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义墓志

 

        徐义墓志(徐美人墓志),石刻,西晋元康九年(299年),高90厘米,宽51厘米,1953年河南省洛阳老城北五股路小学院内徐义墓出土[1],现藏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谭淑琴
作者简介:

 

        谭淑琴,女,河南博物院副研究员,主要致力于古代石刻如汉画像石、碑刻墓志和古代佛教造像艺术三方面的研究。曾主编国家级重点工程《中原文化大典•文物典•碑刻墓志卷》。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志石由青灰色石灰岩雕造。圭首方趺,正背两面刻字。(图一)隶书,正面23行,行33字,背面16行,行23字。志文首行题“晋贾皇后乳母美人徐氏之铭”。志文详细记述了墓主人徐义的生平事迹,诸如姓名、籍贯、家境、婚姻、入宫、进封女官及病卒丧葬情况。涉及西晋宫廷斗争及贵族、皇室的私人生活

图一 徐义墓志(阴面)

志文首先记载了徐义的的籍贯与婚姻情况,她出身贫寒,孤苦伶仃,不知娘家姓氏,徐姓乃从夫家,“美人”是她的封号,也是撰者对她的尊称。据志载:“美人讳义,城阳东武城人也。昔以乡里荒乱,父母兄弟终亡,遂流离迸窜司川河内之土。娉处(士)大原人徐氏为妇。”徐义婚后持家育子有方,贤淑模范,堪比文母、伯姬,志赞曰:“美人姿德,迈纵文母(周文王之妃);立身清洁,逮矣伯姬(伯姬,春秋时期鲁宣公之女,嫁于宋恭公),温雅闭闲,容容如也。居家里治,模范过于仁夫。不下堂而睹四方。怃育群子,勋导孔明,教化猛于严父,恩覆诞于春阳。”为人处事更是“机神聪鉴,闻于远近,接恤施惠,称于四邻。”关于徐义入宫及担任乳母之事,文中说:“晋故侍中行大子大保大宰鲁武公贾公,平阳人也。公家门姓族,鲜于子孙。夫人宜城君郭,每产辄不全育。” 徐义“有精诚笃爽之志,规立福祚,不顾尊贵之门。以甘露三年岁在戊寅,永保乳晋皇后(贾南风)及故骠骑将军南阳韩公夫人(贾午)。”徐义乳侍贾充的二女,“情若慈母,恩爱深重”,“不出闺阁,戏处庭堂。声不外闻,颜不外彰。”文中也记载了贾充之长女贾南风从东宫太子妃至皇后的历程:“皇后天姿挺茂,英德休康。年十三,世祖武皇帝(司马炎)以贾公翼赞万机,辅弼皇家。泰始六年岁在庚寅正月,遣宗正卿泗浍子陈惶娉为东宫皇太子妃。妃以妙年,讬在妾庶之尊。”徐义亦随贾南风入侍东宫,“官给衣裳,服冕御者。见会处上待礼,若宾有所。论道非美人不说,寝食非美(人)匪卧匪食,游观非美人匪涉不行,技乐嘉音非美人匪睹不看。润洽之至,若父如亲。”可见徐义在皇室中地位非同一般。正因如此,徐义逐级授封,先封为“中才人”,后转为“良人”,最后因在宫廷政变中立了大功于元康元年拜为“美人”并获御赐[2],志载:“大康三年五月廿四日,武皇帝发诏,拜为中才人”,“大熙元年四月廿二日,武皇帝薨。皇帝陛下践祚(太子司马衷登基)。美人侍西官(宫),转为良人。永平元年三月九日,故逆臣大(太)傅杨骏(杨太后之父)委以内授举兵,图危社稷。杨大(太)后(杨芷)呼贾皇后在侧,视望携候,阴为不轨。于时宫人实怀汤火,惧不免豺狼之口,倾覆之祸,在于斯须。美人设作虚辞。皇后得弃离。元恶骏伏罪诛。圣上嘉感功勋。元康元年拜为美人。赏绢千匹,赐御者廿人。”可谓“奉秩豊重,赠赐隆溢。”徐义每进封一级,皆惠及子孙,志中记载:“元康五年二月, 皇帝陛下中诏,以美人息烈(其子名烈)为太子千人督。”

