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漏壶

        铜漏壶,铜器,汉代,通高10.5厘米,流至鋬(pàn)长20.5厘米,壶身直径9.8厘米。2011年河南博物院征集。

        该漏壶有盖,盖顶正中有半环形小钮,盖边下竖折,左侧折边延伸出长条状连轴与器口边壁延伸出的两竖条状钮连在一起。器身圆口,平顶,直壁,三兽状足。器壁正前方有半弧状竖筒与其连铸,上有半圆形盖与器顶正前方的竖条状钮连在一起;器顶正后方在与器壁结合处有近方体竖管,中空至器内,左右两侧壁各有一圆孔;器壁正左侧下方与器底结合处有锥状流,中空至器内底;器壁正右侧上部与顶交汇处有鋬,近端上侧高出器顶,下端连接器壁且有内凹槽连通器内。远端连接一圆环。整体似筒状,素面无纹饰。

编者按
        在人类文明的时空里,华夏文明散发着独特的光芒,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延续至今。中原作为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她丰富的历史遗存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人类文明的时空地图之中,勾勒出华夏文明发展的脉络,见证着人类文明的多彩,并汇聚成一种独特的文明形态.....>>详细
本文作者
姓名:    张俊儒
作者简介:

        张俊儒,男,吉林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学士,河南博物院藏品管理部馆员,主要从事夏商周青铜器的研究与鉴定。

  深度品鉴 文化解读 比较研究 趣味猜想 相关链接  

就青铜器而言,到汉代时,已经失去了三代铜器气势恢弘的造型和华丽精美的纹饰,变得朴素无华。该器处在汉代这个大的历史背景之下和其他该时期的铜器一样,具有同样的历史命运。但是我们若能静下心来仔细观赏它,却会发现它不只带有汉代铜器的基本特点,更具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精美之处。

第一,器盖放弃此前铜器盖、身多用的链连式而采用轴连式。漏壶的主盖和正前方副筒的副盖皆采用轴连方式将盖和器物主体连接在一起,这种方式大大增加了盖与器身的链接牢固性能。通过主盖中间的半环形小钮或者盖边上下用力可以提起或扣合器盖,但盖始终与主器在同一方向上运动。而此前器盖与器身需要链接的多采用链连方式,由于链子的多方位活动性,致使盖与器身分离时会产生多方位的不定性晃动,从而有可能会导致器物碰撞损坏。这一简单的改变不仅仅是对盖与器身链接方式的一次简单的变化,而是通过固定开、合器盖的作用力方向来增大盖与器身牢固性能、防止碰撞损坏的一次科学的革新。(图一、图二)

图一  盖部1

图二 2

第二,鋬多功能化。鋬作为器物的一部分,主要的功能就是为了方便提拿器物。该器的鋬也如其他器物的一样置于器物的右侧。但是该器鋬却有多样功用。首先,鋬远端为一扁环。该环的设置使得漏壶在不用保存时有了可挂置或悬系功用;(图三)其次,鋬近端有一凹槽,凹槽的设置,使在拿握该器时手部更容易着力,大拇指扣入凹槽更便于握稳器物,不宜让器内液体洒漏;再次,凹槽与主器内部相通,可做受水的通道,这一现象使得该器的功用增大,既可以做单体泄水型漏壶,又可作多级受水型漏壶。(图四)

图三  鋬部1

图四  鋬部2

第三,增设放置附件的副筒。在该漏壶的正前方连铸有一多半圆状副筒,该筒上有与主体器盖一样的轴连式半圆形器盖,下底与主器器底在同一平面。筒体内为独立空间不和主体内部相通。副筒内部高度与主体器身内部一致,故推测此副筒应是放置带有刻度的箭和箭舟等附件。因箭和箭舟用木质等较轻材料制作,容易腐没,现在副筒内已无实物。该副筒的设置既增添了整体的美观度又延伸了器物的功用,使箭和箭舟不用再另设装置保存,缩减了漏壶使用后保存环节,避免了因漏壶和箭与箭舟分开保存容易丢失的问题。(图五、图六)

            
图五  副筒1             图六  副筒2

第四,形象生动的三足。三兽足形态一致,皆做半蹲卧状。头下倾状,头顶竖耳朝前,双目圆睁,两颊内凹,两鼻孔清晰可见。双臂弯曲置于头下,似有支头之意。腿弯曲做半蹲状,双足各分三爪。整体看,该兽憨态可掬,头微下倾置于双臂上,半蹲着像在思考或等待,十分可爱。(图七)

 
图七  足部

总之,该漏壶造型别致,设计巧妙,虽无精美纹饰,却不失秀美之气。盖、身轴连式结合方式和鋬部的凹槽设计都隐含有科学的力学原理;凹槽内与主体连通的构造,从表面上看可以将受水孔隐藏,达到该壶可做单体泄水型漏壶的目的,同时又能隐藏起可做多级漏壶一级的功用。当然这一功用的存在,不仅能证明该时期已经出现有二级甚至多级的受水型漏壶,而且更能说明该壶是单体向多级发展中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足部形象生动的构思,体现了制作者高超的艺术水平,虽无三代青铜器上的夸张造型,却有灵魂附体般的思想内涵;另外,插箭的方孔开在器顶的正后方也是该壶的特色之一,一般而言,箭孔多开在器盖的正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