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泉漱玉”琴


    “飞泉漱玉”琴,木器漆,明代,蕉叶式,通长123.0厘米、宽20.0厘米。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顾永杰
作者简介:

    顾永杰,男,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史博士,河南博物院副研究馆员,致力于中国古代和近现代技术史等领域的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飞泉漱玉”琴。梧桐木面板,硬木底板,硬木承露、岳山、焦尾、琴珍、龙龈、尾拖和龈托,螺钿徽、形制规整、徽径较大,硬木圆足;酱紫色漆,漆色光亮,漆面较粗糙。琴体厚重,琴体边棱圆润、有做圆迹象;小圆弧形琴首,琴头边棱圆润,内凹弧形项,琴肩在二徽与三徽中间位置,琴肩凸出较圆,琴首无明显护轸设置、只是底板在琴首处下凸以作护轸之用,琴体两侧自肩至尾对称有七个上下起伏的波浪状设置、琴体两侧边较薄,足在十徽偏上位置,琴体尾端呈外凸圆弧形,龈口内收;承露方角、长与岳山齐,岳山规整、长不至琴边,焦尾结处较尖,焦尾表面光滑未刻纹饰,尾拖整体呈圆弧状、较短小;长方形龙池、凤沼;琴底项部刻楷书“飞泉漱玉”四字。

图1  “飞泉漱玉”琴背面

蕉叶式,又称刘伯温式,相传为明代刘伯温所创制,因其形制酷似一把展开的蕉叶,所以亦称为蕉叶式。在存世的六种明清文献中有关于蕉叶式古琴样式的记载(表1):明代天启三年(1623年)刊印的《乐仙琴谱》[1]、崇祯七年(1634年)刊印的《古音正宗》[2],清代康熙九年(1670年)刊印的《琴苑心传全编》[3]、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刊印的《德音堂琴谱》[4]、康熙六十年(1721年)刊印的《五知斋琴谱》[5]、光绪二年(1876年)刊印的《天闻阁琴谱》[6]

表1  主要明清文献记载的蕉叶式古琴图样

六种明清文献中记载的蕉叶式图样较为一致:整个琴型似一把张开的芭蕉叶,圆弧形首,首端有一叶柄状凸起,圆弧形额,琴体两侧边作波浪形、上宽下窄。

现在较一致的蕉叶式古琴定名习惯与明清文献中记载的蕉叶式图样不完全一致,而是将与图样较像似的实物都定名为蕉叶式,较典型的传世古琴实物如故宫博物院藏明代“蕉叶听雨”琴(图2):琴体浑圆,圆弧形琴额、较尖,琴体中上部较宽、至头尾逐渐变窄,琴体两侧起伏较小,琴面中部自一徽附近至琴首有一逐渐加深、加宽的凹槽,琴首下链接凹槽有一叶柄状凸起,琴底中央自首至尾开有凹槽,琴底周边有较窄波浪形下凸。

图2  故宫博物院藏明代“蕉叶听雨”琴[7]155

根据现有定名习惯,在笔者搜集到的现已公开资料的近六百张存世历代古琴实物中,蕉叶式古琴只有20张左右,其中明代较多有16张、清代4张。河南博物院收藏的这张蕉叶式“飞泉漱玉”琴,形制比较独特且保存完好,是研究传统蕉叶式古琴的珍贵实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