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代舌铭铜铙

 

         商代舌铭铜铙,商代晚期,1974年征集。通高21.5厘米,口长16.6厘米,重2.1千克。现藏郑州博物馆。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汪培梓
           
作者简介:

 

        汪培梓,男,郑州博物馆副研究员,学术研究部主任。致力于文物博物馆、考古和文化遗产方面的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郑州博物馆藏“舌”铭铜铙上部为合瓦形腔体,下部为管状甬。腔体上大下小,甬部上细下粗;两侧铣角尖锐,向上凸出;口部呈凹弧形,口沿内侧为三角形唇缘;下部短柄中空,与体腔相通;柄与铙体腔外结合部位的舞部为素面叶形,中有一合范缝线;铙体钲部两面均铸有装饰性的阳线回字形纹,余者皆素面;铙体正鼓部有凸出的台面,其中一侧台部正中铸有阴文“舌”铭(图1 )[1],故称舌铭铜铙。

 

图1 商代舌铭铜铙铭文拓本  

铙,也有称为庸、铎、钲和执钟者,是我国最早使用的青铜打击乐器之一,流行于商代晚期,周初沿用。尽管这类器物出土较多,但未见有实物自铭之例。令人奇怪的是,有商代王室档案库之称的殷商甲骨文中未见“铙”名。据统计,《诗经》中所见各类乐器名达二十多种,也未见铙称[2]。但甲骨文和《诗经》中曾多处出现有“庸”字。如被公认为是殷商后代祭祀先祖颂歌的《诗经·商颂·那》中就记载有“既和且平,依我磬声。于赫汤孙!穆穆厥声。庸鼓有斁,万舞有奕”。显然是与现代考古发掘资料相符合的。陈梦家先生早年就称其为庸[3],唐兰先生认为将这种大铙称为庸是有道理的[4]。我国现代音乐学家李纯一先生考证后认为,该种器物当称之为“庸”更为科学[5]。铙之名最早见于《周礼·地官·鼓人》:“以金錞和鼓,以金镯节鼓,以金铙止鼓。”郑玄注:“铙如铃,无舌。有秉,执而鸣之,以止击鼓。”许慎《说文解字》:“铙,小钲也。军法,卒长执铙。”指出铙的形体似钲,且用于军事。由此可见,铙这种器物在商代前后极可能称“庸”,而在东周以后特别是汉代以来,均以“铙”称并沿习至今。从早期文献和出土资料来看,铙在军中的具体用途,主要是用于指示停止击鼓,以便指挥退军。此外,铜铙还可用于祭祀和宴乐。

铙作为一种形似甬钟的古代乐器,据《考工记图》中所载甬钟各部位的名称,以及相关文献记载中的描述,其不同部位也有相对固定的称呼(图2)。铙体呈合瓦形,体两侧称铣;两铣之间敞开的部分称口(或称于),口部突出的棱称唇;口下为鼓部,鼓部正中多有方形凸起称为台面(或鼓突);鼓部以下为钲部,钲部多大于鼓部;钲部下的平面称舞(或顶);舞部正中接柄,柄多为圆管柱形,中空与体相通。使用时口上柄下,以槌敲击鼓部发声。

图2 铜铙各部位称谓示意图[6]  

该件舌铭铜铙虽非正式考古发掘所得,但根据文献记载和其他相关考古发掘资料,可以明确推断,它应是一件商代晚期舌族贵族所使用的重要打击乐器。另据同类器物出土时柄内多留有朽木遗痕来看,说明该铙当是在管状甬内插上木柄,用以手执仰击;或仰口固定安置在座架上,用小槌敲击而鸣。直至汉代,画像砖上还刻有类似器物的使用图案(图3)。  

1.四川成都出土 2.河南南阳出土

图3 汉代画像石中的铜铙执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