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首爵
 
    牛首爵,青铜器,商代晚期。通高23.5厘米,流尾长19.3厘米,流宽3.6厘米。腹径7.8厘米,腹深10.5厘米,足高10.2厘米,重1095克。 1952年新乡辉县褚丘出土。现藏新乡市博物馆。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王元黎
作者简介:

 

        王元黎,女,河南师范大学历史文献学硕士。新乡市博物馆社教部,助理馆员,主要从事博物馆教育与馆藏文物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52年平原省时期,辉县褚邱出土了一组七件具有相同铭文“聑”的青铜器,分别为鼎一、卣一、尊一、簋一、爵三(图1)。该组器物造型典雅、纹饰精美,被著名古文字学家唐兰先生誉为“稀世珍宝”。其中一件青铜爵尤为引人注目,非常罕见地带有盖子,盖端饰牛首,器型别致,铸造精美,因铸有铭文“妇”,故名妇爵,亦称牛首爵,现为新乡市博物馆青铜器类镇馆之宝。

图1“聑”青铜组器

爵,宽流尖尾,口部微收,深腹圜底,下腹弧收,龙首鋬,三棱锥足微外撇,有盖无柱,盖中部凹处饰一半圆环钮。盖前端为水牛头形,昂首前探,大眼突睛,口鼻前突。叶状两耳竖立,额顶双角,向后并向内弯曲呈半月状,硕大而醒目。在与流、角位置垂直一侧的足上,设有半环形鋬,鋬的横截面为长方形,鋬顶与腹壁连接处饰一龙首,做衔物状。鋬、足简洁,增添了爵造型的流畅性。(图2、图3)

图2 妇爵盖端牛首侧面

图3 妇爵盖端牛首正俯面

爵纹饰精细华丽,盖顶以云雷纹为底饰夔龙纹,盖面中线微凸似牛脊,脊饰“人”字形纹,并以此为中心,饰夔龙对称的复合兽面纹。腹部以四条浅扉棱分隔四区两组的宽带兽面纹,同样以云雷纹衬底,但半浮雕兽面纹之上并无地纹,而是简单作棱状凸起,使兽面纹的主体得以强调。全器表面色泽匀称,大部为黄绿色表层,局部或析出有绿蓝色锈斑。整器造型别致,比例匀称,纹饰精美,轮廓清晰,力度感很强。器表与造型、纹饰关系协调,形成精巧大方、典雅优美的风格。(图4、图5、图6)

图4 妇爵俯拍图 

 

图5 妇爵盖顶纹饰   图6 妇爵盖内面

盖内铸有铭文“”,爵内壁有“妇”二字铭文。“”呈上下排列,应为族徽或族氏铭文。从图形来看,象一人头生长发而带髭须,头上作相对二耳状,象征着从俘获的敌人身上割下来的双耳(战利品),原国家博物馆的石志廉认为这是“一个能征善战的氏族的标志”[1]。商代已嫁女子一般称“妇某”,如“妇好”、“妇妌”,“” 是女子的“名”,铭文所表达的意思可能是该组器物为“” 族氏所有,为“妇”所用或所铸。(图7、图8)

图7 妇爵盖内铭文   图8  妇爵盖内铭文拓片

这七件青铜组器发现过程较为扑朔:一种说法是当地农民深翻土地后而得,把这七件器物一块上交文物部门。[2] 一种说法是“先后从安阳、辉县收集”[3]。此外还有“窖藏”说、“墓葬所出”说。查阅新乡市博物馆馆藏档案,记载:“1952年河南省新乡市辉县褚邱出土,平原省文管会收藏,平原省撤销后拨交新乡市博物馆”。

相同铭文“聑”七件青铜组器,在出土的商代青铜器中极为少见。“象这样为一人制作的成组的商代青铜器,除河南安阳殷墟商妇好墓出土的一些有“妇好”铭文的青铜器外,可说是仅见的”。[4]爵通常无盖,带盖爵非常罕见,目前出土最大青铜爵群的妇好墓,数种形式的爵四十器,无一带盖。故著名学者、甲骨文专家许进雄讲“有盖子的爵可说不到百分之一”。[5]就目前所发表的文物研究资料来看,新乡市博物馆收藏的这件牛首盖爵,河南独此一件,全国稀有,世界范围内也不多见,因而极其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