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辛卣

 

        祖辛卣,青铜器,商代晚期,通高25.5厘米,重3千克。1965年出土于河南辉县褚邱,现藏于河南博物院。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张俊儒
作者简介:

 

        张俊儒,男,吉林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学士,河南博物院藏品管理部馆员,主要从事夏商周青铜器的研究与鉴定。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65年9月,河南辉县褚邱乡农民在犁地时发现祖辛卣,经当时新乡市博物馆同志动员后交公,当年底入藏新乡市博物馆。1997年经河南省政府文件批准,由原藏单位调入河南博物院。

祖辛卣分盖、身两部分,整体平面呈椭圆形。器盖椭圆弧状顶,正中立六瓣花蕾状钮,周边垂折成母口;器身直子口,束颈,颈两侧有对称的半环,环内套弧状提梁,鼓腹下垂,圜底,圈足,下有宽折边。

器体纹饰可分为盖钮、盖顶、盖折边、颈部、上腹、中下腹、圈足和提梁等八部分。通体由盖至足纵向装饰四条扉棱,两扉棱间纹饰均可独立为一个纹饰带。六瓣花蕾盖钮在每瓣上装饰一个小蝉纹;盖顶和中下腹饰相同的有云雷纹地纹的大立鸟纹,盖顶以四扉棱为界装饰四个大立鸟,以左右扉棱为中心两两相对成两组,器中下腹以四扉棱为界装饰八个大立鸟,并以四扉棱为中心两两相对成四组;盖折边与圈足均以四扉棱为界装饰相同的有云雷纹地纹的四个长尾鸟纹,并均以前后扉棱为中心两两相对成两组;颈部以四扉棱为界装饰有云雷纹地纹的四个大夔龙纹,并以左右扉棱为中心两两相对;上腹部以四扉棱为界均匀装饰瓦楞纹;提梁外侧以盖钮上对应的部位为中心装饰头向中心的四条有云雷纹地纹的夔龙纹,内侧均匀装饰环带纹,两端为两个立体的兽首;器盖折边上左右两侧夸大的扉棱正面各装饰一个大蝉纹;器外底装饰有网格纹(图一)。盖内和器内底有阴刻对铭“祖辛”二字。

图一 器底网格纹         图二 器盖内铭文

祖辛卣造型独特,纹饰精美,不仅显示出器物本身的华丽、使用者的尊贵,更能体现出制器工匠精巧的设计水平。有提梁或提链的青铜器在器物纹饰的装饰上多采用前后两面为中心的设计方式,而祖辛卣的设计中心却是前后左右四个中心,其主要是因为祖辛卣提梁与主流青铜器提梁安放位置相反的原因,即祖辛卣的提梁为纵置式的。为了协调这种改变引起的视觉上的不舒服,制器者精心设计了器物可以纵向放置和横向放置的两种放置方式的纹饰布局。即提梁纵置、器物横向放置时,盖折边、腹部与圈足的纹饰以提梁的兽首所在的扉棱为中心线构图(图三);而提梁横置、器物纵向放置时,盖顶、颈部和器腹的纹饰以扩大的扉棱所在的扉棱为中心线构图(图四)。无论以那条扉棱为中心线,所构置的纹饰最终在视觉上都表现得十分协调,都有中心可依。这些足以体现出制器者具有极高的审美情趣和设计水平。

图三 提梁纵置、器物横向放置   图四 提梁横置、器物纵向放置

祖辛卣提梁与器颈半环的套合、大角的兽首、发达的扉棱、精美的三层花纹饰,都表明商晚期的青铜铸造技术已达到很高的水平。扉棱上明显的范铸痕迹说明该器的器盖和器身系用四分范的的方法铸造而成,而发达兽首的提梁在青铜器上的使用,兽首上明显的分范痕迹又表明提梁系器身铸成后再加范二次浇铸而成,这较此前一次浇铸成型的浑铸法是以一个长足的技术进步,

因此,祖辛卣是商周青铜器中的艺术瑰宝,是青铜铸造技术进步的重要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