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国丑造像

 

        荀国丑造像,隋开皇二年(582年)造,石灰岩质,通高190厘米,宽100厘米。原存地不详,新乡博物馆早年征集,1997年入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董源格 
                王景荃
作者简介:

        董源格,女,河南财经学院文秘系毕业,本科学历。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图书资料部,文博馆员,着力于图书期刊管理及文博研究。    

        王景荃,男,河南博物院陈列部副主任,研究员,着力于石刻艺术、佛教考古、博物馆陈列等方面的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荀国丑造像,石灰岩雕造,为莲瓣形背屏式一佛二菩萨三尊造像,保存完好。造像主尊高肉髻,面相丰满略长,方颐突出,大耳贴面,凝神闭目,鼻高且直,两唇轻合,嘴角内敛,微带笑容,表现出佛陀慈悲宽广的胸怀和宁静坚毅的神态。头后的圆形头光与身光相连,头光内刻缠枝莲花和忍冬纹。着双领下垂袈裟,内着僧祗支,右边衣襟甩向左臂绕肘下垂,束腰结带,两手拢于腹前施禅定印,结跏趺坐于方形束腰须弥座上,衣裾覆搭座之上部,衣纹呈对称式分布。须弥座束腰处,两侧各雕一裸上体着长裙的力士,双手上举,承托座案。座下层刻缠枝葡萄纹。二菩萨头戴宝冠,有圆形头光,宝缯沿两肩垂下,面相与主尊相同,颈戴圆形项饰,上身赤袒,下着筒状长裙,外着短裙,腰束带打结下垂,帔帛绕肩沿身侧垂下,粗大的珠串璎珞从左肩斜披而下,一手屈肘于胸前,手握花蕾;一手下垂握璎珞,跣足立于莲座上。佛与菩萨身后的莲瓣形大背光,由两株高大的菩提树相向聚拢组成,在茂密的菩提树枝上,分三层雕佛像8身,上层雕交脚弥勒菩萨,下两层雕七佛禅定而坐,对称分布,均有圆形头光。另有葡萄、供果等物。造像原饰有彩绘,现已大部分脱落,尚能看出浅淡的赭红底色。造像背后素面无饰,下部佛座处刻造像记及题名,录文如下:

大隋开皇二年岁次壬寅二月八日,合邑诸人等敬造释迦石像一躯,上为四恩三有,共成佛道。

都像主荀国丑、像主郭延兴、像主谭如子、像主车子产、像主荣清楷、像主侯头儿、像主李洪贵、像主王珍宝、像主杜长雄、左箱菩萨主张子璨、右箱菩萨主荀那顺、都斋主荣定国、斋主田仲达、斋主张子璨、斋主苏野又、大邑主李洪贵、都唯那卢恶奴、唯那郭春儿、七佛主解达、邑子席景邕、邑子董万岁、邑子马孝英、邑子王嵩颙、邑子侯天瑗、邑子孙伯垄、邑子胡罗汉、邑子王胡儿、邑子赵子尚、邑主荣□□、邑主卢□□、邑主马香儿、邑母孙渐生、邑母王男容、邑母朱好女、邑母赵阿晖、邑母冯阿贵、邑母原容姜、邑母□盆生、七佛主陈叔女、邑母彭女赐、七佛主刘女尽、邑母田无访、邑母陶顺妃、邑母孟阿胜、邑母旷英妃、阿弥陀像主家妙姿、邑母郭长妃、邑母张钟儿、邑母王敬妃、邑母张苟生、七佛主孟姜儿、七佛主荣舍奴、七佛主侯神和、七佛主法敬尼、弥勒主野晖尼、邑子赵士昂、邑子张养信、邑子徐七郎、邑子孙长雄、邑子荀老女。

由题记可知,该造像主尊为释迦牟尼佛,而题记中“阿弥陀像主家妙姿”所指阿弥陀佛在造像中并没有雕刻,或者是供养者误将此像主尊认为是阿弥陀佛,或者是供养者出资雕造阿弥陀佛,而此像未能雕出,或者是另外雕造一佛,不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说明释迦牟尼信仰和阿弥陀佛信仰都是当时重要的信仰对象。题记中出现了“邑母”之称,在北朝造像中不曾见到,这是在北朝邑社组织的基础上的进一步发展。综观整个造像,其莲瓣形背屏式三尊造像,在河南境内的石刻造像中多出现于北魏晚期,随着东魏、北齐造像碑的盛行,这种莲瓣形背屏式造像就不再流行了,由此可见,荀国丑造像在整体造型上继承了北魏造像的形式,并将背屏雕刻的装饰题材用菩提树取代了前期流行的火焰纹,是对北魏造像的继承和发展。在雕刻技法上,由直平刀法表现细部衣纹,发展为向下凹入的新圆刀法来表现衣纹,衣纹简洁洗练,神态肃穆自然。在上承北朝晚期造像风格,下启盛唐造像特点中,无疑是一件过渡时期的重要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