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翼铜铃

 

        带翼铜铃,铜器,夏代,高9厘米。1962年河南洛阳偃师二里头夏文化遗址出土,现藏于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蔡    杰
作者简介:

 

     蔡杰,男,现供职于河南博物院,文博馆员,主要从事先秦考古和历史文化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62年春季,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对河南偃师二里头展开了第五次科学发掘,在对位于第V发掘区T33D发掘时,发现了墓葬M22,其属于二里头文化二期遗存[1]。该墓共陶器、铜器、绿松石等器物14件,这件带翼铜铃(图一)则是墓葬中唯一的一件铜器。

图一 带翼铜铃的另一侧

带翼铜铃出土于墓葬中尸骨的腰部,器身布满铜锈,器表多呈红褐色,并伴有青绿色锈斑。(图二)该铜铃高9厘米,顶部近平、敞口朝下。从正面看呈梯形,顶部较平,两侧下部外扩,口部较大,顶部底部均近似椭圆,顶部有两个半圆形孔,中间有居中的突出桥形钮,用以系铃锤[2]。带翼铜铃肩部圆钝,铃壁内凹,一侧带有翼(即扉棱),其扉棱较小,向外突出。(图三、图四)

图二 近似椭圆的底部

 

图三 带翼铜铃顶部的桥形钮和半圆形孔 图四 带翼铜铃一侧的翼

整件带翼铜铃通体多为素面,但其中一侧带有凸弦纹,器表留有明显布纹,出土时并有硃砂痕迹。经过研究发现,铜铃外面的纺织品痕迹为平纹,每平方厘米经纬线为10×10根,据此认为是麻布[3]。(图五、图六)

 

图五 一侧的凸弦纹       图六 明显的纺织品痕迹

带翼铜铃形制简单质朴,整件铜器是采用复合范铸造而成,带有早期青铜器的特点,代表了当时的铜器铸造水平。李京华先生认为二里头铜铃的铸造采用2块外范及1块范芯组成铸造,芯撑的设置可以制出顶部的两个孔,还可以控制铃顶部的厚度[4]

关于铜铃一侧的翼(扉棱)的具体作用,有以下几种说法。华觉明和贾云福先生认为,铜铃一侧的扉棱有可能是由侧面浇铸形成的浇口演变而来[5]。李京华先生则认为铜铃的扉棱是浇铸时的浇道段没法去除而留在铃体上,铸造后仅将浇口杯去除掉,这是内浇口制作的缺陷造成的[6]。李纯一先生则从声学方面来分析铜铃的扉棱,认为它虽然具有负载铃体振动的作用,但对于体高只有7~8厘米的二里头铜铃来说,似乎没有多大的必要[7]

图七 二里头文化二期V M22平面图,11为带翼铜铃

图八 带翼铜铃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