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父乙”铜觯

 

        “守父乙”铜觯,青铜酒器,商代晚期文物,器物通高17.5厘米,重0.9千克,河南省安阳市出土。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宋华
作者简介:

 

        宋华,女,毕业于郑州大学历史专业,河南博物院文博馆员,河南文物网执行主编,致力于博物馆学及藏品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解放前河南省安阳市小屯村一带曾发生盗墓活动,铜觯、觥、玉象等文物被盗走。1966年,在盗墓者儿子家的煤堆中搜出“守父乙”铜觯等文物,随后安阳市博物馆派工作人员取回该觯收为馆藏,后转至河南博物院收藏。

“守父乙”铜觯分盖、身两部分。器盖面隆起,椭圆冠状,上有菌状钮。钮上有四个涡状纹图案。盖面为对称的兽面纹图案。

器身椭圆体,侈口,束颈,鼓腹略下垂,圜底,高圈足。主题花纹为兽面纹图案。该图案以一条细细的扉棱为兽的鼻梁,两角外卷,身尾上展,足爪下探。兽首以及身、足部图案呈对称分布。相同的兽面纹饰还出现在器身的侈口下方与腹部,有趣的是扉棱两侧还有两组弯曲的纹饰,中间的仿佛是这只兽的鼻翼,似在呼呼出气,下端上翘的纹饰,又好似兽唇上的胡须,栩栩如生,因为这两处纹饰使铜觯上的几组兽面也显得可爱生动起来。器身内束的颈部上有四条弦纹将之与器身纹饰分隔开来,中间装饰有四条对称的夔龙纹,龙直身,口张开,有足,尾上卷,中间以扉棱隔开。器身圈足上也装饰有四条夔龙纹。

图一  “守父乙”铜觯盖与身

铜觯盖内及器内底部有相同的铭文“守父乙”三字。商代“守”铭铜器见于著录者计有28件,出土地点今可考者十件,其中六件出自安阳。除此“守父乙”铜觯外,安阳侯家庄西北冈M1001出土四件带有“守”、“亚守”、“守戈”铭文的铜器;武官村北地M1出土一件守乙爵。1976年河北藁城县前西关出土守鼎、守爵、心守壶各一件。1927年军阀党玉琨在陕西宝鸡县戴家湾(今属宝鸡市金台区陈仓乡)私掘古墓时出土1件“守父辛”觯。综合以上文物可知该类铭文主要有“守”、“守辛”、“守乙”、“守父己”、“婦守”、“子守”、“亚守”、“亚木守”、“守戈”、“守雩”等。“守”族器主要集中于殷墟王陵墓区内,可见该族的地位较高的。另外铭文中有“婦守”,表明该族可能与商王室有姻亲关系[1]

图二  “守父乙”铜觯盖内铭文

图三  “守父乙”铜觯器内底部铭文

“守父乙”铜觯为范模浇铸制作而成。根据河南省安阳市殷墟苗圃北地发掘的大量铸铜遗物中的陶范和陶模可大致看出觯身的用范块数,即用两块外范、一块腹内范和一块圈足内范,共四块范。浇口设在圈足边沿上,浇铸时口向下[2]

图四  铜觯的分范演示图[3]

“守父乙”铜觯器物造型秀美,比例和谐,纹饰对比鲜明。兽面纹和夔龙纹的装饰特点为研究商代晚期的青铜艺术与人文思想方面提供了参考素材。此外该器物的铭文为器物主人的身份确认提供了参考依据,为研究“守”族的家族地位认定提供了重要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