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卫”、“从卫”男石俑

 

        “导卫”、“从卫”男石俑,石灰岩雕造,北宋,两件,分别高44厘米,43.5厘米。1971年河南方城县金汤寨村出土。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杨伟朋
作者简介:

 

        杨伟朋,男,助理馆员,本科学历,毕业于郑州大学法学院。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保卫处,主要从事博物馆安全和历史文化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71年2月,河南省方城县金汤寨村群众在寨内发现一处墓葬,方城县文化馆随即对该墓进行了调查和清理。这座墓葬为砖砌单室墓,南有墓道,墓室长5.5米,宽4米,后壁有径约1米的盗洞,由于墓顶被损毁,墓室全貌不明[1]。该墓共出土石俑13件,其中女俑3件,男俑10件,这2件“导卫”、“从卫”男石俑均为此墓发掘出土。

2件石俑均立于方座上,由石灰岩雕刻而成,其中,“导卫”男石俑所执器物已不全,另一件“从卫”男石俑外形基本完好,所执器物残缺。2件石俑表面均饰有彩绘,所绘颜色大都脱落,俑身上仅残存有少量的朱色。

“导卫”男石俑头戴软脚幞头,面型方正肃穆,里着内衣,外穿长袍,腰间系红色革带,并垂于膝下。石俑体腹下系有围裙,穿长裤,双足蹬靴,立于方座之上。此俑双手上举,似执有物,出土时已佚。[2]在底部方座的正侧面,阴刻“有宋范府君之导卫”铭文,其通高44厘米(图1)。

图1 “导卫”男石俑方座正面铭文

“从卫”男石俑头戴高檐巾,身着圆领右衽长袍,长袍前襜(古代一种短衣)折在革带内。内穿长衫,外罩红色齐膝衫,衫外飘曳两条宽带。胸前束红色革带,垂于左臀部。双手执长柄伞,立于方座之上,伞上半部分残缺,仅余伞体下半部和伞柄。石俑通高43.5厘米。方座正侧面阴刻有“有宋范府君之从卫”铭文 (图2),左侧面阴刻有“尚千万岁”铭文(图3)。

图2“从卫”男石俑方座正面铭文

图3 “从卫”男石俑方座左侧铭文

根据墓葬中出土的铭文砖得知:这组石俑的主人是北宋尚书左丞范致虚之父范通直,2件石俑分别是作为陪葬的仪仗俑中的“导卫”和“从卫”。据相关历史文献记载,“导卫”是指官员出行时在前面开路的仪仗队。“从卫”则是随从仪仗队进行护卫之人,在官员出行时担任卫护、防守之职。《宋史•仪卫志》中有载:“导从之制,唐已前无闻焉。”[3]可见“导卫”、“从卫”在宋代才出现在仪仗队伍中,唐之前并没有这样人员设置。

2件男俑的面貌和穿戴基本相同,他们头戴软脚幞头、高檐巾,身着圆领长袍、齐膝衫、腰束革带等,并且手中都持物,神态拘谨。幞头在宋代非常流行,受到帝王将相、普通官员,黎民百姓的推崇。幞头是从汉魏流行的方形锦帕演变而来的,北宋沈括《梦溪笔谈》中曾谈到幞头的裹法:“幞头一谓之‘四脚’,乃四带也,二带系脑后垂之,二带反系头上,令曲折附顶,故亦谓之‘折上巾’……唐人亦谓之‘四脚’,盖两脚系脑后,两脚系颔下,取其服牢不脱也,无事则反系于顶上。”[4]

同样,这2件石俑的制作采用了北宋石雕技法中的圆雕工艺,由石灰岩青石雕刻而成。石俑的冠帽服饰表面用平刀工艺,线条转角处用圆刀工艺,最后用工整简练的刀法,雕刻面部五官形态。石俑雕刻成型后,俑体上施以彩绘,增强墓俑的艺术效果,使石俑更具真实感。[5]在制作技术上,工匠的雕刻刀法圆浑流畅,无刀口痕迹,人物形象和服饰雕刻自然,人俑面部写实略加夸张,且对俑自身携带的器物也做了精细的刻画,恰当的表现了“从卫”、“导卫”石俑的身份、职司及性格等特点,[6]显示出宋代圆雕技术的高度成熟,虽然没有巩义北宋皇陵石刻雕像的宏伟气势,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北宋圆雕中的优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