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神柱础


        四神柱础,三国魏,青石质,古代建筑构件,1984年冬许昌县张潘乡盆李村出土。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杜 卓
作者简介:

        杜卓,河南大学历史专业毕业,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致力于中国古代文物古迹研究与文物多媒体图像表现技术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四神柱础出土于许昌县张潘汉魏许都故城范围内。1984年冬,许昌县张潘乡盆李村农民在村西100多米的“古城岭”上植树时,在距地表约l米左右深的土层内,挖出了一块雕刻有古代四神图像的青石柱础,遂上交国家文物行政部门。

柱础平面近方形,边长62.5-63.5厘米,高15.5厘米,青石质。柱础表面以“剔地起突”雕刻手法高浮雕古代四方定位之神即东部方位之神青龙、西部方位之神白虎、南部方位之神朱雀、北部方位之神玄武等四神形象。青龙北行而回首,与南部方位之神朱雀相戏一鱼族;白虎踞地,虎头北回,口衔缠绕在北部方位之神龟身之上的蛇尾;朱雀挺胸振翅,回首张口与东部方位之神青龙追戏一鱼族;玄武伸首东行,龟背之上一蛇盘绕。四神之中,为一直径28厘米的柱櫍,去除周边出露部分尺寸,可以知道其上柱子的直径约为当时的1.2尺,根据汉代柱径与柱高、柱高与其上建筑构成部分的比例规律,推测该柱础所在区域的建筑应属于中等体量的殿堂建筑。

图1  四神柱础

历史上学者多将该柱础的信息集中在四神形象方面,实际上在柱櫍表面还隐刻着一只汉代常见的捣药的长寿兔。兔子屈蹲,长耳上竖,双手执杵作捣药状。画面的雕刻手法与南阳汉画像石的雕刻手法类似,即将图案周边减地后再斫斧,使得画面犹如充满动感的速写。若中间为兔子,则柱櫍可视为太阴即月亮,而该柱础表面的图案就呈现出四神与星象的组合,其文化寓意应为祈求长寿与平安,类似以四神围护中心人物的构图亦见于汉代石刻中,但借柱櫍之圆形设计出吉祥图案的艺术手法的确罕见。根据古文献关于公元196年“曹操迎献帝黔许”的记载以及《元和郡县志》关于许都古城的描述,结合考古勘探发掘工作结果,该石柱础出土位置应位于汉献帝所居内城的宫殿区范围,似为汉献帝宫殿遗物,其图案内容组合也许折射了幽居于此的汉献帝的一种内心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