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佛堂碑

        千佛堂碑,明嘉靖十三年镌造,通高269厘米,碑高209厘米、宽70厘米、厚20厘米,座高60厘米、宽86厘米、厚50厘米。原存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现藏于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谭淑琴 
            许小丽
作者简介:

        谭淑琴,女,河南博物院副研究员,主要致力于古代碑刻墓志和佛教造像艺术的研究。

        许小丽,女,现就职于河南博物院保管部,文博馆员,致力于书、画等文物的保管和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千佛堂碑由碑额、碑身、碑座三部分组成。额为螭首,座为方形。碑中主尊主要雕有释迦牟尼佛、弥勒佛及四大菩萨——观音、文殊、普贤、地藏等,另外碑中还出现了《西游记》中师徒四人的西天取经画面。

        碑额的额中有一小龛,小龛由龙爪持一宝珠在中心处与龙体组成,小龛内雕观音菩萨,戴冠,胸饰璎珞,一腿横盘,一腿下垂,半跏趺坐于椭圆形宝座上,神情自若。其右侧为善财童子,面向观音, 双膝跪地膜拜,帛带上扬于头顶呈圆环状。据佛经上说,善财童子曾在普陀山拜谒观音菩萨,并得到指点教化,后来随侍在观音菩萨身边。此碑额的上部还雕有行走状的鱼篮观音。(图一)。

图一  碑首观音坐像与立像

        碑身正面自上而下分五层雕刻不同的内容:第一层,中刻一圆拱龛,主尊为释迦牟尼佛,螺髻,结跏趺坐于盛开的莲花上,头顶上方雕一肩生双翼、鸟喙、人身的迦楼罗形象,其两侧二飞天上襦下裙,抱袖相背作飞翔状。佛左右侧两弟子皆桃形项光,双手合十侍立于莲座上(图二)。迦楼罗是佛的八部护法神之一,此龛中迦楼罗的造型特别,位置居于佛陀的上方,大小和佛像相差无几;飞天的腰部有一绳状帛带两边与神鸟相系,共同护卫释迦牟尼佛。这种造像构图方式在造像碑中罕见。

图二  碑阳第一层如来佛及《西游记》唐僧师徒取经故事

        佛龛右边分上下两格,下格中刻一柳树,树右边一白马,树左边孙悟空身躯矫健,左腿后翘,右脚支地,左手持金箍棒,右手上举作远眺状。上格中,祥云与大树作背景,一比丘右手持降妖宝杖[1]站立,一副老成持重模样,应为唐僧的三徒弟沙僧。佛龛上方雕怪石山林和祥云,中刻一妖魔头脸,与取经画面连为一体(图三)。佛龛左边刻一寺院,院旁雕有一喇嘛塔与拱桥,寺院应为《西游记》第九十八回所记西方灵山胜境如来佛居住的雷音古刹。寺院大门半开,一小和尚半倚寺门,向外探视。寺院外一长老体形高大、身着袈裟,应为取经的主人公唐僧。拱桥下,一体形较婑的比丘,面容异于常人,嘴部较大且前突,肩扛经箧侧身扭头张望,缓步前行,举止形态颇为滑稽(图四),应为唐僧的二徒弟猪八戒。选取民间故事《西游记》为造像的题材是此碑的亮点。

图三  千佛碑中孙悟空与白马形象

图四  千佛堂碑中唐玄奘与猪八戒形象

        碑身第二层和第四层刻画了我国著名的四大菩萨形象(图五)。第二层中部自左至右雕刻文殊、观音和普贤三尊菩萨像。皆圆项光,戴宝冠,胸饰璎珞,手持法器。文殊骑狮,普贤骑象、皆结跏趺坐,中间观音菩萨骑金毛犼呈舒式坐。三尊菩萨之左右侧各侍立一身穿铠甲的护法天王像。这三菩萨都在《西游记》中出现过,其中观音菩萨出现次数最多。

