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敞碑拓片

 

        袁敞碑拓片,民国,拓片,纸质,长约80厘米、宽约70厘米,河南博物院藏。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顾永杰
作者简介:

 

        顾永杰,男,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史博士,河南博物院工程师,致力于中国古代和近现代技术史等领域的研究。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该拓片是民国时期从袁敞碑残石拓制而成,由郭建邦先生捐赠给河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前身)。郭建邦先生的爷爷郭玉堂是洛阳人,他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知名的文物收藏家,此拓片就是郭玉堂当年的收藏品。

袁敞碑(图一),全称“汉司徒袁敞碑”,东汉元初四年(117年)刻立,1923年春出于洛阳,原碑现存于辽宁省博物馆。该碑出土时已残断,残高约75厘米、宽约68厘米,后来该碑又斜断为三块,且右下角已佚。该碑碑文为篆书,碑文残存10行、每行4至8字不等,共70余字。碑身有穿,穿位于残石上部碑文的第五、第六行的第五、第六字之间。

图一 袁敞碑残石

袁敞碑出土时由于已经残断,并不知其为何人之碑,后马衡先生考定其为袁敞碑:“以其有‘延平□初’年号,知其确为东汉文字而已。1924年夏,取此碑反复绎,见第九行‘□初二年十二月庚戌’等字,在‘延平元年’之后,知所谓‘□初’者,非‘永初’必‘元初’矣。因检《后汉书安帝纪》,元初二年是月是日,有‘光禄勳袁敞为司空’之文。更取《敞传》读之,历官事实,大半相合,始知确为敞碑。”[1]

马衡先生根据碑上残存的文字和笔画,对碑文做了测定(正字为碑上残存文字,[ ]内字为依笔画测定的文字):

“[君讳敞,字叔]平,司徒公[之第三子](下缺)

□□□□月庚子,以河南尹子,除[太子舍人] (下缺)

□□□□,五月丙戌,除郎中,九年(下缺)

□□□[黄门]侍郎,十年八月丁丑,(下缺)

□□□□十月甲申,拜侍中(下缺)

□□□□步兵校尉,延平元[年] (下缺)

□□[将作大]匠。其十月丁丑,拜东[郡太守](下缺)

□□□□□丙戌徵拜太仆,五年(下缺)

□□□□[元]初二二年,十二月庚戌,[拜司空](下缺)

[年四月戊申]薨,其辛酉葬。”[2]

此碑的碑文书法浑厚古茂,结构宽博,笔致遒劲,飘逸圆融中尽显端庄方正,以方折笔法作篆而不碍其流畅,是汉代小篆书法中不可多得的珍品。此碑与比其晚7年发现的袁安碑是目前所发现的最早的带有碑穿的墓碑[3],并且其碑穿居于碑身正中的形制也极为少见。袁敞碑对于研究汉代篆书,以及汉代的墓碑形制和葬礼习俗都有重要的价值。

袁敞碑在民国时期一出土就很快落入收藏家之手,在社会上流传的时间较短,所以传世的早期拓本非常之少[4],并且袁敞碑残石的状况已经比其刚出土时差了很多,所以河南博物院收藏的这件早期的袁敞碑拓片非常难得,其对于研究袁敞碑有重要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