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名片

        “匍”雁铜盉[1],青铜酒器,西周。通高25.2厘米,流至尾长31.8厘米,体宽17.2厘米,口径14.3厘米;重3550克;容量2125毫升。1988年出土于河南平顶山应国墓地。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向  祎
作者简介:

 

        向祎,女,河南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学士,内蒙古师范大学历史文献学硕士。河南博物院研究部文博馆员。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匍”雁铜盉器身作雁形,圆形器口开在背部中央,口外敞,斜方唇,高领内束,腹腔呈圆角长方形扁体状。雁颈曲而上扬,昂首前视,双目圆睁,扁嘴微张,自然形成盉流。雁尾部有一个作卷身上扬的龙首形鋬手,扁腹下附四柱形足。器口上有子口器盖,盖略向上隆起,中部设一上粗下细的捉手为盖钮,捉手内饰蜷曲鸟纹,盖缘饰不分尾的长鸟纹,以一人形链环与器相联,与站立在雁尾上的一圆雕铜人相连。此人双手抱住器盖上环形钮,双脚之间有横梁,与雁尾上浮雕牛头饰顶端的环钮相衔接。铜人发型为竖髻,高绾于头顶,发丝细密而整齐,面庞消瘦,五官清秀,上身赤裸,下身着十褶裙,腰束饰有连续菱形纹饰的革带,脚穿浅筒靴。整器造型精巧端庄,美轮美奂。

图1  “匍”雁铜盉局部

“匍”雁铜盉盖内有铭文5行44字:唯四月既生霸戊申,匍即于氐。青(邢) 公事(使) 司史(使) 皃曾(赠) 匍于(以) 柬(束) 麀贲、韦两、赤金一匀(钧)。匍敢对扬公休,用乍(作)宝彝,其永用。

图2  “匍”雁铜盉盖内铭文及拓片

铭文反映的究竟是周王室遣使问诸侯之臣还是诸侯遣使相交的史实,学界目前仍有分歧。主要问题是铭文中青公身份的认定。发掘者王龙正等学者认为[2]:青公即邢公,是为邢国国君邢侯。铭文记载了一个名叫匍的应国使者前往河北邢台一带的邢国进行正常的外交访问活动,受到了邢国国君的亲切接待。当匍访问结束准备回国时,邢国国君派管理外交事务的大臣赠送给匍30斤红铜、1件用鹿皮制作的衣服、1件皮制的围裙。匍回到应国后,就用这些铜材制作了这件铜器,用来纪念这次成功出访邢国的事情。由此,该器铭文反映了诸侯国之间所例行的覜聘礼情形。《周礼行人》中记:“凡诸侯之邦交,岁相问也,殷相聘也,世相朝也。”《周礼春官典瑞》云:“瑑圭璋璧琮,缫皆二彩一就,以覜聘。”郑玄注:“大夫众来曰覜,寡来曰聘。”《礼记曲礼下》亦记:“诸侯使大夫问于诸侯曰聘。”但在西周金文中甚少见有关诸侯国之间互行聘礼的例子,执此观点的学者不无以此器为例援引以征。另一种观点以李学勤为代表[3],认为青公并非邢公,而是周王朝的大臣,“匍即于氐”是一次受周王支持的军事行动,而铭文所记录的就是王室大臣青公遣使慰问应国大臣匍之事。

匍盉的年代问题学界并无太大的争议。从器型上看,其口部与口下领部以及器盖的形制,与穆王时期的长思盉较为相近;从纹饰上看,长尾凤鸟纹属于陈公柔、张长寿先生所划分的鸟纹中的Ⅲ3式,其时代亦与穆王时期相当;从铭文看,字体为西周中期所流行的玉箸体。学界基本认定匍盉是西周穆王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