图五  碑阳第二层,文殊、观音和普贤三尊菩萨与天王造像

        碑身的第三层中间刻一圆拱龛,龛内主尊为大肚弥勒,笑容憨厚,袒胸露腹,左手按着布袋,右手持一串念珠,席地随意而坐(图六)。

图六  碑阳第三层,布袋和尚——弥勒佛造像

        第四层中间刻一圆拱龛,龛内主尊为地藏菩萨,戴冠,右手拿禅杖,左手持宝珠,端坐于莲花座上,座下伏有怪兽“谛听”。两侧各有一造像,皆立于莲花座上(图七)。

 

图七  碑阳第四、五层,地藏菩萨及十殿阎君

        碑身最下面一层左右刻长方形龛,两龛中间题榜“千佛堂”三字(图八)。左右两龛内各刻五人,共十人,皆戴梁冠,广袖长袍,双手于胸前捧笏立于莲座上,为地藏菩萨的属下十殿阎君。他们两侧,一侍者袖手恭立,一判官夹案前行。地藏菩萨被释迦牟尼佛召为“幽明教主”,是中国民间信仰的阴间主宰,他的属下十殿阎罗王帮他掌管地狱,所以把他们的形象置于碑的最下面(详见相关链接一)。在《西游记》第三回与第十回,有关于幽冥世界的描述。

图八  碑身第五层两龛中间“千佛堂”三字题榜(拓片)

        碑阳各层之间、碑阴与碑两侧面分多层刻并坐的小佛像,排列整齐,组成千佛形象。石窟与造像中刻“千佛”并非确指一千个佛,而是言其多之意。其目的和作用:一是表现大乘佛教“三劫三世十方诸佛”有无数无量,人皆有佛性,只要奉佛修行,人人皆可成佛的思想;二是供僧俗大众观赏佛相,诵念佛名,这样可以生往极乐世界;三是千佛的形象使整个碑体的雕琢不留素面,起艺术装饰作用。

        碑中有题刻与纪年。碑阴下部正中制一竖长方形平面,上题楷书“皇帝万岁万万岁”(图九)。

图九  碑阴题榜“皇帝万岁万万岁”

        千佛堂碑的方形碑座上三面造像,一面镌刻铭文。正面分三层,上层并雕和尚禅坐像;中层并雕大肚弥勒坐像和六个姿态各异的罗汉形象;下层亦为和尚并坐像。右侧面,上层刻四个禅坐和尚,下层左边雕一寺院,一比丘傍倚房门站立,寺院右上角题刻“竹林寺”三字,寺院右边刻二比丘在山洞中修禅打坐的情景。背面亦分三层造像,上层并雕禅坐小佛像,皆肉髻,通肩袈裟,结跏趺坐;中层亦刻僧众禅坐像。最下层已严重剥蚀。左侧面阴刻题记楷书9行,满行8字(图十),全文为:“河南卫辉府胙城县/店集造观音记/千佛堂/五台山大圣清凉石/竹林寺僧勤募邻/境六方善男信女/张连同室人范氏/妆修石佛一千尊/明嘉靖十三年仲春吉日立石匠郝宽/郝文通刻。”其中“张连同室人范氏妆修石佛一千尊”十四字,字迹拙劣,与铭记工整的楷书迥异,应为后人补刻。

图十  碑座题记(拓片)

        此碑的构图巧妙严谨,繁密紧凑,层次分明。碑阳所刻尊像自上而下生动地表现了民间对天国、人间、地狱的艺术想像力:佛祖在西方极乐世界,唐僧师徒不远万里,长途跋涉就是为了求取如来真经;菩萨能体察民情,及时来到人间助人脱离苦难,是佛祖惩恶扬善,教化众生的代表;弥勒佛由天宫下生人间,给人们带来喜乐平安;人生在世终有一死,如有罪孽就会下地狱接受阎罗王的审判。此碑是中国民俗文化、菩萨信仰文化的艺术再现,也是佛教艺术世俗化的典型之作。我国佛教在五代以前,佛教造像基本上都能遵循佛教造像中相好、服饰、手印及量度的规则。此碑中的造像基本上脱离宗教仪规的束缚,“佛体颇欠庄严,而似俗骨人相,盖精神已去,物质及肉体之表现乃出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