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延明墓志

    元延明墓志,全称“魏故侍中太保特进使持节都督雍华岐三州诸军事雍州刺史安丰王谥曰文宣元王墓志铭”,北魏太昌元年(公元532年)刻。1919年出土于河南洛阳小梁村西北。墓志高85.4厘米,广170.00厘米,志书为楷体,49行,行40字。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李诗海
作者简介:

    李诗海,男,中国古代史硕士研究生,现主要从事历史教学与研究工作。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元延明,北魏后期人,墓志记载“梁中大通二年三月十日薨于建康,春秋卌七”,梁中大通二年是530年,此年元延明47岁,则他出生于484年,即北魏孝文帝太和八年,此时北魏掌权者为文明太后冯氏。

根据墓志记载,“公讳延明,字延明,高宗文成皇帝之孙,显祖献文皇帝季弟,安丰王之长子,高祖孝文皇帝从父昆弟”,结合《魏书·文成五王列传》,可知元延明的世系如下:

品读该墓志可发现,除去世时间外,墓志再无任何关于元延明活动时间的记载,所幸魏收所著《魏书》卷20有其传,本传虽然不长,但却为我们解读墓志提供了大致的时间节点,这对于解读元延明墓志至关重要,《魏书·元延明传》全文如下:(元猛)子延明,袭。世宗时,授太中大夫。延昌初,岁大饥,延明乃减家财,以拯宾客数十人,并赡其家。至肃宗初,为豫州刺史,甚有政绩,累迁给事黄门侍郎。

延明既博极群书,兼有文藻,鸠集图籍万有余卷。性清俭,不营产业。与中山王熙及弟临淮王彧等,并以才学令望有名于世。虽风流造次不及熙、彧,而稽古淳笃过之。寻迁侍中。诏与侍中崔光撰定服制。后兼尚书右仆射。以延明博识多闻,敕监金石事。

及元法僧反,诏为东道行台、徐州大都督,节度诸军事,与都督临淮王彧、尚书李宪等讨法僧。萧衍遣其豫章王综镇徐州。延明先牧徐方,甚得民誉,招怀旧土,远近归之。综既降,延明因以军乘之,复东南之境,至宿豫而还。迁都督、徐州刺史。频经师旅,人物凋弊,延明招携新故,人悉安业,百姓咸附。

庄帝时,兼尚书令、大司马。及元颢入洛,延明受颢委寄,率众守河桥。颢败,遂将妻子奔萧衍,死于江南。庄帝末,丧还。出帝初,赠太保,王如故,谥曰文宣。所著诗赋赞颂铭诔三百余篇,又撰《五经宗略》《诗礼别义》,注《帝王世纪》及《列仙传》。又以河间人信都芳工算术,引之在馆。其撰《古今乐事》,《九章》十二图,又集《器准》九篇,芳别为之注,皆行于世。[1]

相较于墓志,本传的记载更为简单,虽然如此,可根据二者的记载,并结合当时的政治形势,可勾勒出元延明的人生起落。

图1  元延明墓志局部

对于元延明的幼年生活,墓志记载到:“及齿半九龄,陟岵无见,同孝孙之吐哺,均荣祖之画象。”“陟岵”出自《诗经·魏风·陟岵》,《毛序》:“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2]

即元延明四岁半的时候其父亲元猛去世,此年为北魏孝文帝太和十一年(公元487年)。“服阙,初袭爵土,虽先王制礼,不敢而过”,元延明为其父亲服丧期满后,袭爵其父的爵位安丰王。当时的丧期是多久呢?在孝文帝时期,无论是文明太后当政还是孝文帝亲政后,都力主汉化,即学习汉族文化,按照儒家的传统,丧服最重的是三年礼丧,并且孝文帝在太和十四年以文明太后为契机,力排众议,坚持三年丧礼。虽然元延明服丧在此之后,但元延明孝心至诚,很可能为其父服丧三年,即北魏孝文帝十四年(公元490年),年仅七岁的元延明袭爵安丰王。此后,墓志记载道:“爰及弱冠,荼蓼再丁,先食而哭,非杖不起。”古代男子二十岁为弱冠,即元延明在二十岁的时候(北魏宣武帝景明四年,公元503年),其母亲也去世了。元延明每次进食之前都会哭泣,以至于到了不用拐杖都不能站起的地步,其孝心和失去母亲的哀痛之心可见一斑。此后在孝文帝期间,元延明还担任了西中郎将一职。

