书如左:/诏中书侍郎荀岳,体量弘简,思识通济,不幸丧亡,甚悼愍之。其赐钱十万以供丧事。/诏故中书侍郎荀岳,忠正简诚,秉心不苟,早丧才志,既∥愍惜之。闻其家居贫约,丧葬无资,脩素至此,又可嘉悼/也。旧墓遇水,欲于此下权葬。其赐葬地一顷,钱十五万,/以供葬事。/皇帝闻中书侍郎荀岳卒,遣谒者戴璿吊。/皇帝遣谒者戴璿以少牢祭具祠故中书侍郎荀岳。/尚饗!

(背)岳字于伯,小字异姓,以正始七年正月八日癸未生于/谯郡府丞官舍。以咸宁二年七月本郡功曹史在職,廿/四日还家。十月举孝不行。三年七月司徒府辟。四年二/月十九日戊午应命署郎徐州天曹属。太康元年十二/月举秀才,二年正月廿日被戊戌诏书除中郎。三年八/月廿七日庚戌诏书除太子舍人。六年十月七日辛巳/除尚书左中兵郎。七年七月十七日丁卯疾病去職,被/壬申诏事除中郎。十年五月十七日除屯骑始平王司/马。十二月廿七日除中郎参平南将军楚王军事。永熙∥元年九月除参镇南将军事。永平元年二月三日除河/内山阳令,元康元年三月廿五日到官。三年五月四日/除领军将军长史,六月六日拜。四年五月五日除中书/侍郎,六月二日拜。/夫人刘,年卌五,东莱刘仲雄之女。息女柔,字徽音,年廿,/适乐陵石庶祖。次息男隐,字鸣鹤,年十九。娶琅琊王士/玮女。次女和,字韶音,年十七,适颍川许昌陈敬祖三日妇。次女恭,字惠音,年十四,适弘农杨士产拜时。晚生二女皆不育。

(右)夫人刘氏,年五十四,字简训。永安元年嵗在甲子三月/十六日癸丑卒于司徒府。乙卯殡。其年多故,四月十八∥日乙酉附葬。

(左)隐,司徒左西曹掾和夫卒。/子男琼,年八,字华孙。

该墓志记述了墓主人为荀岳,字于伯,颍川颍阴县(今许昌市)人,生于曹魏正始七年(246年),卒于西晋惠帝元康五年(295年),享年50岁。根据墓志,荀岳于西晋咸宁二年(276年)任“功曹史”起,历任“屯骑始平王司马”、“中郎参平南将军楚王军事”、“镇南军事”和“中书侍郎”之职。按碑文,可知荀岳是西晋时期一个“忠正简诚,秉心不苟”的士人。

关于荀岳,正史中未见其记载,也就没有明确他与“颍川荀氏”家族的关系,以及他所处的地位。笔者在研究这一问题的过程中,试着通过荀岳墓志中的文字记载,翻阅大量历史文献资料,由荀岳及其儿子荀隐的点滴记录入手,重新审视荀岳其人,并对他与“颍川荀氏”家族的关系进行了诠释和考证。

荀岳墓志中载有荀岳为:“君乐平府君之第二子”。余嘉锡先生在对《世说新语》进行笺疏时写道:“按《世说新语》引《荀氏家传》:‘岳父昕,乐安太守’,当据荀岳墓志作‘乐平’以正之。”[3]他认为荀岳的父亲为荀昕。《三国志•荀攸》裴松之注引《荀氏家传》载:“衢子祈,字伯旗,与族父愔俱著名。祈位至济阴太守。”[4]可知荀衢的儿子为荀祈。余嘉锡先生认为,“昕”和“祈”应为一人,是字形相似而误,或者是荀祈曾历任济阴、乐平两郡,而碑与传各举其一。笔者与先生的看法基本一致,认为荀祈和荀昕为同一人,即荀祈为荀岳的父亲,而荀衢则为荀岳的祖父。

荀岳墓志中载:“息男隐,字鸣鹤。隐,司徒左西曹掾。子男琼,年八,字华孙。”南朝学者刘孝标在标注《世说新语•排调》时,注引《晋百官名》曰:“荀隐字鸣鹤,颍川人。”[5]余嘉锡先生则引注《荀氏家传》曰:“隐祖昕,乐安太守。父岳,中书郎。”[6]由此可知,荀隐,字鸣鹤,颍川人,他的祖父是荀昕,为乐安太守,父亲是荀岳,官职为中书郎,这与墓志中载荀岳为晋中书侍郎一致。

据《三国志•荀攸》中载“攸叔父衢。”另载:“荀攸字公达,彧从子也。祖父曇,广陵太守。及曇卒,故吏张权求守曇墓。攸年十三,疑之,谓叔父衢曰:‘此吏有非常之色,殆将有奸!’……”[7]可知,荀衢是荀攸之叔父,荀祈与荀攸应为同辈。由此,荀攸就是荀岳的叔父。

另据《三国志》注引《荀氏家传》载:“曇字元智。兄昱,字伯脩。……攸父彝,州从事。彝于彧为从祖兄弟。”[8]这里的彧指曹操重要的谋士荀彧,他是荀攸的叔父。据此,荀攸是荀彧的侄子辈,所以荀彧应是荀岳的祖父辈。至此,荀岳与魏晋时期颍川荀氏家族的关系就较为清楚了,其是颍川荀氏家族的一员,而且是重要的一员。

西晋中书侍郎荀岳墓志书虽为隶书所写,但其中却带有楷书的意味,是一幅难得的晋代书法石刻作品,不失为我国早期墓志中难得的珍品。[9]同样,荀岳墓志也为考察西晋皇陵的方位提供宝贵的实物资料,对于研究汉晋时期“颍川荀氏”家族渊源及其家族的兴衰发展等问题,亦具有重要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