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慎《美人图》轴

 

        黄慎《美人图》轴,纸质,纵132厘米、横64厘米。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李耀华       
                许小丽
作者简介:

        李耀华,男,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古画修复与鉴定专业,文博馆员,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文保中心,主要从事院藏书画类文物的保护修复及相关艺术品的理论研究工作。

        许小丽,女,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保管部,文博馆员,致力于书、画等文物的保管和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黄慎(1687—约1772),福建宁化人。初名黄盛,字恭懋,康熙六十年(1721)更名黄慎,雍正四年(1726)改字恭寿,别号瘿瓢、瘿瓢子、瘿瓢山人 [1];另外还有放亭、砚耕、东海布衣、苍玉洞人、糊涂居士等别号。黄慎一生多次寄居扬州,早年家境贫寒,决心刻苦学画以维持生计。

图中所绘女子呈静立状,身着飘逸长裙,云带飘拂,腰佩玉带,头顶发髻呈结状,发髻上插花簪装饰,耳旁一缕青丝向后飘逸。女子双手掩盖在衣袖之间,隔衣手捧一只似乎受伤将愈的鸳鸯。女子气质高雅,神态安详,头部微微下倾,双眼凝视鸳鸯,流露出万般怜爱,流露出一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意境。

人物形象憨态可掬,比例恰当;在笔墨的运用上,将草书笔法入画,用笔泼辣,衣服线条抑扬顿挫,自然流畅,笔速迅疾狂放,墨色浓淡相宜,韵味十足。画中女子朴实、素静,虽无妖艳迷人的容貌,却有一种含蓄优雅的气质,这种淡形而神似的表现手法,正是黄慎人物画的一大显著特点。笔姿放纵,气象雄伟,深入古法,亦偶有笔过伤韵者。用笔粗犷,顿挫转折,纵横排奡,气象雄伟。 

 

图1 《美人图》局部

左上角自题草书七言诗一首,点画纷披,散而有序。诗文如下:“芙蓉为帐金为堂,冷落流苏百和香。额角有伤求獭髓,县门无日化鸳鸯。软风委地春花晚,明月当天绣户凉。一自萧郎相别后,舞衣闲叠合欢床。双龙画烛吐青烟,宝瑟闲挥五十弦。簪坠轻云光殿角,袖牵飞燕落筵前。舞腰一尺愁难减,泪眼盈波见易怜。堪笑阮郎空怅望,蓝桥回首即神仙。”款识“瘿瓢山人写”,下盖“黄慎”、“瘿瓢”阳文方印各一枚,画面下方左右角分别有“东海布衣”、“蔚可亭鉴定”阴文方印一枚。书法外刚内柔,变化多姿,逸势奇状,不拘古人书法之规矩,自有古拙遒劲之貌,别具一格。书学怀素而兼擅其胜,其险绝在于用点的跌宕和结构的奇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