此后元延明“起家太中大夫”,《元延明传》记载了他担任这一职务的时间:“世宗时,授太中大夫”,世宗宣武帝在位的时间为公元500年至515年,即元延明17岁至32岁之间。另外,据本传记载在这一时期,北魏宣武帝延昌元年(公元512年),元延明二十九岁,元延明散财救其宾客,本传虽然记载不多,但是专门记载这一件事,可见这件事影响很大,这件事也反映了元延明乐善好施的品行。从官职上来,这一时期元延明在政治上作为有限。

在孝明帝(肃宗)时期,元延明的官职开始愈发显赫。《魏书·元延明传》记载:“肃宗初,为豫州刺史,甚有政绩,累迁给事黄门侍郎。”墓志记载更为详尽,“除使持节都督豫州诸军事征虏将军豫州刺史……仍加散骑常侍……除使持节都督徐州诸军事左将军徐州刺史……除使持节都督雍州诸军事右将军雍州刺史……留拜廷尉卿,将军如故……仍除前将军给事黄门侍郎,又除秘书监平南将军中书令,并仍黄门……除侍中安南将军,又除镇南将军,仍侍中……除卫将军,仍侍中,领国子祭酒……以本官兼尚书右仆射。”这些迁官历程是从公元516年至525年这短短九年间完成的,元延明处于33岁至42岁之间。这一时期元延明之所以迁官速度快,主要是灵太后胡氏当政,因为北魏有子贵母死的传统,胡太后虽然为孝明帝的生母,但是却没有被赐死,在一些大臣的保护下成为太后,由于孝明帝即位时年仅六岁,因此灵太后是当时的实际统治者。但灵太后势单力薄,于是拉拢宗室,元延明就成了获益者。另一方面,元延明本人也确实多才多艺。

此后,元延明的经历墓志记载如下:伪人乘间,驱其乌合,爰命假子,盗我府城。始寤画地之庐,仍誓决目之报,衔璧告雠,志存假手。萧综来奔,盖匹马归命,群师趑趄,鵄张碁跱,据金汤之崄,跨胜害之地,全州荡荡,咸为寇场。公智力纷纭,一麾席卷,以兹文德,成此武功。增封二千六百户,仍以本大行台本官行徐州事,仍除使持节都督三徐诸军事本将军徐州刺史侍中大行台仆射如故。复除使持节都督雍州诸军事本将军雍州刺史。俄间复除徐州刺史,仍侍中本将军。

本段墓志咋看起来不知所云,阅读本传的相关史料才能真正明白这段材料所指:及元法僧反,诏为东道行台、徐州大都督,节度诸军事,与都督临淮王彧、尚书李宪等讨法僧。萧衍遣其豫章王综镇徐州。延明先牧徐方,甚得民誉,招怀旧土,远近归之。综既降,延明因以军乘之,复东南之境,至宿豫而还。迁都督、徐州刺史。频经师旅,人物凋弊,延明招携新故,人悉安业,百姓咸附。

北魏孝明帝孝昌元年(公元525年),宗室元法僧叛变,“孝昌元年,法僧杀行台高谅,反于彭城,自称尊号,年号天启。大军致讨,法僧携诸子,擁掠城内及文武,南奔萧衍。”[3]南朝梁皇帝萧衍欲借此机会北伐,“魏将元法僧以彭城降,高祖乃令综都督众军,镇于彭城,与魏将安丰王元延明相持。高祖以连兵既久,虑有衅生,敕综退军。综惧南归则无因复与宝寅相见,乃与数骑夜奔于延明”[4]。这件事在元延明经历上至关重要,元法僧叛乱在北魏末期是一件大事,并且导致南梁北伐,但元延明带领北魏军队干脆利索地解决了这一事件,迫使梁朝北伐主将萧综投降。战争过后,元延明安抚百姓,稳定民心,保证了北魏东南边境安全,此年元延明四十二岁。

不久后,元延明:仍除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国子祭酒兼尚书令。位邻三事,任首六官,仪表都野,隆替是属。除大司马。

