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德曜墓志

   郑德曜墓志,石质,唐代,高宽均为77、厚15厘米。1988年初河南省洛阳市龙门镇魏湾村北出土。现藏洛阳市文物工作队。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常    乐
作者简介:

 

        常乐,女,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唐宋考古方向硕士研究生。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郑德曜墓志,唐开元二十八年(740)。1988年初由农民取土时发现于洛阳市龙门镇魏湾村北约200米处的黄土崖头上。根据朱亮、赵振华先生的现场勘察情况:“可见土洞室残痕,未见其他遗物”[1]。墓志系青灰色碳酸岩质地,方形。志盖边长80、厚12厘米,盝顶,其上篆书“唐故荥阳郡夫人郑氏墓志铭”3行12字。志石高宽均77、厚15厘米。志石周边与志盖四杀均阴刻蔓草花纹及动物纹样。志文隶书凡30行,满行38字,计1086字,墓志首行题“唐故荥阳郡夫人郑氏墓志铭并序”,墓志系朝散大夫行尚书吏部员外郎卢僎撰文、汉阳沙门湛然书丹。(图1)

墓主郑氏,号德曜,不见于史籍记载。据志文可知,郑氏夫人生于高宗开耀元年(681),卒于玄宗开元二十八年(740),享年60岁。关于郑氏之夫,志文并未述其名讳,但可以根据志文结合史传资料加以推测。《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范阳卢氏中有后魏镇西将军卢昶之六世孙从愿,谥号曰“文” [2]。且据《旧唐书》卷一百载有“卢从愿,相州临漳人,后魏度支尚书昶六代孙也。有范阳徙家焉,世为山东诸姓。……累迁中书舍人。睿宗践祚,拜吏部侍郎”;开元十一年(724),“拜工部尚书,加银青光禄大夫,仍令东都留守,十三年从升泰山,又加金紫光禄大夫”;开元二十年(732)“以老抗表乞骸骨,乃拜吏部尚书,听致仕,给全禄。二十五年卒,年七十余,赠益州大都督,谥曰文”[3]。史传所述卢从愿的代次、历官、谥号及卒年等均与志文中的“固安文公”相契合,由此可以断定郑德曜墓志中所述的郑德曜之夫、固安公便为于两《唐书》所传[4]的卢从愿。

固安,古县名,隋初称范阳,开皇六年(586)改为固安县,隶属幽州涿郡[5]。唐武德七年(684)改涿县置[6],治所在今河北涿县东北。除卢从愿外,《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所载范阳卢氏家族亦有封为“固安懿侯”“固安县侯”者[7],应与卢氏的族出地有关。据两《唐书》卢从愿本传记载,卢从愿(668-737),字子龚,卢氏原为范阳人,至卢从愿时其家族已经从范阳迁至临漳(今河北临漳县西南)。临漳亦为三国时曹魏所都邺城,故郑氏墓志志文中有“及廿有五年,文公违代,容车返葬,往来邺洛”,即卢从愿卒于临漳之后,归葬于洛阳之意。卢从愿历官中宗、睿宗、玄宗三朝,颇得声名。玄宗朝宰相卢怀慎致仕时曾留有遗言,推荐宋璟、李杰、李朝隐、卢从愿四人,称“卢从愿清贞谨慎,理识周密,始终若一,朝野共知,简要之才,不可多得。并明时重器,圣代良臣。……望垂矜录,渐加进用”[8],卢从愿的声望可见一斑。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卢从愿有三子“缵,王屋令;谕,比部员外郎;允,给事中”[9]。其中三子卢允,《唐尚书省郎官石柱题名考》称其官“给事中”[10]。据《旧唐书·金梁凤传》记载,李揆任宰相时曾“擢允为吏部郎中”[11]。郑德曜卒于开元二十八年(740),比李揆任相早近二十年,故志文所述“陕司仓”之职应是卢允早年的官职。此外,据《郑德曜墓志》,卢从愿与郑氏育有四子,除了《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所载,还有一子卢衡,历官“都水丞”。

