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卧姿红釉陶狗

    左卧姿红釉陶狗,陶器,汉代文物,高43.6厘米,长50厘米,河南省南阳出土。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刘 芳
作者简介:

  刘芳,女,毕业于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中国古代史专业,硕士,河南博物院办公室,助理馆员。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河南南阳汉墓出土的这件左卧姿红釉陶狗(图一),泥质红陶,由模制和捏塑而成,形体较大,空心。狗左顾,头上仰,两耳呈叶形,向上直立,鬃毛倒立,鼓目远视,长嘴前伸,张口露齿。粗颈,短尾,伏卧,前肢直伸,后肢屈于腹侧,尾尖上卷。通身施红釉。狗善守御,助人抵御凶灾,将陶狗置于墓中有镇墓、辟邪之意,以求御蛊攘邪、谢过求福、保护墓主人安享地下太平。同时,在汉代“事死如事生”的思想观念深入人心,人们相信死者会在阴间继续生存,因而随葬品均仿世间,衣食住行一应俱全,陶狗是其中较为常见的动物类随葬明器,它从侧面反映了墓主生前的生活状况和财富占有情况。

图一  左卧姿红釉陶狗局部

左卧姿红釉陶狗塑造的是一个看家护院的守犬形象。工匠抓住狗机警的瞬间特征,加以夸张,通过古拙的线条轮廓,丰富的面部表情,真实的动态表现,恰到好处的再现其神韵,突出体现了汉代陶塑艺术写实而不繁缛,夸张却极为传神的特点。从陶狗的头部塑造来看,头的扭转角度较大,近90度,表现了狗发现动静后的反应迅猛、敏捷;陶狗两耳竖立,耳下鬃毛倒立,给人以高度警惕,专注倾听动静之感;狗的双目滚圆鼓出,翘首远望,似乎目标尚在远处,已然警觉,随时准备吠叫报信;陶狗的颈部是整体造型中最为夸张的部位,其长度大大长于脖子与躯干的正常比例,粗壮高挺,筋肉紧张有力,真切的体现了狗猛然伸长脖颈,密切追踪动向的神情;其长嘴张开,似乎准备吠叫,又似乎因为头部的上仰和颈部的突然发力,导致下颚肌腱紧张所致。细看陶狗的四肢和尾部塑造并非舒展放松,而是趾部弯曲撑起,尾尖上翘,似乎有力贯于其中,可随时起身,扑向目标。古代匠人们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和高超的技艺准确捕捉狗的眼神、姿态和动作,将鲜活、生动的瞬间定格,使观者从静止的陶狗身上看到了狗的动态表现,而这动势中显现的神韵和气势则给人以真实的感受和感知生命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