从地方官到任职尚书令、大司马这样的中央官,其迁官速度之快无人能及,究其原因,此时北魏中央政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元延明在北魏最后的岁月也是北魏即将消亡的时期,此时的皇帝孝庄帝元子攸只是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元子攸能当上皇帝与尔朱荣密切相关。一代明君孝文帝去世后,其子元恪继位,是为宣武帝,宣武帝常年无子,致使迟迟无太子可立,直到胡氏为其生了唯一存活下来的儿子元诩,也就是日后的孝明帝。孝明帝六岁即位,太后胡氏(即灵太后)掌权。武泰元年(公元528年),已经成年的孝明帝对灵太后专权极其不满,于是发诏命契胡部落首领尔朱荣进京勤王,不料泄密,灵太后勃然大怒,遂毒杀孝明帝。灵太后这一举动为尔朱荣提供了口实,于是带兵杀向洛阳,废胡太后及其所立小皇帝,拥立元子攸为帝,也就是孝庄帝。在此情形下,尔朱荣自然而然地操控了孝庄帝,其在洛阳的一举一动都都被尔朱荣安插的眼线反映到尔朱荣所在的晋阳。孝庄帝不甘为傀儡,同时出于自保的考虑,开始建立自己的亲信集团:一方面拉拢汉族的中央官和地方豪强,另一方面倚重元魏宗室。元延明在之前处理元法僧叛变一事上给朝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受到孝庄帝的重用,成为股肱之臣,此年,元延明四十五岁。

但是很快出现了变化:屯邅距运,祸自昵蕃,车驾北巡,事起仓卒,秘事难闻,遂乖奔赴,以斯民望,乃被絷维,咨谟所在,用压群议,皇舆南反,诛赏方行,政出权强,深猜后桀。公位尊德盛,冠带倾心,民恶其上,忌毒惟甚,言思大雅,出自近开,既覩浞莽之形,实深宗祏之虑,方借力善邻,讨兹君侧。而江南卑湿,地非养贤,随贾未归,忽焉反葬。

此时北魏发生六镇起义,孝庄帝与尔朱荣矛盾也急剧激化。南朝梁武帝萧衍欲借机北伐,统一北方,即“祸自昵番”。梁武帝大通二年(公元528年),萧衍册封来自北魏来降的宗室元颢为魏王,同时命令梁朝名将陈庆之带兵七千北伐。值此丧乱之际,北魏将士叛逃甚多,加上陈庆之所部将士的英勇善战,采用车阵克制北魏骑兵,并且行军区域多属元颢旧部,所以北伐进展十分顺利,一举拿下北魏首都洛阳,史称“元颢入洛”,孝庄帝不得不“车驾北巡”。

按照墓志的记载,由于孝庄帝仓皇北上,并且处于保密状态,因此元延明才没来得及跟随。元延明深知当时的政治形势“政出强权”,即尔朱荣家族控制朝廷,于是他“曲线救国”:投靠元颢,想借助南朝梁的军队清除尔朱氏。

然而天不遂人愿,元颢本想借南朝军队“除君侧”,反被“君侧”而尔朱荣所败:(尔朱)荣闻之,即时驰传朝行宫于上党之长子,行其部分。舆驾于是南辕,荣为前驱,旬日之间,兵马大集,资粮器仗,继踵而至。天穆既平邢杲,亦渡河以会车驾。颢都督宗正珍孙、河内太守元袭固守不降,荣攻而克之,斩珍孙、元袭以徇。帝幸河内城。荣与颢相持于河上,颢令都督安丰王延明缘河据守。荣既未有舟船,不得即渡,议欲还北,更图后举。黄门郎杨侃、高道穆等并谓大军若还,失天下之望,固执以为不可。语在侃等传。属马渚诸杨云有小船数艘,求为乡导,荣乃令都督尔朱兆等率精骑夜济,登岸奋击。颢子领军将军冠受率马步五千拒战,兆大破之,临陈擒冠受。延明闻冠受见擒,遂自逃散,颢便率麾下南奔。

此时元延明四十六岁。由于“江南卑湿”,元延明不能适应当地气候和环境,一年之后客死他乡,不久归葬洛阳。孝武帝初年(公元532年),北魏朝廷为元延明“昭雪”,即墓志所说:“今上天临,深追盛美,赠使持节侍中太保特进都督雍华岐三州诸军事大将军雍州刺史,王如故。”本传还记载“谥曰文宣”,根据谥法:“经纬天地曰文;道德博闻曰文;词汇爱民跃文;愍民惠礼曰文;赐民爵位曰文;学勤好问曰文。圣善周闻曰宣、施而不成曰宣。”[5],该谥号基本反映了元延明的一生。赠官与谥号加起来就是其墓志全称的来历。