《新唐书·卢从愿传》载开元十八年(730)(《旧唐书》载为开元十六年),“(卢从愿)复为东都留守,坐子起居郎论输籴于官取利多,贬绛州刺史,迁太子宾客”[12]。《册府元龟》卷九百二十五载“卢从愿为刑部尚书,坐子起居郎谕粜米入官有剰利,为宪司所纠,出为绛州刺史”[13]。结合《郑德曜墓志》可知,《新唐书》中的“起居郎论”应指卢从愿之子卢谕,因“谕”与“论”古体相近所误。

墓志撰者卢僎,《新唐书》卷二百载“卢僎,吏部尚书从愿三从父也。自闻喜尉为学士,终吏部员外郎。”《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其与卢从愿同辈,志文为卢僎本人所撰,所述个人身份为“固安文公三从弟”,故墓志的可信度要高于文献,故可判定《新唐书》所载卢僎为“从愿三从父”的说法有失讹夺。卢僎著有《卢公家范》一卷,《全唐诗》收其诗十四首。

墓志的书者为汉阳沙门湛然。唐代有两位同时期且皆工于书法的的僧人湛然,据朱亮、赵振华先生考证,书于开元二十八年(740)的《郑德曜墓志》应“为汉阳地方或汉阳寺之沙门”湛然居于洛阳时创作,而非天台宗九祖、世居荆溪(今江苏宜兴)、出家于天宝七年(748)的名僧湛然所为[14]。汉阳湛然的生平事迹史籍中绝少见到,从《郑德曜墓志》可以看出,湛然书法精妙,唐吕总《续书评》言:“湛然真行书,(萧)子云之后,难与比肩。”[15]明陶宗仪《书史会要》曰:湛然书“师钟繇,工真行,比见衡岳碑,亦无愧色。”[16]《郑德曜墓志》隶书方劲端秀,结体严整,波磔俊朗,字迹舒婉雅致,是典型的唐隶书风。墓志中字形多变,别构字繁多且运用灵活,显示出书者独到的匠心与高超的功力。

根据志文可知,志主郑德曜为“隋中书侍郎道念之五代孙、皇朝祠部郎中从简之仲子”,郑道念不见于史籍。郑从简,据《郎官石柱题名新著录》载,郑从简曾任“祠部郎中”一职,其姓名便题刻于祠中郎官石柱上[17],与志文相契合,证实了郑从简的历官情况。《唐尚书省郎官石柱题名考》另载郑从简曾任左司员外郎、度支郎中等职[18],可进一步明晰郑从简的仕宦履历。

志主郑德曜不仅出身名门、适配良臣,而且晓知诗礼、德行端肃,志文称“始文公掌选,迄于归老,其间辅佐君子,求审贤才。俾嘉谋发於朝延,故事留於台阁。增岳益峻,实有相焉”,郑德曜在公务上悉心辅助其夫卢从愿,堪称卢氏的贤内助。“景云初,文公擢中书舍人,制封荥阳县君;寻以升吏部侍郎,进号为郡;又以升工部尚书,加封郡夫人。文公名器日崇,夫人车服加等”,表现出夫贵妻荣、琴瑟和谐之貌。

墓志文与传世文献相比勘,不仅证实了志主之夫及撰者的身份,而且补、证了两唐书等史籍记载的阙误。墓志书法承汉魏遗绪,端正而秀雅多变,对探究唐隶的发展演变多有助益。

《郑德曜墓志》录文如下:

