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金镶嵌带钩

    错金镶嵌带钩,铜器,战国,长25.5厘米,宽3.3厘米,1977年河南省博物馆在新郑县烈江坡采集,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杨伟朋 刘战
作者简介:

   杨伟朋,男,文博馆员,本科学历,毕业于郑州大学法学院。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保卫处,主要从事博物馆安全和历史文化研究。


   刘战,男,助理馆员,本科学历,河南省委党校,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监察科,主要从事博物院监察工作和历史文化拓片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77年, 河南省博物馆在新郑烈江坡采集到一件战国时期的铜带钩,长25.5厘米,宽3.3厘米,钩面呈长方形,钩体呈弓背形,钩首残缺。整体器物通体错金,镶嵌深浅颜色不同的绿松石,错金以“×”形纹饰的几何纹居多(图1),间有云纹,其纹理规整精细,华丽无比。

图1:错金镶嵌带钩上的几何纹饰

就其外形来看,整个错金镶嵌带钩造型呈弓背状(图2),钩体部分宽且较长,钩面呈长方形且平滑整齐,钩颈部分由宽变窄,较为细小,钩首(即短钩)缺失,钩尾则棱角分明,末端为直角,应为长牌形带钩[1]。带钩背面较为平整,有两枚钩钮(图3、图4),钩柱、钮面保存完整,背部钩面分布有少量铜锈。

图2 错金镶嵌带钩侧面

图3  背部钩钮

图4 背部钩钮

从工艺来看,这件错金镶嵌带钩不仅采用错金,还采用镶嵌绿松石工艺,繁缛的花饰,使其外观色彩斑谰,有很强的层次感。绿松石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美石,呈绿色,黄金则呈黄色,利用黄、绿二色之间的差别,以期达到一种互衬辉映的效果。

站在美学的角度,整体器物在绿松石和黄金的映衬下,更显奢华与高贵,体现了古人对青铜器装饰别样的审美观念。这种错金镶嵌的装饰工艺,在已发现的青铜器上,可谓是凤毛麟角,同时用绿松石和黄金这些昂贵的材料装饰于一件器物,可见带钩的主人并非寻常百姓,应为当时的王宫贵族们所专属。

由此可见,这件错金镶嵌带钩不仅是战国时期青铜铸造工艺成熟的体现,也标志着中国古代的错镶工艺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对于研究我国古代的铜器铸造工艺、措镶工艺以及服饰史研究同样也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