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虚己墓志

 

        郭虚己墓志,青石质,唐天宝八年(749)。志盖盝顶,高107、宽104、厚4.5厘米。志石高104.8、宽106、厚16厘米。志文楷书,凡35行,满行34字,共1150字。1997年出土于偃师市首阳山镇唐代郭虚己墓。现藏偃师商城博物馆。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王冠涛
作者简介:

 

        王冠涛,男,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出土文献方向研究生。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郭虚己,两《唐书》无传。《郭虚己墓志》并未见诸史籍,《全唐文》见有《河南府参军赠秘书承郭君神道碑铭》,铭文载“君讳揆,字良宰,太原人也……父虚巳,银青光禄大夫守工部尚书兼御大夫……”[1]。在郭虚己墓志出土之后不久,在郭虚己墓东北方约30米处又出土了一方《唐故太原郭府君墓志》,其志文记载:“府君姓郭讳傪,字茹夫,其先太原人也……曾祖郭虚己,皇检工部尚校书、蜀郡大都督府长史剑南节度使并山南西道采访处置等使……祖彦,皇检校礼部郎中绵州刺史……”[2]而《郭虚己墓志》志文亦载“公讳虚己,字虚己,太原人也。其先虢叔之后,虢或为郭,因而姓焉。……有子五人,长曰揆,河南府参军,先公而卒,赠秘书丞。次曰恕,右金吾卫兵曹……”。郭氏在《姓氏考略》等史料中均有记载,其中《元和姓繤》记载较为详尽:“周文王季弟虢叔,受封于虢,或曰郭公,因以为氏……诸君郭氏……工部郎中郭虚己,京兆人,生恕、弼、彦、枢……”[3]将墓志铭与传世文献对照,结合上文可知史料误处有三:其一,三方郭虚己家族的墓志中明确载有郭氏为“太原人”,故郭虚己的祖籍应不是《元和姓纂》所载的京兆,而应是太原;其二,综合上述墓志铭文可推知,郭虚己的终官应是“工部尚书”而非“工部侍郎”;其三,郭虚己有五子而非四子,长子为郭揆,先郭虚己而卒,郭傪为郭虚己曾孙。

图1  郭虚己墓志盖

关于郭氏祖籍之地太原,从史书中可推知其地望。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郭氏出自姬姓。周武王封文王之弟虢叔于西虢,封虢仲于东虢。西虢地在虞郑之间,平王东迁,夺虢叔之地与郑武公,楚庄王陆浑之师以伐周,责王灭虢。于是平王求虢叔裔孙序,封于阳曲,号曰郭公。虢谓之郭,声之转也,因以为氏……裔孙徙颍州……华阴郭氏亦出自太原……子孙自太原徙冯翊……昌荣郭氏亦出自太原……裔孙居魏州昌乐。”[4]2000年在汾阳县大向善村,发现一方刻立于唐高宗麟德元年(664)的石碑——《唐故上大都督骑都尉郭府君碑谒并序》,其上载“自姜嫄履迹,乃诞隆周,王季君临,爰生虢叔,褒称郭氏,命翼宗周,表望太原,建社阳曲”[5]。二者结合可充分证明,虢叔后裔郭序,被周平王封于阳曲,褒称郭氏,遥望太原,而建宗庙社稷于阳曲,故而太原郭氏之源在阳曲。据《新唐书·地理志》载,阳曲“本阳直。武德三年析置汾阳县,七年省阳直,更汾阳日阳曲……”  [6],可知太原郭氏之源所在之地应为今之山西省太原市阳曲县。

由志文郭虚己“公即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昶之玄……自骠骑至于郑州”,可知在郭虚己高祖父郭昶时其家族已从太原迁移到郑州即东京洛阳附近。又由志文“归葬于何,首阳之阿”可知郭虚己卒于蜀地之后,归葬于“首阳之阿”即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市首阳山镇的首阳山。

志文载,郭虚己“十岁诵老庄,即能讲解,泉诸经典,一览无遗。”可知,郭虚己不仅出身食禄之家而且自幼聪颖好学,精于坟典,曾先后任节度判官、侍御史、行军司马、中丞使、工部侍郎、户部侍郎、御史大夫、蜀郡长史、剑南节度支度营田副大使、工部尚书等职,治绩卓著。

此外,《郭虚己墓志》所载墓主郭虚己的仕臣以及征战经历,补充了史书记载的不足:其一,《旧唐书·吐蕃上》对天宝五载(746)剑南节度使及其支度营田副大使记载较为简略,《郭虚己墓志》对此期间的唐蕃交锋记载更为详尽,“有羌豪董哥罗者,屡怀翻覆,公奏诛之……七载,又破千碉城,擒其宰相。……八载三月,破其摩、弥、咄、霸等八国卅余城”,此三件事史书无载;其二,据志文郭虚己“八载三月,破其摩、弥、咄、霸等八国卅余城。置金川都护府以镇之”,可知,当时有金川都护府,其辖区包括当时摩、弥、咄、霸等八国卅余城。有唐一代,朝廷共设置有安西、安北、单于、安东、安南、北庭等六大都护府,而在玄宗天宝八载(749)设置的这个“金川都护府”史书并没有记载,大概是因为此地多次陷于吐蕃,所以金川都护府就没有保留多长时间,又从志文“平国都护,首恢吾围”来看,郭氏应该是金川都护府的首任都护。