(志盖)唐故荥/阳郡夫/人郑氏/墓志铭

(志文)唐故荥阳郡夫人郑氏墓志铭并序/

固安文公三从弟朝散大夫行尚书吏部员外郎僎撰,汉阳沙门湛然书/

礼崇冢宰,故天官操邦理之权;诗首河洲,故国风发玉化之本。粤惟才膺元老,审衡镜而熙帝载;德/备小君,体沉潜而正家道。叶成世范,齐厚人伦,实在我固安文公与荥阳夫人者矣。夫人则故金紫/光禄大夫、吏部尚书、赠益州大都督、上柱国、固安县开国公谥曰文、范阳卢府君之夫人。姓郑氏,讳/ 字 号德曜,则隋中书侍郎道念之五代孙、 皇朝祠部郎中从简之仲子也。鼎业横於百代,/盛门推於四海。酆镐周京,浸文武成康之泽;河济郑国,树公侯伯子之风。命卿则台衮连踪,锡土则/山河继业。谈经汉后,孔安国之精微;不拜单于,苏子卿之节概。代济休烈,洎于祠郎。章奏无对,神仙/有光。夫人门庆授灵,地气钟秀。言容礼法之则,贞淑贤明之姿,纂组服勤之工,出入待傅之矩,罔资/师教,率由天作。年甫二十,嫔于文公。齐懿氏之适陈,犹仲子之归鲁。出门逮事,入庙执恭。能延 /皇姑之慈,无违宗妇之道。闺闱肃穆,苹藻馨香。神保是享,福应如答。景云初,文公擢中书舍人, /制封荥阳县君;寻以升吏部侍郎,进号为郡;又以升工部尚书,加封郡夫人。文公名器日崇,夫人车/服加等。高堂增陛,长戟垂髦。翟衣与紫绶交晖,鱼轩与朱轮接轫。钟鼎在刊,不近耳目之华;衣服加/身,无忘浣濯之俭。鉴照图史,精求大乘,率性自契於昔贤,摄心以证於今学。初夫人独有庶兄,孑然/嗣世。言念宗国,若喻包桑。乃崇推毂之恩,以致代耕之禄。故能获守前祀,无废旧勋。又尝读《诗》至《蓼/莪》一章,乃歔欷三复,永思报德之大,是有终身之忧尔。其宽和仁恕,孝慈端肃。懿风袭於闺门,融心/睦於娣姒。婚姻以叙,冠四海之华族;子孙其昌,膺万邦之?选。故得芝兰积地,冠盖盈门。咸资内训/所成,实赖宜家之范。兄可以高居正寝,作配宗公,蕃衍六姻,熏华百代者矣。始文公掌选,迄于归老,/其间辅佐君子,求审贤才。俾嘉谋发於朝延,故事留於台阁。增岳益峻,实有相焉。及廿有五年,文公/违代,容车返葬,往来邺洛,庀器者家宰,归赗者国卿。诸子衔恤而不言,夫人以义而制事。皆丰约中/度,哀荣有典。於戏,偕老无阙於成仁,饰终不求乎越礼。有令德也,有令德也夫。享龄六十,开元之廿/有八年秋九月戊戌,薨于洛师□□里第。呜呼哀哉,即以其冬十一月壬寅,权殡于河南县伊川乡/龙门山西灵塔之右,从 遗□也。有子四人:长曰缵,故王屋令。次曰谕,比部郎。次曰允,陕司仓。曰/衡,都水丞。并其识清明,其器宏达。早编才子之籍,雅有前人之风。可以知文公积善之灵,可以貌夫/人徙家之训矣。哀哀孺慕,永泣血於寒泉。区区斯文,敢铭德於鼎石。呜呼铭曰:/

自周作郑,封贤继圣。丹书缁衣,吐曜联晖。代济其美,王室彼依。庆灵毕集,清华是归。盛业钟粹,至柔/降和。邦媛秀出,淑问逾多。□□君子,象服峨峨。动成礼法,仪若山河。文公典选,令胤记言。从夫以子,/处贵而奠。板舆春御,祍席冬温。众姻贺容,侯色趍门。远慕周姜,不矜宋子。采苹叶训,鹊巢均美。志敦/素约,器捐华侈。行必中绳,言思可纪。世道方与,生涯忽度。时丧母仪,朝怜孺慕。高堂象设兮如在,大/梦杳冥兮无寤。寒郊晚兮□没,霜坟孤兮月驻。阙塞中断兮伊川东注,于嗟夫人兮此焉封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