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名片

        花瓣纹彩陶盆,陶器,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高约13.0厘米,口径19.0厘米。1956年河南陕县庙底沟出土。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张伞伞
作者简介:

        张伞伞,女,湖北美术学院美术学系研二在读研究生,本科就读于中原工学院信息商务学院。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花瓣纹彩陶盆于1956年出土于河南省陕县庙底沟。1963年6月,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庙底沟遗址为第一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庙底沟遗址是一座享誉中外的古文化遗址,由于这座遗址的发现,考古学上诞生了一个新的专有名词——“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经碳十四测定,庙底沟遗址的绝对年代在公元前3900年至公元前3000年,属于新石器时代文化类型。庙底沟类型是仰韶文化中比较成熟的一种,而这件花瓣纹彩陶盆可以称得上是庙底沟类型彩陶的代表作。

这件制作精湛的彩陶盆为泥质红陶,器表做磨光处理,钵体盆型。大口,口沿外折;鼓腹;平底,尽管底部小而平,由于器壁倾斜角度很大,上半部平缓收至口沿,所以其直径最宽处在腰腹的转折处。陶盆的纹饰绘于盆外壁的上半部,但从不见于底部,以圆点和弧边三角相连缀,形成花瓣式彩绘的二方连续纹带,纹理优美,线条流畅,陶盆留白区域创造出图案不断变化的流动感,以单一颜色的泥釉创造出强烈的视觉效果,动感十足,具有虚实相生之妙。装饰效果极其强烈,格调也很优雅。

从审美特征的角度来看,彩陶盆比较重视器表的纹饰与色彩,这一特征是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根据考古研究,花瓣纹彩陶盆器表纹饰是由几何纹饰演变而来的,纹饰构成在庙底沟类型中也具代表性。陶器上的绘画利用平涂色块与陶色形成对比,相互补充、相互映衬。并且运用线条之间的曲直变化,点的排列点缀,连接成图案,形成了美妙的艺术效果。纹饰最初的构成原则是适应器表布局的需要产生的,将陶器外壁分成四至八等份以安排纹样。先用十字分割法将口沿及外壁分成四等份,然后每段再分别以“米”字形分割成八个相等的三角形而构成。(图1)这种布局方法,证明了在彩陶纹饰构成中,原始人已经掌握并应用了一定程度的数学与几何学知识。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几何纹饰,彩陶盆分别在口沿和上半部绘制了精致的纹饰。

图1 口沿十字分割对纹饰的影响

花瓣纹彩陶盆大约先在口沿部分绘一圈宽带纹,为什么当时的原始艺术家会在口沿采用这样的装饰手法呢?根据其审美感觉来讲,至少可以做出这样的推断:在使用上及其空间视觉上,口沿是位于陶盆上最引人注目的部位,对这个部位装饰效果的重视是对其实用功能的肯定,也可以达到视觉感受上的满足。然后在陶盆口沿下画与陶盆口沿平行的四条等距直线,并与等分器物外壁的垂线相交,采用相间的方法选取各定位点,然后将相邻的三个点连接成弧边三角形并平涂色彩,随着曲线的出现增多,菱形中的三角形的边由直线变成了弧线,当边框内凹的三角形涂色后,会给人以分散而孤立的感觉,而边框线凸出来未涂色的部分则给人一种集中、聚合的感觉,色彩与背景形成了黑白颠倒的视觉效果,使人们产生了“花瓣”的联想。(图2)圆点在彩陶盆中也被扩大、变化,从而成为纹样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它不但被广泛用在环带分割、划分和联结中,而且也是花瓣纹样不可缺少的构成元素,也是纹饰结构中很活跃的一部分,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曲线显示了比直线更加丰富的表现力,它与圆点结合使用,更具有魅力,色块与陶色一起组合成色彩的多维层次。纹样空白处的陶质底色与彩绘部分一起构成纹样,所以空白也是陶盆纹样的组成部分。

图2 弧边三角形向花瓣纹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