《郭虚己墓志》录文如下:

(志盖)唐故工部/尚书赠太/子太师郭/公墓志铭/

唐故工部尚书赠太子太师郭公墓志铭并序

剑南节度孔目官征仕郎太仆寺典厩署丞张庭询检校/

朝议郎行殿中侍御史颜真卿撰并书/

维唐天宝八载,太岁己丑,夏六月甲午朔,十有五日戊申,银青光禄大夫、守工部尚书、兼/御史大夫、蜀郡大都督府长史、上柱国郭公薨于蜀郡之官舍,春秋五十有九。 /皇上闻而悼焉,诏赠太子太师,赙物千疋,米粟千石,官给灵舆,递还东京,所缘葬事,量事/官供。明年青龙庚寅,夏五月戊子朔,十五日壬寅,葬于偃师县之首阳原先茔之东,礼也。/呜呼!公讳虚己,字虚己,太原人也。其先虢叔之后,虢或为郭,因而姓焉。巨、况、泰、璞,蝉联史/氏。公即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昶之玄。 皇朝泾州刺史、朔方道大总管、赠/荆州都督谥曰忠澄之曾。朝散大夫、太子洗马琰之孙。朝议大夫、赠郑州刺史义之子也。/自骠骑至于郑州,世济鸿休,有嘉闻而不陨名矣。公粹精元和,禀秀星象,蹈道深至,安仁/峻极。孝悌发於岐嶷,德行沦于骨髓。幼怀开济之心,长有将明之望。十岁诵老庄,即能讲/解,泉诸经典,一览无遗。十一丁郑州府君忧,泣血斋诵,三年不怠。太夫人在堂,终鲜兄弟,/左右就养,朝夕无违,六亲感叹焉。未冠,授左司御率府兵曹,秩满授邠州司功,充河西支/度营田判官,拜监察御史里行,改充节度判官,正除监察御史,转殿中侍御史判官,仍旧/属。吐蕃入寇瓜沙,军城凶惧,公躬率将士,大殄戎师。 皇帝闻而壮之,拜侍御/史。俄迁虞部员外郎、检校凉州长史、河西行军司马、转本司郎中,余如故。转驾部郎中、兼/侍御史、充朔方行军司马。开元廿四载,以本官兼御史中丞、关内道采访处置使,加朝散/大夫、太子左庶子、兼中丞使,如故数年,迁工部侍郎。顷之,充河南道黜陟使,转户部侍郎,/赐紫金鱼袋。天宝五载,以本官兼御史大夫、蜀郡长史、剑南节度支度营田副大使,本道/并山南西道采访处置使。清静寡欲,不言而化。施宽大之政,变狡讦之风,不戮一人,吏亦/无犯。省繇费,蠲力役,巴蜀之士,暖然生春。前后摧破吐蕃不可胜纪。有羌豪董哥罗者,屡/怀翻覆,公奏诛之,而西山底定。特加银青光禄大夫、工部尚书。七载,又破千碉城,擒其宰/相。八载三月,破其摩、弥、咄、霸等八国卅余城。置金川都护府以镇之。深涉贼庭,蒙犯冷瘴。/夏六月,舆归蜀郡,旬有五日而薨。呜呼!公秉文武之姿,竭公忠之节,德无不济,道无不周,宜其丹青 盛时,登翼 王室,大命不至,殁於王事。上阻 圣君之心,下/孤苍生之志。不其惜欤!至若幕府之士,荐延同升,则中丞张公、鲜于公持节钺而受方面/矣。司马垂、刘璀、陆众、韩洽布台阁而立朝庭矣。其余十数士皆国之闻人,信可谓能举善/也已矣!有子五人,长曰揆,河南府参军,先公而卒,赠秘书丞。次曰恕,右金吾卫兵曹。次曰/弼,太原府参军。次曰彦,左威卫骑曹。季曰枢,冲年未仕。皆修洁克家,祇荷崇构,柴毁孺慕,/累然衔恤。以真卿宪台之属,尝饱德音,见托则深敢忘论。撰铭曰:/

天降时雨,山川出云。 帝思稗乂,间气生君。君公峨峨,国之威宝。有赫其德,无竟伊/道。道妙德充,如岳之崧。七司天宪,六践南宫。澄清关辅,节制巴賨。雨人夏雨,风物春风。仁/惠载孚,典刑克举。吐蕃叛德,王师振旅。公实征之,深入其阻。平国都护,首恢吾圉。蒙疾西/山,吉往凶还。孰云剑阁,翻同玉关。 皇鉴丕绩,爰申宠锡。师范元良,以嘉魂魄。归葬/于何,首阳之阿。嶕峣坟阙,牢落山河。气咽萧鼓,风凄薤哥。行人必拜,屑泪傍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