徐义晚年,因病不能侍奉,回家调养,仍享皇恩。志载:“美人以元康七年岁在丁巳七月寝疾,出还家宅,自疗治。”皇帝陛下、皇后,“使黄门旦夕问讯,遣殿中太医、奉车都尉关中侯程据、刘琁等,就家瞻视。供给御药、饮食众属,皇后所啖珍奇异物,美人悉蒙之。”由于年迈“疾病弥年,增笃不损。”以元康八年丧殒。卒年78岁。徐义卒后殡葬及朝廷赏赐礼遇甚隆,志载:“皇后追念号啕,不自堪胜。赐秘器衣服,使宫人女监宋端临亲终殡。赐钱五百万,绢布五百匹,供备丧事。皇帝陛下遣使者郎中赵旋奉三性(牲)祠。皇后遣兼私府丞谒者黄门中郎将成公苞奉少牢祠于家(冢)堂墓次。” 徐义于元康九年安葬,“祖载安措,永即窈窴”。

志文后四言韵文对徐义唱吟称诵,也是对徐义宫廷生涯的总结,铭曰:“穆穆美人,迈德娥英。齐纵姜姒,登于紫庭。涉历阙闼,二宫是经。侍侧皇家,扶奖顺声。启悟谶微,国政修明。宪制严威,美人惟听。遐迩慕赖,宣歌驰名。当享无穷,永寿青青。昊天不吊,奄弃厥龄。神爽飞散,长幽窴窴。悠悠痛哉,千秋岂生。号啕割剥,崩碎五情。谨赞斯颂,终始素铭。”[3]

志文全篇语言简洁,文采奕奕,栩栩如生地展现了西晋一位家境贫困,吃苦耐劳,为生活所迫,为权贵所逼,入宫服侍,左右逢源,灵活机智,由奴隶上升为宫廷女官并享受妃嫔待遇的乡下奶妈的奋斗历程。志中所记鲁武公贾公为西晋重臣贾充,据《晋书• 贾充传》记载西晋重臣贾充,官至司空、侍中、尚书令,其后妻为城阳太守郭配女郭槐(见相关链接),生女二人,长女贾南风,丑而短黑;少女贾午,光丽艳逸。贾南风入宫为晋惠帝皇后,史书上记她:“性酷虐,尝手杀数人。或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地。”[4]后不得善终,45岁死于政变,受世人诟病。贾午则与其父的掾吏韩寿联姻,成就一段佳话(见相关链接)。徐义虽生育“群子”,却被逼舍家入宫为贾充二女充当乳母,反映了当时贵族生活腐化堕落,穷奢极欲的生活。徐义的特殊身份和特定的生活环境逼迫她养成察颜观色,灵活机智,随机应变的性格特征,也使她无意之中不自觉地卷入宫廷政治旋涡,从而影响了历史。从个人来说,徐义因功进封为“美人”,其子烈亦享其福荫。晚年及死后礼遇正如志中所说“抽擢荣覆,积累过分,实受大晋魏魏(巍巍)之恩”,从受人役使的奴隶到获取宫廷女职,最终尽享天年,以78岁高寿谢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西晋下层阶层在宫闱中的人情世故与特殊鲜见的人生历程。此志中有关徐义三次晋级封号及死后安葬可佐以研究东晋后宫等级制度和丧葬礼仪,志中所记历史人物与事件涉及西晋“八王之乱”的史实,可与《晋书》互为参校,证史补史。

志文隶书,佳丽遒美,规范整饰,且保存完整,是当时流行的书法风格。(图二)西晋的书法是在汉魏书法繁荣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风格变化多姿,篆、隶、正、行、草诸体皆备。值得注意的是出土于汉魏洛阳和洛阳以东约15公里的偃师的碑志,铭文的间架结构及用笔方法切近,风格相同,它们都是隶书,严谨庄重,气象雍容,已汉隶醇茂之意,方折顿挫更为加强。如横画起笔的“蚕头”变成了方整的“折刀头”,撇笔收笔也出方棱角。左右对称的两竖不再垂直而是分张外拓;右钩不再是又长又重的弯钩而是短小平挑接近楷法。总之圭角呈露,装饰意味浓厚,是写刻结合的效果。如果把不同碑志中的同一个字一一对比,其特点便一目了然。这些作品并非一人手书,使用的地点也不相同,时间则延续了四十年左右,反映了当时洛阳、偃师一带流行地方性书体。西晋《三临辟雍碑》立碑较早,书写严谨,是这种书体的代表作。(图三)这种具有典型的地方性特征的书法风格,被专家称作“西晋洛阳体”。[5]

图二  西晋徐义墓志局部

图三 西晋《三临辟雍碑》局部

徐义墓志墓石制作精良,从撰书、书丹到刻工都由官方造作,在中国女性地位低下的封建社会,立碑者为一个乳母歌功颂德,实属难得。此志是封建社会体现女性价值和地位的实物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