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乳钉纹铜方鼎

        饕餮乳钉纹铜方鼎,青铜礼器,商代早期文物,通高83厘米、口径51.5×51.2厘米,重52.9千克,1996年河南省郑州市南顺城街青铜器窖藏坑出土。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黎海超
作者简介:

        黎海超,男,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考古学博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商周考古。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96年2月,郑州市中实房地产开发公司在郑州市南顺城街南段西侧的民族食街施工过程中发现了一个铜窖藏坑,经过考古工作人员抢救性发掘出土了一组12件青铜器,内有方鼎4件,4件方鼎形制相同、纹饰相近,大小依次递减。该饕餮乳钉纹铜方鼎就是其中之一。

饕餮乳钉纹铜方鼎口部近正方形,方唇,平折沿为内斜,沿面较窄,两环耳装于沿面上,双耳外壁做凹槽状,鼎腹呈方斗形,下腹部略向内收,腹底近平,四角有四个上粗下细的圆柱形空足,鼎足中空,断面为正圆形,与器底内壁相连,近足底部稍细,后又变粗。腹内壁十分平整,鼎底中间有“十”字形加强筋,与四边的加强筋构成“田”字形,使得鼎底与腹壁的联接更为牢固。鼎底的外面四边框中段各增铸一段长15厘米,宽1.5厘米的加强筋,从鼎底延伸到内壁腹底四边框。在鼎耳下面也有用垫片做成的加强筋,使口沿与器耳和腹壁之间的结合更为牢固。在口沿的四角、内壁、底部及足腹结合部均留有比较明显的范缝痕迹。鼎腹表面饰有成组的饕餮纹,组成八个饕餮面。每个腹面还有三组带状乳钉纹,两侧近四角的乳钉纹,竖向排列,横列三排圆形乳钉纹,近底部为四行横列乳钉纹。鼎足上部表面装饰饕餮纹。

图一  饕餮乳钉纹铜方鼎纹饰拓片

图二  饕餮乳钉纹铜方鼎底的“十”字形加强筋

图三  饕餮乳钉纹铜方鼎鼎足

饕餮乳钉纹铜方鼎的底部和腹壁表面附有一层烟炱[1],说明这件器物应具有实用作用,可能作为炊煮器使用。该器造型厚重,体量巨大,颇具王者之气。商代早期大体量的青铜器发现很少,这可能与商代早期王陵级别的墓葬尚未发现有关。饕餮乳钉纹铜方鼎出土于郑州商城旁的一个铜器窖藏坑中,与之伴出的器物也多为珍贵的青铜器,这增深了对于商代早期青铜器的认识,为认识王室重器提供了一些线索,对探索青铜器铸造工艺,乃至商王朝的礼制研究都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