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索戏车画像砖

  

        平索戏车画像砖[1],高35厘米,宽118厘米,河南新野樊集出土。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王莉娜
作者简介:

 

    王莉娜,女,上海师范大学史学博士,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研究部。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整幅画像砖画面由车骑出行、狩猎、迎宾、比武和戏车构成。其中的平索戏车成为画像砖中的绝对主角。

画像中部是一大拱桥,桥下一人驾一舟,一鱼一龟向右游动。桥上有两辆马车在行驶,马车前面有两名骑吏开道。前面还有一辆导引马车,正在往桥的另一端走。桥的左侧是一辆由两匹马驾驶的马车,画面的右上部有猎人持长矛正在狩猎。桥的右侧站立两人,恭迎迎面而来的车骑。狩猎场面的右侧有两位武士在格斗,一人拿长矛,一人持剑和盾。

桥左端是戏车场面,前车是一马驾驶,后车由两马共驾。前面车辆的御手较为强壮,车子顶端有两个身材粗壮的表演艺人。整辆车的负担都压在正要上桥的马儿身上,马儿步履维艰地将前足踏上桥面。后车相较前车负载较小,两匹马在奋力疾驰,马蹄腾空。如此,两辆车速度不一,一急一缓,增加了表演难度,艺人们的一举一动都扣人心弦。

前车橦杆因车子行驶在有斜度的桥面而向左侧倾斜,中部有一艺人用双臂抓住橦杆,身体呈水平面;橦杆顶端蹲立一名表演艺人,右手拉着绳索,左手外伸以保持身体平衡。后车橦杆的人如猴子般灵活向上攀援,一只手还拉着绳索。平索上的表演艺人身体侧悬,双足钩住绳索,两臂微曲。前车和后车的橦杆均向左侧倾斜,御手和艺人均小心翼翼,似乎一不留神就会人仰马翻。

在现代杂技艺术中,竖杆攀援、平衡支撑似乎并不是高难度动作,然而在运动中,特别是在极不平稳的马车运动中在橦杆高度倾斜的状态下完成这些动作很不轻松。特别是后车橦杆上的艺人身体如此弱小,却还要在攀援中完成拉索任务,其难度可想而知。前车橦杆顶端的艺人是整个杂技表演的视觉中心,在橦杆左侧的人及屏锁等几种作用力的作用下,还能保持相对静止,以便右手能把索拉得平稳一些。这种动与静的矛盾全需他一个人用超凡的技巧来化解。在不平稳的运动中,在人拉拽的颠簸平索上做到身体的倒立悬挂的动作相当不容易,而面对下方奔驰的马车需要多么精湛的技艺和多么令人佩服的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