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景碑

        张景碑,全称“汉张景造土牛碑”,石质,东汉延熹二年(159年)刻立。碑身残高125厘米,宽54厘米,厚12厘米。1958年出土于河南省南阳市南城门里路东部,现收藏于南阳市博物馆。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洪淑莹
作者简介:

       

        洪淑莹,女,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唐宋考古方向硕士研究生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58年春,河南省南阳市工人在修整街道的过程中,于南城门里路东发现。张景碑碑身四周皆残,顶部碑穿尚隐约可见,穿内有晕弦痕迹。碑文隶书,碑文残存12行,满行23字,共计229字,可识者225字。和多数碑刻一样,张景碑也无撰书人姓名。张景本人在史书无载,根据碑文内容可知其应为当地的一名乡绅。

碑文内容主要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郡太守丞“告宛”人下发的公文,即同意张景“愿以家钱”包修土牛、瓦屋等一切设施,为即将到来的立春仪式做准备,并因此而免去其家世代劳役之事;第二部分为宛令右丞命追皷贼曹掾写移交件,遣张景作治“五驾瓦屋二间,周栏楯拾尺”等什物的公文;第三部分文字缺失过多,从现存的文字可窥探出是掾赵述“告宛”人文告。

张景碑碑文的三部分内容简明概要,叙事直接明了,语句严谨,讲究实效,属于汉代公文体裁,为我们研究东汉公文体裁提供重要的实物资料。碑文中多出现“府告宛”“告追皷贼曹掾”等表述方式,“告”字多在汉代公文中出现,是上级官吏对所属下级官吏的指示用语。《敦煌汉简》:“(上阙)尉融使告部从事移。”王国维跋曰:“此所告之部从事,盖即部敦煌郡从事也,凡汉时文书云‘告’者,皆上告下之辞,若他都尉对刺史属官,非其所属,不得云告。”[1],可见碑文中的内容是上级对下级发出的指示文书。若为“敢告之”“敢言之”,则是下级官吏对上级官吏的恭敬用语。《后汉书·皇甫嵩朱俊列传》记载“徐州刺史陶谦、前杨州刺史周乾……敢言之行车骑将军河南尹莫府”[2];《汉书·王嘉传》:“故事,尚书希下章,为烦扰百姓,证验系治,或死狱中,章文必有‘敢告之’字乃下。”[3]可见汉代对公文的官方用语有明确要求,不得乱用。

碑文中还涉及到一些汉代地方官职,如县吏、列长、伍长、大守丞、右丞、追皷贼曹掾等。县吏指一般的地方县府官吏;伍长在《后汉书·百官志》有载:“里有里魁,民有什伍,善恶以告。本注曰:里魁掌一里百家。什主十家,伍主五家,以相检察。”[4]可知伍长为东汉最小社会组织的掌事之人;大守丞即太守丞,《后汉书·百官志》:“每郡置太守一人,二千石,丞一人。”[5]而列长、右丞、追皷贼曹掾在汉书中均无记载,此碑文的发现则又起到证史补史的作用。

除此之外,张景碑的重要价值还体现在其隶书书法之上。此碑字体端正精炼,波磔分明,笔画从容秀丽,方圆兼备不显呆滞,是成熟汉代隶书的典型代表。由于此碑出土时间较晚,因此其字迹较前代名碑更清晰,成为我们学习隶书基本特征的典范。郑杰祥先生评此碑:“碑文书体,不仅完全摆脱了篆书的意味,而且和无点、画、波、尾的秦隶也大为不同。从它整体看,显得端正工韧,而从其笔划来说,又表现出秀丽多姿。”[6]其书法艺术堪与汉代著名的史晨碑、乙瑛碑、礼器碑相媲美。

张景碑碑文录文如下:

  子张景记言,府南门外劝土牛□□□□∥调发十四乡正,相赋敛作治,并土人、犁、耒、艹、蓎、屋,功费六十∥十万,重劳人功,吏正患苦。以家钱,义作土牛,上瓦屋、栏楯∥、什物,岁岁作治。乞不为县吏、列长、伍长、征发小繇。审如景∥,施行复除,后子孙。明检匠所作,务令严事。毕成,言。会廿∥府君教。    大守丞印。  延熹二年八月十七日甲申起□∥八月十九日丙戌,宛令右慴告追皷贼曹掾石梁写移,□∥遣景作治五驾瓦屋二间,周栏楯拾尺,於匠务令功坚。奉□∥毕成,言。会月廿五日,他如府记律令。        掾赵述□□∥府    告宛:言男子张景,以家钱义於府南间外,守□□□∥瓦屋,以省赋敛,乞不为县吏、列长、伍长小繇□(下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