柞伯簋

        柞伯簋,青铜盛食器,西周早期,通高16.5厘米,连耳通宽24厘米,口径17厘米,支座高6.3厘米,支底直径13.4厘米;重2.15千克;容量1.7升。1993年河南省平顶山市滍阳岭应国墓地242号墓出土。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张天宇
作者简介:

 

         张天宇,男,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硕士研究生。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柞伯簋为圆形敞口,斜方唇,短颈内束,浅腹,腹外鼓且略下垂,腹部一对龙首形耳,耳上端位于颈部,下端位于下腹部,耳下垂珥,矮圈足略外撇,内附接一喇叭形支座。颈部饰两组共八个以细雷纹为地纹的夔龙纹,每组的四个夔龙纹各以一浮雕兽首为中心,分列两侧,位于同一侧的夔龙纹前后相从,皆面相兽首。腹部饰两组以细雷纹为地纹的凸目兽面纹,且在每组纹样的左右两侧配以两个相对称的夔龙纹。耳上端饰龙首,下部两侧饰阴线“C”形卷云纹,整耳作龙口吐长舌向下内弯曲状。圈足上饰凸目斜角云纹,喇叭形支座为素面(图一、图二)。

图一  柞伯簋线描图

图二  柞伯簋纹饰(局部)拓片

簋体与支座锈色迥然不同,乃是因为簋体与支座的铜材质地有较大差异。发掘者推测该铜簋是预先铸成喇叭形支座,也可能是将铜觚(一种酒器)截去圈足加工而成,然后使用某种工艺使之与簋体铸接成一体。二者的衔接处以四个明显的四瓣花蒂形凸钉作为加强筋[1]

柞伯簋内底部铸有8行共74字铭文,铭文表明作器者是柞伯,故名柞伯簋。簋内底部铭文(图三)为:

隹(惟)八月辰(晨)才(在)庚申,王大射

才(在)周。王令(命)南宫 (率)王多

士,师 (率)小臣。王徲(遟)

赤金十反(钣)。王曰:“小子、小臣,

敬又(有) (贤),隻(获)则取。”柞白(伯)十

爯(称)弓無(无)灋(废)矢,王则畀柞

白(伯)赤金十反(钣),诞易(赐) 见。

柞白(伯)用乍(作)周公宝尊彝。

图三 “柞伯”簋内底部的铭文及拓片

铭文大意是说,在八月庚申日这天早晨,周王在都城镐京举行大射礼。参加比赛的人员分成两个小组:周王命南宫率领王子弟中得爵之士,师父率领王臣。周王拿出十块红铜板材作为奖品。周王说道:“小子、小臣,你们要谨慎谦恭地进行比赛,射中靶子较多的人可以得到这十块红铜板。”结果,柞伯十发十中,成绩优秀,周王便把奖品给了他,并且又顺便赐给他其它两件乐器。柞伯为纪念这一殊荣,特用周王赏赐的这些红铜为原料,铸造了用来祭祀周公的铜簋[2]

柞伯簋造型别致,敞口、卷沿、束颈、垂腹、斜直矮圈足并配以喇叭形支座的造型,在目前已发现的商周铜簋中绝无仅有。簋体制作精细,装饰纹样布局合理,对称庄重,主体为纤细的凸线,又用细如发丝的雷纹衬地,线条自然流畅,轻盈飘逸。铭文字体秀丽而又不显孱弱,布局紧凑却又不显拘谨,堪称早期书法珍品。

柞伯簋的铭文是一篇十分优秀的记叙文,短短七十四字,阐明了“大射礼”举行的时间、地点,参加的人物、事件经过和结尾等各个方面,言简意赅,层次分明,有条不紊。更重要的是,它为研究我国古代的射礼制度提供了十分珍贵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