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方禽鸟博局纹镜

 

        尚方禽鸟博局纹镜,铜质,东汉,直径13.8厘米。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石晓霆 董源格
作者简介:

    石晓霆,男,郑州大学历史学院考古学及博物馆学专业夏商周考古方向博士,河南博物院副研究员,藏品管理部副主任。致力于夏商周考古、姓氏以及博物馆学等领域的研究


    董源格,女,河南财经学院文秘系毕业,本科学历。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图书资料部,文博馆员,着力于图书期刊管理及文博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尚方禽鸟博局纹镜,圆形,直径13.8厘米,青铜质地。该镜名字源自背面的镜铭、纹饰。

该镜由中心向外可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为镜中部由圆钮和周围四个柿蒂纹组成的方形区域。

第二部分是铭文带以内区域,由四个V形纹将该部分分为四区,每区中央由一组TL形纹饰分为两小区,每小区内有一只禽鸟。

该类型镜最早由西方学者定为“TLV”式镜,后日本学者梅原末治将这类纹饰定名为“规矩纹”,有该类纹饰的的铜镜也被命名为“规矩镜”。这个名称一直沿用到20世纪80年代,国内学者熊传新先生提出将“规矩镜”改为“博局纹镜”,傅举有先生则于1986年在自己的文章中直接用了“博局纹镜”的名称,并在文中阐述了自己的理由。[1]由于缺乏更直接的证据,加上数十年的约定俗成,应者不多。之后不久,周铮先生在整理中国历史博物馆旧藏拓本时,发现在新莽时的一张“四神规矩镜”的拓片上有“刻具博局去不羊”的铭文,其中的“博局”二字为将“规矩镜”改称为“博局镜”提供了最直接的证据,周铮先生于发表在《考古》1987年第12期的《“规矩镜”应改称“博局镜”》一文中亮明了自己的观点[2],自那之后“规矩镜”渐为“博局镜”所代。

第三部分是圈带铭文和短斜线纹组成的区域,铭文为:“尚方作镜真大好,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玉泉饥食枣,浮游天下遨四海,寿如金石。”

文中的“尚方”是秦汉时期的一种官职,其在东汉时的职能是“掌上手工作御刀剑诸好器物”,意思就是为皇帝制作御用刀剑和精巧的器物。在对古代有铭文铜镜命名时常取铭文前两个字,该镜名字中的“尚方”就由此而来。当然,不能由此断定该镜出自皇家。因为“尚方”镜是东汉时期的一个大类,质量有好有坏,铭文中的“尚方作镜“当是虚托附会之言。

图1

镜铭中有一些异体字,如尚方作镜真大好“一句中的“镜”字尚无金字旁,“浮游天下遨四海”一句中的“遨”字尚无走之旁,“四”字还是四横摞在一起。

铭文带外为一圈短斜线纹。

第四部分是镜缘,镜缘较宽,上有两圈锯齿三角纹,间以双线波折纹。

该镜表面漆黑发亮,没有锈蚀痕迹,这就是金石学家所称的“黑漆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