除了政治作为外,墓志中非常强调元延明的文化才能和贡献。

首先,元延明喜欢搜集各种传世书籍,“故河间所不窥,陈农所未采,莫不袪疑辩或,极奥穷微”,河间指西汉刘德,汉景帝的第二个儿子,被封为河间王。刘德没有卷入诸王争权的政治漩涡,而是将其毕生精力投入到对古籍的收集与整理之中,对后世影响极大的《毛诗》和《左传》,在很大程度上是刘德的功劳。陈农的典故出自《汉书·艺文志》,“至成帝时,以书颇散亡,使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6]后来以陈农指代搜求遗书者。“时明皇则天,留心古学,以台阁文字,讹伪尚繁,民间遗逸,第录未谨。公以向歆之博物,固雠校之所归,杀青自理,简漆斯正”即元延明亲自辨别书籍的真伪及书籍内容。

元延明另一爱好是金石之学“博见多闻,朝所取访,金石之乐,受诏增损,乃详今考古,铸钟磨磬。”正因如此,朝廷“敕监金石事”,即专门掌管朝廷墓志碑刻之事。

除此之外,元延明还沉迷于科学技术,即墓志中所提到的“雕虫小艺,譬诸绮縠,颇曾留意”。本传记载:“以河间人信都芳工算术,引之在馆。其撰《古今乐事》,《九章》十二图,又集《器准》九篇,芳别为之注,皆行于世。”《魏书·信都芳传》记载:“时有河间信都芳,字王琳,好学善天文算数,甚为安丰王元延明所知。延明家有群书,欲抄集《五经》算事为《五经宗》及古今乐事为《乐书》;又聚浑天、欹器、地动、铜乌漏刻、候风诸巧事,并图画为《器准》。” [7]

除了收集书籍外,元延明博学多才,著作颇丰,“入室升堂。实使季长谢其诗书,伯喈归其文籍”,入室升堂,泛指人的学问或技能有更深的造诣,季长指东汉著名经学家马融,伯喈指蔡邕,东汉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将元延明与马融、蔡邕相提并论虽有夸大之词,但并非凭空捏造。据墓志记载,元延明著诗赋等文学作品三百余篇,还有《五经宗略》,《诗礼别义》,注《帝皇世纪》及《列仙传》,合一百卷。墓志之中所记载的元延明才华在文献之中也有佐证。除墓志所载其所著外,据《魏书·元延明传》《北史·元延明传》《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等史记载,元延明还著有《毛诗谊府》三卷,《三礼宗略》二十卷,《古今乐事》九章十二图,《器准》九篇。虽然这些书籍均已失传,但在当时这些书籍造成了重要影响不容忽视。

元延明的所擅长的领域涉及古籍、金石、经学、礼乐、科技等诸多方面,是一位不可多得博学多识的人物,因此北魏的很多制度与建筑他都有所参与,墓志记载:“明堂辟雍,皆所定制,朝仪国典,质而后行。”

“明堂辟雍”是一座建筑物,但并非一般建筑物,它是古代最高等级的皇家礼制建筑。明堂是古代帝王颁布政令,接受朝觐和祭祀天地诸神以及祖先的场所。辟雍本为周天子所设大学,呈圆形,被水池环绕。东汉以后,历代皆有辟雍,作为尊儒学、行典礼的场所。元延明参与修建明堂辟雍,其博学程度可见一斑。

作为崛起于北方的少数民族部落,拓跋鲜卑在与汉族接触的过程中深感中原文化的先进,尤其是礼乐方面对北魏皇帝极具吸引力,因此从开国皇帝道武帝起就注重礼乐,北魏礼乐制度由此发端。孝文帝实行汉化改革,礼乐亦是改革的重要内容,直到孝明帝启用元延明等人,北魏礼乐制度才有所完善:太祖天兴元年冬,诏仪曹朗董谧撰朝觐、飨宴、郊庙、社稷之仪。六年,又诏有司制冠服,随品秩各有差,时事未暇,多失古礼。世祖经营四方,未能留意,仍世以武力为事,取于便习而已。至高祖太和中,始考旧典,以制冠服,百僚六宫,各有差次。早世升遐,犹未周洽。肃宗时,又诏侍中崔光、安丰王延明及在朝名学更议之,条章粗备焉。”[8]

