蟠虺(huǐ)纹曲耳铜鼎

       蟠虺(huǐ)纹曲耳铜鼎,也称周夔(kuí)纹鼎、周牢鼎、牢鼎、虺螭(chī)夔纹鼎,春秋,铜器,高61.9厘米、口径65.9厘米、腹围206厘米、耳间86.5厘米、耳高16.5厘米、耳宽12.8厘米、足高20厘米、腹深38.5厘米。圆形,敞口,微束颈,深腹,圜底,附耳,蹄足。此类鼎的形体以束颈和曲耳为典型特征,关葆谦先生以其上有牛首钮且形体硕大,从而定其名为牢鼎。1923年河南新郑李家楼郑公大墓出土。(此文物正在河南博物院主展馆一楼东周展厅展出)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顾永杰
              张俊儒
作者简介:

        顾永杰,男,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史博士,河南博物院工程师,致力于中国古代和近现代技术史等领域的研究。

        张俊儒,男,吉林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学士,河南博物院藏品管理部馆员,主要从事夏商周青铜器的研究与鉴定。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1923年秋,河南新郑县南门外李家楼的李锐在其菜园打井时发现了一个大墓,出土了一批青铜器,此器即是其中之一。文物出土后被当地驻军靳云鄂师长收缴并将其运至当时的河南省城开封交由河南古物保存所保管,1930年将其移交至河南博物馆收藏。1937年抗战爆发,为了安全,蟠虺纹曲耳铜鼎等河南博物馆馆藏文物,先被运往武汉法租界,后又运到重庆原国立中央大学保存,1950年这批文物由渝返豫,仍归河南博物馆收藏。

       李家楼大墓出土的文物,数量多、规格高,造型精美之器众多,蟠虺纹曲耳铜鼎就是这批文物中的精品之一。首先,装饰华美。颈上部饰细密蟠虺纹带一周,中间饰窃曲纹带一周,下部饰三角纹带一周。上腹饰绹索弦纹两周,其间等距离饰三组纹带,两侧是细密的蟠虺纹带,中间为较粗矿的夔龙纹带。下腹饰窄夔龙纹带一周,其下等距离饰叶状花纹带一周。与两耳相对的腹部正中前后各附一牛首。三蹄足上端皆装饰兽首花纹。该器近乎满饰花纹,但却繁而不乱,错落有致,既有细密的蟠虺纹,也有粗矿的夔龙纹;既有腹、颈的平雕,又有蹄足的凸雕。

图一  器身纹饰和牛首

       其次,铸造工艺精湛,采用了分铸法和焊接法,展现了春秋时期高超的青铜铸造工艺。分铸法,是指青铜器物的主体与其附件分开铸造或一件青铜器物整体经先后两次以上铸造而成的一种铸造工艺;焊接法,就是将分别铸好的青铜器各个部件用锡铅合金等焊接在一起。蟠虺纹曲耳铜鼎的铸造,即是将鼎体和耳、足、牛首饰件等分别铸造,之后再将这些构件焊接成器。

图二  腹足结合部

       总之,该器造型承袭两周之际的旧制,形体硕大魁伟,纹饰精致细密,层次分明,展示了春秋时期精湛的铸造工艺。因而,它对于研究我国的青铜文化、春秋时期的冶铸业及郑国的历史文化等均有重要价值。

       对于这件蟠虺纹曲耳铜鼎来说,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价值,那就是这件器物并不是单独出现的,而是一套列鼎中的一件,这套列鼎的出现对于研究墓主人的身份和地位,以及当时的礼仪制度尤为重要。

       郑公大墓出土的鼎有三种类型,分别是束颈曲耳鼎(蟠虺纹曲耳铜鼎即是其中之一)、沿儿鼎和盖鼎,其中束颈曲耳鼎的数量最多。关于束颈曲耳鼎的数量,由于郑公大墓先是由私人挖掘,后来又经过战乱的颠沛流离,不能排除有失散的可能,所以在当时关于郑公大墓出土器物的四部专著中对其数量的记载也不尽相同:《新郑古器图志》录束颈曲耳鼎7件(内有l件破碎),《新郑古器图录》录束颈曲耳鼎6件,《郑冢古器图考》录束颈曲耳鼎9件,《新郑彝器》录束颈曲耳鼎6件。

       同一墓中随葬多种鼎的习俗在商代就已出现,但作为列鼎形式出现则应该是在西周。此时墓中不论有多少种鼎,最少有一类列鼎可以显示其所有者的身份和地位,其个数必为一三五七九。除此之外,其他各类鼎的数量则无常数。夏志峰先生认为:根据前人著录和现有的器物分析,虽然郑公大墓中的三种鼎表面上看去都似成列,但惟有束颈曲耳鼎能显示墓主人身份;此种形制鼎的数量,在《郑冢古器图考》著有9件,应与事实相符①。

       若果真如此,那么郑公大墓的这9件束颈曲耳鼎,从西周实行的分封制与宗法制而言,显然能够显示墓主显赫的身份地位,同时它又是研究春秋时期诸侯用鼎制度和礼仪制度的重要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