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始君碑

        敬使君碑,青石质,东魏兴和二年(540)刻。碑通高2.5米,宽0.8米,厚0.6米。清乾隆三年(1738)出土于河南长葛县辘轳湾,时人将其移至陉山书院,建碑亭予以保护。现存于河南长葛市老城镇第一中学内,被列入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朱梦园
作者简介:

        朱梦园,女,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唐宋考古方向硕士研究生。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敬使君碑,全称“禅静寺刹前铭 敬使君之碑”,又名“敬显隽修神静寺碑”“禅静寺刹前铭”“敬使君显俊碑”。根据碑文记载,该碑是一通刻立于东魏兴和二年(540)的造像碑,原立于颍川长社县(今河南长葛市)禅静寺宝刹前面,后被掩埋,直至清乾隆三年(1738)才在河南长葛县辘轳湾出土。民国十九年编纂的《长葛县志》中记载:“禅静寺,在县西北辘轳湾村旁,久已颓圮,余址可寻。”[1]由于该寺院的资料在相关史料的记载中难觅其踪,因此目前关于该碑被掩埋的原因只能推测可能与历史上的某次灭佛活动有关。

该造像碑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碑额精工浮雕六条侧首的盘龙,鳞甲朗朗,目光炯炯,须眉生意。碑身正面浮雕佛像:大佛端坐中央,慈爱可亲。大佛背后雕刻两尊展翅腾飞的小佛,面前左右各侍立4尊中佛,脚下一字排开9尊小佛。这些中、小佛像形成众星拱月之势,环绕在大佛的周围。他们或侧耳倾听,或凝神谛视,或目视远方,其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在整体上呈现出一幅虔诚礼佛的景象。这些造型各异、保存完整的佛雕是研究我国北朝雕刻艺术的宝贵资料。造像下部为魏书碑文。碑阳字大寸许,凡26行,满行51字,共计1300余字,仅缺泐10余字。此碑是为颂扬北齐侯敬使君显㑺营造禅静寺的功德而立,因此碑阳的文字多在叙述敬显㑺的世系和生平功绩。碑阴字体稍小,镌刻立碑者姓氏,凡9列,每列行数、每行字数均不等。碑阴中间刻乾隆十四年(1749)沈青崖跋13行。

敬显㑺,平阳泰平人,即今山西省襄汾县人。《元和郡县志•卷十四》中记载:“后魏太武帝于今县东北二十七里太平故关城置泰平县,属平阳郡……汾水在县东二十九里。”[2]敬显㑺后因避讳帝王之讳或其他原因而在史传记载中均废去显㑺之名不用,字孝英,历任晋州别驾、度支尚书、都官尚书、汾州刺史、晋州刺史、颍州刺史,《北齐书》[3]《北史》[4]中均有传。北魏末年,激烈的阶级斗争促使统治阶级内部矛盾激化,碑文中记载敬显㑺最初入朝为官时,正值“女后称制,权移外戚,党树斯门,谋危王室”,但他“垂义发奋,肆忠奉国”,碑文就此颂扬了他临危受命、忠信奉国的品德。河阴之变后,孝庄帝摄政,为嘉奖敬显㑺的功劳,“用优勋赏封泰平县开国子除晋州,别驾永安”。然而由于当时尔朱荣势力庞大,专横跋扈,与孝庄帝之间的矛盾日益激烈,《北齐书》卷二十六《敬显㑺传》中记载:“高祖临晋州,㑺因使谒见,与语说之,乃启为别驾。及义举,以㑺为行台仓部郎中”[5],据《北齐书》卷一《帝纪第一•神武上》记载:“荣以神武为亲信都督……及孝庄帝立……乃以神武为晋州刺史”[6],由此可见敬显㑺传中所提到的“高祖”指的乃是北齐高祖神武皇帝高欢,而此时的高欢还仍是尔朱荣麾下干将。碑文中还提到敬显㑺与“渤海王、德阴、齐晋、作牧、唐都,志存匡合,克剪封鲸……应机而起”,《北齐书》卷一《帝纪第一•神武上》又记载:“(魏普泰元年)三月,乃白节闵帝,封神武为渤海王”,并在这一年由高欢发起“讨贼”大业。由此可见史传中记载敬显㑺所参加的“义举”即为跟随高欢讨伐尔朱氏的战争,并又因平贼有功,“(敬显㑺)进封永安侯,食邑千户,拜车骑将军,度支尚书。俄迁都官尚书公”。这一事件的经过在碑文中得到了更为详尽的记载,与史载基本相符,且相互补充。

根据碑文记载可知,敬显㑺的一生先后历官孝明帝、孝庄帝、孝静帝等朝,碑文中还有关于他跟随北齐高祖参与平定北周文帝宇文泰叛乱以及平定燕乱等重大历史事件的详细记载,这些也均和史载传记相符,可见敬显㑺的一生军功显赫。

碑阳录文如下(文中∕代表换行):

