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陶圈足尊

    黑陶圈足尊,商代晚期。口径17.5厘米,底径14.6厘米,腹围49.9厘米,高23厘米,深19厘米。安阳殷墟遗址出土,1961年由安阳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移交,现藏于安阳博物馆。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周 伟
作者简介:


    周伟,河南大学博物馆学专业毕业,文博馆员,现任安阳博物馆馆长。主要研究方向:考古学研究、文化遗产保护、博物馆学。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此陶尊为泥制,表里黑灰色,器表通体磨光。胎质细腻致密,灰黑色,烧造火候较高。胎体较薄,器形规整,制作精美。该器基本完整,口沿、圈足处各有1处小磕伤,另圈足底有1处接近五分之一的残缺。以上均可复原。

该器敞口,口沿外卷,筒形直腹,腹下部外鼓,圜底,高圈足外侈。口沿下至腹部装饰3组纹饰。第1组位于口沿下,上部为2条旋切减地弦纹,下部为1条旋切减地弦纹,中间夹1周竖划纹,划纹由2条斜向竖线组成1组,部分斜向竖线未交叉,部分接近平行。在竖划纹中基本等距分布附加圆泥饼和扉棱。第2组位于腰部,装饰图案与第1组相同,附加圆泥饼和扉棱上下位置一一对应,但是图案相反,即第2组附加圆泥饼对应第1组的附加扉棱,附加扉棱对应第1组的附加圆泥饼。第3组图案位于外鼓的腹下部,装饰图案与前2组同,附加圆泥饼与扉棱位置与第1组同而与第2组相反。高圈足上装饰3条旋切减地弦纹,第3条旋切减地弦纹靠近圈足底外侈部。圈足底的内侧有1条凸起弦纹。

圈足尊虽然在殷墟遗址较为常见,但多为残破器物,完整器较少,灰陶多,磨光黑陶少。在对殷墟历年来发掘资料统计后,郑振香先生认为,圈足尊最早在殷墟文化第一期的晚段出现,到殷墟文化第四期早段尊的腹部发展为筒形[1]。从形态特征看,此件圈足尊虽与第四期早段的形态特征相近,但是未出现连珠纹,而更接近殷墟文化第四期晚段的殷墟花园庄东地M48、M51出土陶圈足尊[2]。因此,综上意见,从考古类型学的角度看,安阳博物馆馆藏黑陶圈足尊的时代当在殷墟文化第四期晚段,大约相当于帝乙、帝辛时期,也可能进入了西周初期[3]

在上世纪30年代的殷墟发掘中也曾发现过类似的器形,但也未见完整器。李济先生把该类型陶器划分为圈足器的第十二组,命名为244M。关于该类型器物纹饰排列及装置的意义,他认为与山东龙山文化城子崖遗址的黑陶竹节纹最为近似。从制作工艺上来看,李济先生认为是轮制品,保有黑陶法式,打磨极光润[4]。郑振香等先生在李济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簋、尊、盂等陶容器的制作方法属于同类。即口部轮制,底腹模制,圈足轮制后接到底腹上[5]。从安阳博物馆馆藏的这件黑陶圈足尊保存的工艺特征来看,仍然遵循了这个方法。

关于陶土的来源。周仁等就我国黄河流域新石器时代和殷周时代陶器原料问题进行了化验,认为泥制灰陶、红陶所用的陶土并不是普通的黄土,而是通过选择的可塑性更好、烧成温度更高的红土和沉积土[6]。山东龙山文化的黑陶原料就采用了黄河冲击下的纯净而细腻的红胶土。郑振香等先生沿用了上述意见[7]。殷墟地处安阳盆地,发源于太行山的洹河从殷墟西南流入,穿行后流入卫河、海河,最终汇入渤海。盆地中堆积了冲洪积物和晚更新世马兰黄土、全新世黄土。1997年-199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科技实验室联合组成的中美洹河流域考古队在洹河流域进行的区域考古调查中发现,在殷墟附近的商代遗址所依附的古地面属于中全新世的红褐色古土壤,并被晚全新世的黄土状沉积物覆盖[8]。唐际根、周昆叔先生在对姬家屯遗址西周文化层下自然堆积红褐色“生土”的分析和研究证实,该生土是西周文化层形成之前的古地面,包含了殷商时期及殷商以前的丰富信息[9]。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等在殷墟刘家庄北地陶窑发掘和研究的基础上,进行实验考古,证实泥质灰陶使用的是深褐色古土壤,夹砂灰陶使用的是深灰色古土壤[10]。笔者长期生活在殷墟遗址一带,小时候在住家附近仍然能找到大量的红胶土,当地称为红胶泥,可以制作各类的泥质玩具。因此,殷商时期制作陶器的陶土应该是取材于当地的中全新世的褐色古土壤。

一般认为,陶尊作为日用陶容器,用途是盛贮器。也有量器、祭器、酿酒或盛储酒的酒器的看法(详见下一章节)。1992年10月12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一级品文物专家鉴定组的耿宝昌、张浦生等先生在安阳博物馆(时称安阳市博物馆)的实地鉴定中认为,其造型端庄秀美,是殷商时期制陶工艺的杰作。该陶尊形体大方,制作精细,且较为罕见,为研究商代陶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实物资料。因此被定为一级文物[11]。 

此器曾著录于《河南省文物志选稿》第二辑[12]、 《中国文物精华大辞典(陶瓷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