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汽柱甑形器

 

        “好”汽柱甑形器,酒器,商晚期,口径32.5厘米、通高15.5厘米、柱高13.1厘米,重4.7千克。1976年安阳殷墟妇好墓发掘出土。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赵    乐
作者简介:

 

        赵乐,女,郑州大学历史系历史学学士,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陈列部,文博馆员,从事博物馆陈列展览的设计与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好”汽柱甑形器,形制敞口,深腹,有汽柱,双鋬(耳)。型呈扁圆形中凹,方沿微外撇,沿上有一周凹槽,应为置盖的接缝槽。下腹收成弧形,底心略向内凹,即中空向内,圆平底。1976年1月出土于河南省安阳市小屯村北殷墟妇好墓,归属于殷墟文化第二期,武丁时代,年代约公元前1250~1192年。1987年4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将其移交给河南省博物馆(现河南博物院)收藏。

“好”汽柱甑形器,出土时腹的一侧有丝织品残迹,器型残缺,后经修复完整,锈蚀严重。器内壁的口下刻有铭文“好”字(图一)。“好”为“妇好”二字的省称,可与郭沫若《卜辞通纂考释·别二》第三页卜辞相印证。   

图一 “好”汽柱甑形器“好”铭文及拓片

器外壁纹饰共有两大组,分别为口下饰有鸟纹六组,鸟头部两两相对,各有鸟冠,钩啄圆眼,短翅,尾部羽毛长而向下弯,尾分二翎,上饰羽毛纹,由于锈蚀过重,纹饰较模糊。腹部饰有六对大夔龙纹、三角形纹交叉六对(图二)。

图二 “好”汽柱甑形器纹饰拓片

这件“好”汽柱甑形器出土时尚未发现与之配套成一体的鬲,故在功能方面仍需要进一步考释。众所周知甗由甑部和鬲部组成,该器件为甗的多功能甑体,故名“汽柱甑”。被用于多个分体甗的鬲部上,即作用于加水的鬲之上,加盖后,通过中心汽柱送上来的水蒸气,对食用物进行加温或蒸、煮。甑形器中心汽柱的功用能够扩大内部受热面积,促使器内的温度迅速上升。“此器之柱中空透底,顶部又有小孔,其结构与今之汽锅相似,故暂名如此。使用时,可放置在鬲上,利用上升的蒸汽,以蒸熟食物。”[1]如图例所示(图三):1.汽柱。2.热气流动方向。3.鬲口。4.器耳。5.器盖。6.酒水。7.器壁纹饰。

图三 “好”汽柱甑形器剖面与功能示意图

“好”汽柱甑形器底中心部突起一圆柱空心状汽柱,柱顶呈凸起的四瓣花朵形,花蕊周壁有四个瓜子形状的镂空孔,孔与底部向上凹起的空心柱垂直并连通一起,空心柱的高度低于器口。汽柱部分具有加温的功能(图四)。   

图四 汽柱剖面图及柱顶部平面线描图

“好”汽柱甑形器的铸造工艺为分铸法,即现将汽柱和鋬分铸出来。然后将汽柱(附件)嵌入器体范中,浇注铜液,使汽柱与器体合成一体。鋬同样采用先塑成器体,而后在器体的相应部位预先铸造出凸起物或者预留铸造出孔,然后将鋬部的陶范和泥芯附在器体上,最后铸浇铜液,使鋬与器体合在一起。甑体由甑底立浇。

“好”汽柱甑形器的器壁纹饰分为上下两层,图案排列有序,上排鸟纹为二方连续式;下方大夔龙纹三角形纹为并列连贯式。它造型大方且秀美,工艺技术独具匠心,造型独特。从器体的主体到各个部位附件看,比例均称,线条挺拔且流畅。

妇好墓中铜锡铅型中的大多数器物在加工制作中,铅的含量是有意加入的。证明了当时工艺技术已经掌握了冶铸三元合金的新工艺。这个测试结果,对殷墟青铜器有害锈的防治提供了科学的依据[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