禅静寺刹前铭 敬使君之碑∕

公名□,字显㑺,平阳泰平人,盖虞舜之苗裔,田敬仲之后也。舜有康哉之唱,敬有和鸣之应,德徽书史,道合无名。自兹以降世,阜哲人∕龟组继袭,英声不朽。公资黄中之雅气,禀川岳之粹灵,苞□德扵怀抱,渊万顷扵胸襟。操节端华,风神雅峻,传学多通,无所成名。振徽∕音扵绮岁,备九德扵冠年。岂伊一日千里,寔日王佐之才。解褐奉朝请,扵时女后称制,权移外戚,党树斯门,谋危王室。公垂义发奋,肆∕忠奉国。结周公河西之略,咨义莫折角之耻,挂冠辞阙,杖剑归乡,虎步方州,翘心日角。孝庄统历,摄履还朝。 帝嘉乃功,用优勋赏封∕泰平县开国子除晋州,别驾永安。云季元凶伏罪,残丑遗烬,更相鸠率。始资□诩之计终成。李郭之举,责罪宣平,交兵象阙,长戟百万,∕胡骑千群。 大丞相、勃海王、德阴、齐晋、作牧、唐都,志存匡合,克剪封鲸,以公器宇渊亮,民望所归,特申情抱,委以经谋。公深识时雄,罔∕计强弱,豹变从时,应机而起。毗文赞武,专按剑之功;帷筹野战,参断鳌之力。长蛇既剿,龟鼎惟新,策勋有典,式酬功效。进封永安侯,食∕邑千户,拜车骑将军,度支尚书。俄迁都官尚书公,位居省□,职在枢机,竭忠奉上,庶情求瘼,奖进英贤,纠废奸慝,宿滞必申,颓纲由整。∕今 上德配玄黄,融齐日月,鉴殷从御,未遑外略,秦陇放命,乘此凭。驱率戎虏,扰我生民,汾晋边遐,偏被其毒。惟捍所寄,事符贤杰,∕乃以公为汾州刺史,寻转晋州刺史,车骑侯如故。公秉麾出阃,佩锦归乡,明赏罚以劝元戎,敷仁泽以字黎庶。乘机迭出,智勇兼□,□∕聿未周,奸淭遁迹。百城旆檡,四民归堵,敢饭之嗤不息,安居之咏更新。虽李牧御边,细侯治雍,不能尚也。又燕司失驭,编荒作逆,连累∕山之众峙。黄巾之势,纵横海表,陆梁幽异,震感 □□丧。命公是讨,公运六奇扵帷幄,忘七尺扵戎行。探淮阴平赵之略,协段颖破羌之∕谋。广张旗帜,厉怒三军,纷纭驰宎。遂夷凶丑,凯旆而归。增隆宠祑,拜仪同三司。韩地边崄,绣连蛮楚,夏风攸改,彯伪成俗,密人不恭,鸱∕张嵠壑,黠虏回资,玩威疆场,历政为 ,莫能□遏,□姓凋伤,流离略尽。 天子悼兆民之荼炭,惟边祏之湏才,终朝忘食,夜分不寝。以∕公略不世,德效累彰,除残拯溺,非莫可加。拜骠骑大将军、颍州刺史、大都督颍州诸军事,仪同三司,开国如故。公深惟臣辱职不求易,∕憘遇根,薄言来践。轻赋敛以阜民财,劳吐握以招贤俊,严治烽侯,宿㧼轻肥,擢火或举,豹骑争先鬼,出电入枭囚万计,赏不逾功,罚∕必当罪。人物辐辏,襁负云归,玉烛登年。弦歌不息,二既芟夷,世难功济,生民复惟,舟梁苦海,运兹迷溺,敬崇三宝,翘翥九劫,望维卫以∕虚心,念毗耶而延㑏。此地寔为高敝,眺实遐隆,远乘山岳,迤带池闉。惟金刚之妙宅,谅神基之净土。故平阳太守颍川太守使持节、秦∕州刺史梁洪,雅摄情物外,宅志道场,爰建精庐,郁兹形胜,木火丞交,年岁攸积,龙宫梵室,凋落朽故。公乃勉率僚佐,肃心营造,远访名∕工,穷尽巧丽,建七层之宝刹,写双树之光仪,□琼叠照,朱紫联华,长廊(㾿)四密,广夏清疏,名僧远萃,大法津流。凭此至诚,仰类 皇帝,陛∕下祚隆,天地齐光,九劫化渐,三涂率偕,四果府自,誓勖顺终,如始有灭,有生无虚,八万之回,无生无灭。济此娑婆之苦,湛露易晞,贞刚∕惟久。式裁金石,永昭不朽。作颂曰:

惟圣之后,达者克昌,代绾圭组,世有兰芳。挺兹明意,隆赞霸王,齐镳管范,闲步萧张。弱龄聪,岐∕年秀发,藉荫圣童,侚齐初月。疾恶如风,趣善如蹶,百行斯兼,三省无阙。作牧西蕃,君临南甸,荒股来 ,鲸鲵由剪。政行保鄣,化狷丝䌤,∕大成千乘,职联三铉。发扬拯厌,开职道蒙,飞甍架雨,宝刹分虹。月光照曜,日映玲珑,业兹世福,永树来功。 檀越元□,鸾施地仵拾亩。∕新除使持节都督颍州诸军 事骠骑将军颍州刺史當州都督崔叔仁 施地檀越故颍川太守王儒 檀越冯景和仪和施地卅亩∕维大魏兴和二年龙集庚申 檀越朱景息恩和施地廿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