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尊

“食”尊,青铜器,西周早期,通高28.3厘米、口径21.8厘米,1983年河南省济源市大岭村出土。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张俊儒  
              顾永杰
作者简介:

       张俊儒,男,吉林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学士,河南博物院藏品管理部馆员,主要从事夏商周青铜器的研究与鉴定。

       顾永杰,男,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史博士,河南博物院工程师,致力于中国古代和近现代技术史等领域的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83年,济源市下冶村村民卢同京在大岭村修路时发现该尊,后送交于济源县文管所。1997年因河南博物院新馆准备对外开放,需要扩充展品,“食”尊遂由原收藏单位调拨至河南博物院。

        “食”尊,侈口、弧颈、微鼓腹、圜底,高圈足外撇,下端有垂直折边。从外部看,器体可分为口颈、腹部和圈足三部分,颈与腹和腹与足的连接处有明显折棱;从器内看,呈上扩下收的弧形连贯结构,无折棱(图一)。

图一  “食”尊内部

        器体纹饰可分为口颈部、腹部和圈足部三部分,皆采用三层花工艺:下层为云雷地纹;中层以粗线条勾勒出主题框架纹饰;上层用阴线刻划出主题纹饰的细部。口颈部纹饰由等距离分布的四组蕉叶纹组成,蕉叶纹由上部二龙相对的三角形纹饰和下部的倒立兽面组成,兽面由眼、耳、角、鼻、口和牙等部分构成;腹部纹饰由四条突出的扉棱将纹饰分为两组、四部分(图二),每组为一个完整的兽面纹,兽面由眼、眉、耳、鼻、口、牙和身、足等部分组成;圈足纹饰也由与腹部扉棱一一对应的四条扉棱将纹饰分为两组、四部分(图三),每一部分为一完整的龙纹,与腹部每组兽面对应的两部分龙纹组成为一组对首龙纹带。圈足内壁上有阴刻铭文一字:食。(图四)

图二  腹部左右两侧的两组兽面

图三  圈足左右两侧的两组龙纹

图四  “食”尊铭文

       “食”尊采用三层花的工艺在器体上布施纹饰,层次分明、错落有致。第一,从其外观看,腹部的上、下各有一较窄的内凹带,将器物纹饰分为口颈部、腹部、圈足部三部分,并依据各部位的具体特征装饰不同的纹饰。内凹带不仅使纹饰因为有了分段,从而避免篇幅过大导致的中心不突出问题,而且内凹也使得三段纹饰突出器表,加大了器物的厚重之感。此外,同为内凹带,腹部与圈足交接处的内凹带却装饰了一周细窄的凸弦纹,避免了雷同。第二,器物在腹部和圈足部各增加了相对应的四条扉棱,在外观上增加了腹部和足部的体宽,从而使器物的整体重心下移,避免了因器物口颈部过大而导致的头重脚轻。第三,腹部兽面的眼、耳和眉突出,尤其是粗大的两眉,将器腹纹饰从整个器体纹饰中突现出来,进而起到能将人的视线吸引至器腹部位的作用。从这几个方面来看,食尊的造型和纹饰,不仅展示出了作器者高超的技艺,而且也显示了作器者缜密的布局构思。

        “食”尊扉棱上有明显的错范痕迹,扉棱垂线对应的器物口颈部蕉叶纹内也有明显的范缝痕迹(图五),这对研究商周时期青铜尊的范铸逻辑具有重要价值。从各处的范缝痕迹来看,该尊外范应是从各扉棱正中垂直分成四块,内范为上、下两块。至于器物的外范在横向上是否再次分范,因没有明显范缝痕迹,故不好判断。但在浇铸器物时,模范应是器口朝下,浇铸口在器底或圈足之上。

图五  食尊上的范缝痕迹

        “食”尊的出土对研究商周时期的历史具有重要的价值。“食”尊的出土地济源,西周时期有原、单、樊、向等封国的说法,但从已发现的商周时期原城遗址来看,笔者更倾向于济源在西周时期为原国封地的说法。“食”尊纹饰精美细腻,器物匀称协调,颇为大气,绝非一般贵族所有,极有可能是诸侯王或其重臣之物。因而,“食”尊的出土对于研究济源西周早期封国的历史及其冶铸技术和冶铸水平具有重要的意义。器内铭文“食”字,应是作器者之名或其部族,随着将来该地区商周时期考古资料的逐步增多,它极有可能会对研究济源地区商周时期的封国及其历史起到更为重要的作用。

        “食”尊通体乌黑发亮,似黑漆古状,这在商周青铜器中较为少见,尤其在北方地区更为罕见。它的出土对于研究青铜器黑漆古现象具有重要的价值。黑漆古青铜器多出土于河南南部、安徽、两湖一带等气候潮湿的南方地区,而“食”尊出土于比较干燥的北方地区,说明埋藏环境的干湿问题并不一定是器物形成黑漆古的关键因素,而极有可能是因为合金比例的关系或其他原因。至于是否如此,还有待进一步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