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俗九十人造像碑

 

        道俗九十人造像碑,东魏武定元年(543年)雕造,通高200厘米,宽80厘米,厚22厘米。新乡市博物馆早年征集,1997年入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王景荃
作者简介:

        王景荃,本科学历,河南博物院陈列部副主任、研究员。主要从事石刻艺术研究、佛教考古、博物馆陈列研究,出版《河南佛教石刻造像》《天国的灵光——佛像》专著十余部,在核心刊物发表研究论文二十余篇。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道俗九十人造像碑,为螭首扁体造像碑,首身一体,有方形碑座,石灰岩雕造,保存完好。该碑在顾燮光《河朔金石目》卷七、《河朔访古新录》卷十、叶昌炽《语石》、卷五、清人陆耀遹《金石续编》等均有著录。

碑首为弧形,雕六龙盘绕,龙首向下口衔碑身两侧。

碑阳(图1 碑阳大龛):碑额与碑身雕刻连为一体。碑身雕一尖楣圆拱形大龛,高55厘米,宽34.5厘米,深9厘米。龛柱下饰莲瓣形柱础,龛梁两端向上卷起,龛楣两侧各雕一龙口衔上卷的龛梁两端。龙外侧各线刻一伎乐天人,下饰莲花,天带后扬,左侧天人手握竖笛,右侧天人手持琵琶作正面飞翔状。尖桃形龛楣与半圆凸起的龛梁以及上细下粗的龛柱均素面无饰。龛内雕一佛,高肉髻,面相饱满圆润,着双领下垂袈裟,内着僧祗支,右侧衣襟在身前形成圆弧形甩向左臂绕肘下垂,下着长裙,腰间束带打结,手施无畏与愿印,结跏趺坐于束腰仰覆莲座上.,裙裾覆搭座之上部。龛柱外雕二弟子二菩萨,均有尖桃形头光,跣足立于长梗莲座上。弟子着双领下垂袈裟,两手合十胸前。菩萨头戴花冠,面相与主尊同,袒上身,下着裙,帔帛绕肩在身前交叉穿环下垂至膝际,然后上扬穿肘下垂。右侧菩萨右手握莲蕾屈肘于胸侧,左手握善锁屈肘下垂。左侧菩萨头部残,双手捧莲蕾于胸前。主尊座下雕一莲花化生双手托举博山炉,炉两旁刻忍冬与荷叶。其外雕二护法狮子和二力士,狮子身躯硕长,胸毛上扬,昂首翘尾,护持佛法。力士有尖桃形头光,宝缯上扬,面相凶悍威武。袒上身,着长裙,帔帛绕肩在身前交叉至膝际,然后上扬穿肘下垂。一手握拳屈肘于胸侧,一手开掌前伸,张显勇猛之势。跣足而立。碑额处雕“维摩经变”,右侧维摩诘居士头戴高冠,着褒衣博带式大衣,手握羽扇上扬,面左而坐。左侧文殊菩萨手握经卷屈肘上举,面右端坐,似在与维摩诘居士辩论佛法。二者之间有两个弟子双手合十恭立于长梗莲座上。其下雕菩萨弟子各三人,均作揖手恭听状,反映的是维摩与文殊辩法众弟子听法的场面。

图1 碑阳大龛

碑阴(图2碑阴拓片):碑额处浅浮雕一尖楣圆拱龛,内雕释迦多宝二佛并坐,有莲瓣形火焰纹背光和圆形头光。高肉髻,着双领下垂袈裟,两手袖于衣内,结跏趺坐。碑身分三层刻,上部减地线刻佛传故事画三列十二幅,每幅皆有榜题。分别是:“太子得道诸天送刀与太子剔”、“定光佛入因□□菩萨相时”、“如童菩萨赍银钱与王女买花”、“摩耶夫人生太子九龙吐水洗”、“相师瞻□太子得到时”、“黄羊生黄羔,白马生白驹”、“此婆罗门妇即生恨心要婆罗门乞好奴婢逃去时”、“三年少婆罗门妇时”、“五百夫人皆送太子向檀毒山辞去时”、“随太子乞马时”、“婆罗门乞得马时”、“太子值大水得渡时”。中层刻造像记22行,行8字,正书,书法方正,雄浑厚重,极俱魏碑笔意。录文如下:

夫妙色湛然,假朱紫以显其真;法性无为,托形言而标至德。目非洞解虚宗焉能悟斯玄猷者哉。有清信士合道俗九十人等发心超猛,志乐菩提,造石像一区,举高七尺,咸竭琼珵镌饰,周讫琦丽,金颜辉映。楞伽冀藉此微因,广被群品。愿慧海涟漪,四流息浪,铁围无垢,娑婆玉净,帝道熙明,普光训世。存亡眷属并及尘沙,龙华初唱,俱得正觉。赞曰:法身无像,至道难名,目非觉者,孰悟玄经。铸金图状,镌玉摸灵,刊石标德,永振烋声。

大魏武定元年岁次癸亥七月己丑朔廿七日乙卯造。

图2 碑阴拓片

造像记左侧刻礼佛图两幅,主人头梳高髻,着交领宽袖大襦,下着长裙曳地,手持莲花前行。后三侍从身材矮小,头梳丫髻,手持曲柄伞盖、幛扇紧随。分别榜题“开光明主宋桥女侍佛时”、“邑母解寂姬侍佛时”。右侧刻二手持莲花的供养比丘,分别榜题“比丘法略侍佛时”、“比丘道进侍佛时”。

最下层刻供养人像9幅,其中左边两幅为头戴高冠,褒衣博带,手持莲花的世俗男子形象,其身后的侍从及所持伞盖、障扇与上列礼佛图相同。榜题“邑子怀州西面都督长史路轨侍佛时”、“定光佛主前部郡从事路远侍佛时”。其余7幅均为手持莲花供养的僧人形象,除右边3幅无伞盖、幛扇外,中间4幅皆有手持伞盖、幛扇的侍从跟随。从左至右榜题为:“都唯那法苌侍佛时”、“邑师法振侍佛时”、“邑主都唯那法猛侍佛时”、“都唯那法儁侍佛时”、“比丘法□侍佛时”、“比丘昙智侍佛时”、“比丘僧珍侍佛时”。

碑两侧面减地线刻供养人像,上下6列,每列3人,均有榜题,少有剥蚀。能识者有:左侧面:邑子前大郡主薄路惠显侍佛时,邑子路混侍佛时,邑子李广侍佛;邑子刘寿侍佛时,邑子卫清侍佛时,邑子程桃棒侍佛;邑子张萨和侍佛时,邑子张达侍佛时,邑子申买德侍佛时;邑母太室充侍佛时,邑母史男容侍佛时,邑母沈英仁侍佛时;邑母张好侍佛时,邑母王阿驹侍佛时,邑母苟妙姜侍佛时;邑母王女贵侍佛时,邑母路堂姬侍佛时,邑母张要好侍佛时。右侧面:邑子蒋永兴侍佛时,邑子王承伯侍佛时,邑子路仪和侍佛时;邑子路庆洛侍佛时,邑子路仪遵侍佛时,邑子路清头侍佛时;邑子路恒伯侍佛时,邑子路道买侍佛时;邑子路阿松侍佛时,邑子路孟礼侍佛时;下两列题名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