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铜羽人

 

        鎏金铜羽人,东汉,高15.5厘米,底径9.5厘米,重1495克。1987年河南洛阳机车工厂C5M346出土。现藏于洛阳博物馆。

        单击此处浏览3D展示

        说明:首次浏览前请单击此处下载并安装插件,如已安装插件请直接浏览。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李思思
作者简介:

 

        李思思,女,中央美术学院文化遗产学系毕业,美术考古方向硕士,现就职于洛阳博物馆陈列部。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87年,在洛阳东郊的一个东汉中晚期墓葬中,出土了一件青铜“羽人”小型雕像(图1)。这件青铜羽人通体鎏金,制作精美,呈跽坐状,双手合抱一前方后圆筒形器。羽人面目奇特,大耳出顶,深目高鼻,下颌有短须,发披于脑后,身穿束带紧身长衣,肩后翘起双翅,腿部亦雕刻成羽翅造型,全身刻有线条纤细的羽纹、卷草纹和云气纹。双手所持筒形器内部中空,上部无盖,筒形器饰三角形及云气纹,显得华丽奇幻。[1]

图1 鎏金铜羽人侧面及背面

羽人最奇特的除了身生双翅外,还拥有两只伸出头顶的长耳,这和汉代一些文学作品中提及到的仙人形象相似,汉诗《长歌行》有云:“仙人骑白鹿,发短耳何长。导我上太华,揽芝获赤幢。来到主人门,奉药一玉箱。主人服此药,身体日康强。发白复更黑,延年寿命长。”[2]诗中描述的仙人形象发短耳长,与此件器物所表现的羽人形象基本吻合,而这件铜羽人手中捧的筒形器是否为诗中提到的药箱,还未有充分的证据。由于筒形器中空且上方无盖,所以推测这件铜羽人也可能是插放它物的器座。

另外,羽人高鼻深目,拥有异于当时中原人的面部特征,《淮南子•道应训》中记载秦始皇时的方士卢敖所见神仙即“深目而玄鬓,泪注而鸢肩,丰上而杀下。”[3]另外,汉通西域后,外域人士相对于当时的中原人“面目奇异又擅长各种幻术杂技”[4],这件羽人其容貌具有异域人物的特征,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原和外域的接触,以及彼此在文化上的交流与融合。

这种人和鸟组合的“羽人”形象,出现在汉代诸多考古发现中,除了依附于器物的雕刻作品,在汉代墓室壁画、画像砖石及葬具中也不乏羽人形象,这多与汉代流行的神仙思想有关。鎏金铜羽人肩后翘起的双翅、飘于脑后的长发,以及器身上的云气纹装饰,使这件作品充满飞翔的动感,让观者对那个神仙世界充满无限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