正光中,侍中、安丰王延明受诏监修金石,博探古今乐事,令其门生河间信都芳考算之。[9]

元延明参与制定的礼乐制度,不仅被当朝统治者所采用,还受到后世的青睐:熙平九年,明帝又诏侍中崔光与安丰王延明、博士崔瓒采其议,大造车服。定制……自斯以后,条章粗备,北齐咸取用焉。其后因而着令,并无增损。 [10]

即元延明所制定的礼乐制度为北齐所袭用。他所制定礼乐制度之所以能被广泛接受,并非政治强迫,而是这些制度本身所具有的魅力:严格考证史籍,最大程度恢复了礼仪本来的面貌。

元延明墓志录文如下(“/”表示换行):

魏故侍中太保特進使持節都督雍華岐三州諸軍事大將軍雍州刺史安豐王謚曰文宣元王墓誌銘/

公諱延明,字延明,高宗文成皇帝之孫,顯祖獻文皇帝季弟,安豐王之長子,高祖孝文皇帝從父昆弟,河/南洛陽熙寧里。啟厥初於天地,擬峻趾於崑鍾,群神歸其福祉,眾靈降以精魄。故其多才大位,獨表諸姬,/斯乃編藏延閣,於茲略而不載矣。公稟此中和,誕茲上德,吐納純粹,陶練英華。音中律呂,乃威鳳之恒事;/動興雲霧,亦神龍之自然。兼以虎鼻表奇,河目呈異,舟航所屬,始復斯在。及齒半九齡,陟岵無見,同孝孫/之吐哺,均榮祖之畫象。服闕,初襲爵土,雖先王制禮,不敢而過。奉詔冊以流漣,猶欀桷之在目。爰及弱冠,/荼蓼再丁,先食而哭,非杖不起。固使素蛇縈絰,匪獨白菟馴庭。自有大志,少耽文雅,肆情馳騁,銳思貫穿,/強於記錄,抑亦天啟,必誦全碑,終識半面。故河間所不窺,陳農所未採,莫不袪疑辯或,極奧窮微。雕蟲小/藝,譬諸綺縠,頗曾留意,入室昇堂。實使季長謝其詩書,伯喈歸其文籍,聲播九重,於焉歷試。乃兼西中郎/將。職是要害,茂實剋宣。起家太中大夫,從容談論,譽彰朝列,奉六條,實司舉奏,昔在漢季,出自九卿,魏晉/因循,其選尤重。公縉紳所歸,遂應僉曰。除使持節都督豫州諸軍事征虜將軍豫州刺史。風宣入境,德被/下車,豪強所息,奸酷自引。仍加散騎常侍,所以旌是堅鋼,表茲溫捍者也。宋之彭城,大都之舊,地交吳楚,/乃樹懿親。除使持節都督徐州諸軍事左將軍徐州刺史。騑驂沃弱,旄旆綝纚,亦既憩止,化成朞月。黑水/西河,實名天府,嚴嶮縈帶,風俗混并,舊號難治,今劇斯任。乃除使持節都督雍州諸軍事右將軍雍州刺」史。公久勞外莅,遂不之部,留拜廷尉卿,將軍如故。秋官任重,天下之平,折以片言,民心乃慰。仍除前將軍/給事黃門侍郎,又除秘書監平南將軍中書令,并仍黃門。或外典圖書,或內掌絲綍,朝趨王陛,夕拜瑣門,/經綸帝則,翼宣王度,詔誥衣草而行,議論寄名而已。俄除侍中安南將軍,又除鎮南將軍,仍侍中。同輿操」劍,允屬民英,非直強項見奇,固以長乳斯對。又除衛將軍,仍侍中,領國子祭酒。周之師氏,代作儒官,專門/異戶,歷世滋競。公鑽堅仰高,鉤深致遠,以德詔爵,時無二言。自河海不歸,桑濮間起,鏗鎗或存,雅頌誰析。/公博見多聞,朝所取訪,金石之樂,受詔增損,乃詳今考古,鑄鍾磨磬,已蔑吾陵之韻,信鄙昆庭之響。屬受」事征罰,遂中寢成功。又以本官兼尚書右僕射。雖復暫臨端右,便以聲動邦國。又監校御書。時明皇則/天,留心古學,以臺閣文字,訛偽尚繁,民間遺逸,第錄未謹。公以向歆之博物,固讎校之所歸,殺青自理,簡/漆斯正。而神鉦告警,釁起邊垂,竊寶叛邑,爰自徐部,禦侮招攜,非公誰託。