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名片

   宋代墓砖,陶质,宋代,长宽均为33厘米左右,高约6厘米,重10千克左右,共十五块,除了其中的两块略有残损之外,其余均保存完整。1967年发现于河南滑县八里营公社(乡)万集村,现藏河南大学文物馆。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王潇滨
作者简介:

 

        王潇滨,女,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文博系本科生。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67年,河南滑县八里营公社(现改为乡)万集村(原名沙波寨)的农民在当地修避水台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占地面积较大但是形制简陋的古墓群,其中出土了一些带字或不带字的方砖,被部分农民带回去作他用。当时的县文化馆搜集到几块带字砖,根据内容判断其为军人墓地,河南大学教师宋采义先生等闻讯后与滑县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到当地进行了调查,根据群众的描述以及文献记载,推断这片墓地应该是宋代卫南县的漏泽园墓地[1]。河南大学所藏的这几块墓砖就是当年宋采义等老师在调查时所收集到的,原有30多块,但由于间隔时间太长,其间又经历了文物馆的重修,如今仅剩下十五块。砖块基本都为青灰色,年代均为宋徽宗时期,规格较统一,约为33×33×6厘米,重10千克左右,仅单面有字,字迹虽然不美观,但基本都算工整和清晰,现将其所刻内容分别摘录如下:

图1 刻文:乙丑五十字号妻阿苗乞葬本夫oo尸首,政和八年八月初一日葬
图2  刻文:乙丑五十三字号不知姓名ooo,年約oo六已來,政和o年九月十二日葬
图3 刻文:甲子十七号第二都保長郭溫o到不知姓名軍人尸首,政和o年十月十o日葬
图4  刻文:丙寅二十二字号撿訖獄內贼人王德尸首,年約三十四五已來,宣和三年十月初七日葬
图5  刻文:乙丑六十五字号軍人逯萬尸首,年約十二三已來,宣和二年正月五日葬
图6  刻文:乙丑三十字号不知姓名軍人尸首,年約三十四五已來,政和八年正月十二日葬
图7  刻文:乙丑九十八字号不知姓名軍人尸首,年約二十一二已來,宣和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葬
图8  刻文:甲子七十一字号不知姓名軍人尸首,年約二十七八已來,政和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葬
图9  刻文:甲子七字号oo士李元尸首,政和四年二月二十o日葬
图10  刻文:乙丑四十九字号不知姓名百姓尸首,年約四十七八已來,政和八年七月十六日葬
图11  刻文:刻字不多且模糊,仅有“李成剛 李王(金?)相”几个字可以看清
图12  刻文:乙丑二十八号軍人左進尸首,年約三十六七已來,政和七年二月二十七日葬
图13  刻文:ooooo字号百姓樊青尸首,年ooo,政和六年八月二十o日葬
图14  刻文:乙丑九十o字号兵oo德尸首,宣和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葬

图15  刻文:乙丑五十字号婦人阿苗無力乞葬本夫翟询尸首,政和八年八月 

观察发现,这几块墓砖上面的刻字内容较为简单,记录格式基本一致,大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信息:死者编号、身份、姓名、年龄以及埋葬时间。为了便于进一步的分析,将砖铭反映的内容整理为下面的表格:

表格提供的信息有以下几个方面:

编号:由上表可知,每一块墓砖所代表的墓主人都有唯一的编号,且都为“干支 + 数字+‘字号’”的格式。一般来讲,漏泽园墓砖的编号依据是否包含千字文可以分为两种类型,后者通常以一百为一个计数单位。[2]据记载当时的政府只是强调要有编号而没有规定具体的编制办法,因此已发现编号形式也不尽相同。像滑县这样采用第二种类型,很可能与使用千字文编号本身需要工作者具备一定的文化水平,以及以整百计数更加便捷有关。

身份:十五块墓砖上出现的身份有军人、百姓以及贼人三种,这些人基本都处于社会下层;其中在乙丑五十字号墓砖上出现了称呼女子为“婦人”的情况。“婦人”一词在宋代既可以作为全部女性的统称也可以作为对已婚女性的专称,[3]这里应该是后一种情况。另外还有一砖出现了“贼人”一词,这是宋代对于盗贼的称呼[4];砖铭的记录明显以军人居多,占已知身份人数的53%以上,这种情况在已发现的宋代漏泽园中具有普遍性,联系当时社会长期存在的“冗兵”问题,可以推测解决士兵的死葬问题是漏泽园设立的一个重要原因。

姓名:十五块砖中只有部分人留下了姓名,还有相当一部分为“不知姓名”的情况。其中编号为乙丑五十字号的墓砖铭文中出现了“阿苗”的字眼,在漏泽园砖铭中称呼女性为“阿*”的现象很普遍,如三门峡漏泽园的墓砖上就有“寡妇阿党”“妇人阿皇”“老妇人阿陈”等称呼,滑县漏泽园还出土有“是妻阿李”的砖铭。据《云麓漫钞》记录,宋代“妇人无名,以姓加阿字。”历史上能够留下全名甚至有字和号的宋代女性均是出身中上阶层的官宦人家,一般妇女的正式称呼通常都很简单[5]

年龄:滑县漏泽园留下年龄者从十二三到四十五六不等,基本都为青壮年,其中一半以上是军人。滑县临近黄河故道,北宋晚期这里经常发生决堤事件,而政府又视此地为阻挡辽军南下的重要河流屏障,所以朝廷常征调大量的民工和军士来此修筑水利以及军事防御设施,这些人很可能就是在这些繁重而危险的工作中英年早逝的。

纪年:据宋采义老师记录,当时发现的这批墓砖纪年都集中于宋徽宗后期的政和、重和以及宣和三个年号之间,残存下来的这十五块则只剩下政和与宣和年。其中编号同为“乙丑五十字号”的两块砖,虽然细节部分有些差异,但其内容大体相同,应该是属于同一个人的两方砖;而编号为“乙丑九十八字号”和“乙丑九十字号”的两块墓砖,虽然编号相近但内容完全不同,应该是代表不同的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