除衛大將軍東道僕射大行臺,/本官如故。偽人乘間,驅其烏合,爰命假子,盜我府城。始寤畫地之廬,仍誓決目之報,銜璧告讎,志存假手。/蕭綜來奔,蓋匹馬歸命,群師趑趄,鵄張碁跱,據金湯之嶮,跨勝害之地,全州蕩蕩,咸為寇場。公智力紛紜,/一麾席卷,以茲文德,成此武功。增封二千六百戶,仍以本大行臺本官行徐州事,仍除使持節都督三徐/諸軍事本將軍徐州刺史侍中大行臺僕射如故。復除使持節都督雍州諸軍事本將軍雍州刺史。俄間/復除徐州刺史,仍侍中本將軍。尋加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給後部鼓吹。公視下如傷,愛結氓庶,仰之若/雲雨,慕之若椒蘭。是以馳傳四臨,位踐八命,聲明流瀾,文物照彰,東土著神君之聲,南鄰有靈人之懼。仍/除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領國子祭酒兼尚書令。位隣三事,任首六官,儀表都野,隆替是屬。除/大司馬。屯邅距運,禍自昵蕃,車駕北巡,事起倉卒,祕事難聞,遂乖奔赴,以斯民望,乃被縶維,諮謨所在,用/壓群議,皇輿南反,誅賞方行,政出權強,深猜後桀。公位尊德盛,冠帶傾心,民惡其上,忌毒惟甚,言思大雅,/出自近開,既覩浞莽之形,實深宗祏之慮,方借力善隣,討茲君側。而江南卑濕,地非養賢,隨賈未歸,忽焉/反葬。以梁中大通二年三月十日薨於建康,春秋卌七。公神衿峻獨,道鑒虛凝,少時高祖垂嘆,以為終能/致遠,遂翻為國師,鬱成朝棟。既業冠一時,道高百辟,授經侍講,琢磨聖躬,明堂辟雍,皆所定制,朝儀國典,/質而後行。加以崖岸重深,風流曠遠,如彼龍門,迢然罕入。惟與故任城王澄,中山王熙,東平王略,竹林為志,藝尚相懽。故太傅崔光,太常劉芳,雖春秋異時,亦雅相推揖。其詩賦銘誄,咸頌書奏,凡三百餘篇,著五/經宗略,詩禮別義,注帝皇世紀及列仙傳,合一百卷,大行於世。殆五百之期運,儻一賢之斯在。方將翼此/會昌,致諸制作,比堯舜而不愧,顧湯武而有餘,憂能傷人,溘從霜露,悲纏雅俗,痛結民黎。今上天臨,深追/盛美,贈使持節侍中太保特進都督雍華岐三州諸軍事大將軍雍州刺史,王如故。歲聿其暮,幽泉方啟,/敬勒徽猷,永貽蘭菊。其詞曰:/形象列位,附儷分輝,握鈐神往,駕羽民歸,日皇秉曆,赫赫巍巍,本枝百世,祥慶攸依。漢則間平,魏則彪植,/君王邈矣,曾嶠峻極。舊是龍鱗,鼓茲鵬翼,蒸雲不已,摶風未息,言初紫綬,越始瑜珮,援筆立成,應聲而對。/標此孝德,樹斯清裁,質邁珪璋,文遺錦繢。縉笏來仕,彈冠入朝,遠遊藹藹,朱組飄飄。聲由德被,爵以能高,/抑揚風景,跌宕雲霄。冠冕列位,儀形羣后,四支六翮,獻可替否。國之光輝,朝之淵藪,連踵九佐,比肩七友。/亂離瘼矣,邦家殆哉,我馮上哲,振墜匡類。天人匪懕,圯剝時來,死歸生寄,樑木斯摧。瞻彼川流,滔滔靡舍,/遽從短白,奄歸長夜。八旒終卷,四幌惟駕,城郭或存,人民適謝。禀秋時戒,具物蒼蒼,薤歌悽咽,柳飾低昂。/藏悲秋檟,鳥思松楊,一捐朱邸,永閟玄房。/太昌元年七月癸巳朔廿八日庚申葬於洛城西廿里奇坑南源,歲次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