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那激荡我们灵魂的乐音
王 雪      时间:2008-09-04    字体:      

“我们该怎样去了解和欣赏这些音乐呢?”这是我们在工作中经常被观众所问到的一个问题。
中国的古典音乐,经历了八千年的历史,在这几千年的沧桑岁月中,先人们给我们留下一座丰富的音乐宝库,他们用自己的审美情趣谱写了巨幅的音乐历史篇章。通过梳理探究中国音乐的根源及脉络,整理这些音乐文化遗存,让我们有幸与上古人进行了心灵的对话。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这古典音乐的殿堂,共同分享这古典音乐的饕餮盛宴。

1.如何欣赏古典音乐

音乐从大的类别可分为严肃音乐和流行音乐。严肃音乐也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古典音乐,西方古典音乐包括巴赫,贝多芬,勋伯格,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以及现代学院派作曲家的作品。中国的古典音乐,在音乐形式和结构上和西方音乐存在较大差异,它更讲究人文情怀,追求的是“意会”,其“声微而志远”,虽各历史阶段审美标准有不同,其淳厚博雅,飘逸洒脱之风一直贯穿着几千年的音乐史。因而在这些音乐的审美上,要求我们有更高的精神境界和音乐文化修养。

流行音乐相对来说,反映的生活内涵比较浅显,音乐内容容易理解,表达方式也比较通俗,更能直观给人以快感。但无论严肃音乐还是流行音乐都是美的,对于两者的好恶,表明了每个人对音乐的审美趋向。但是我们绝不能象魏文侯一样,听雅乐而“惟恐卧”,听郑卫之音而“不知倦”。

在我们即将面对一场有品味的音乐会之前,需要做好两件事:首先我们要了解音乐的历史背景和文化内涵,让自己有所期待的面对,这样当我们听到这些音乐时才能完成自己心中的期待,仿佛看到了久违的老友,倍感亲切,于是作品中那些或古朴,或清丽,或幽雅都与你相识相知。其次,当我们坐在音乐厅里,即将聆听音乐之前,要调整情绪,暂时放下一切世尘杂念,让自己有一个“清净”的心境,回到圣洁的“空白”,之后展开我们想象的双翼,“艺术是靠想象而存在的”,通过想象我们才能达到经验所不能企及审美境界。假如来去匆匆,或又惦记着其它什么,那么再精美的艺术也会黯然失色,变的毫无价值。一些听众反映,觉得这些音乐“难以亲近”,“听不懂”,对于一些内涵较为丰富的作品只听一次,一般人都理解的不深刻,好的作品往往需要多次鉴赏和反复吟味,才可以达到一定的“境界”,就象美酒,只喝一口是感觉不到它的美妙,而反复品味才能感到它的醇香,才能达到“忘我的境界”。

2.中国古典音乐的审美标准

什么样的音乐是美的,“世界上没有一种可以用来衡量一切音乐审美的价值体系,但确实存在对音乐美的客观判断标准,这一标准不是唯一的,绝对的,它是持续发展的。”因此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音乐有不同的审美标准。

中国的古典音乐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又呈现各自的音乐风貌。先秦时期形成“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音乐美学观点,一直贯穿几千年的音乐史。这一时期儒家的礼乐思想,道家的自然乐论以及阴阳家以五音十二律配五行十二月的宇宙图式共同奠定了传统音乐美学思想的基础。“淡”与“和”的美学观点成为后世音乐美的准则,“淡”“和”分别来自儒,道两家。两者都主张音乐中正平和,无过无不及,从狭义上讲是音乐的声与度的关系,广义上讲涉及到音乐的内容,形式,创作,表演等。在华夏古乐音乐会中,这一时期音乐作品有《鹿鸣》《鹤鸣》《关雎》《兼葭》《淇澳》等诗经音乐的部分篇章和来自古代琴谱的古琴音乐,包括《神化引》《韦编三绝》等等。这些音乐作品的主流是礼乐思想,乐中之声“和而不淫”,乐中之情“止乎礼义”,是雅乐的代表作品。而春秋后期新兴的“郑卫之音”冲击荡涤着雅乐,雅乐的衰落与俗乐的兴起成为春秋后期音乐文化的主要特征。音乐会中这类作品有《子衿》《溱洧》等,“新乐”节奏轻盈明快,旋律赋予变化,由于不符合当时的礼乐思想,被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斥之为“靡靡之音”“乱雅之乐”,我们对于这类音乐的赏析,应看到的音乐风格的转折,社会主流审美的改变,以及作品中郑,卫两国淳朴的民风和一代新音乐的亮丽之风。

魏晋时期的音乐审美与先秦时期有较大差异,它摆脱了儒家经典的束缚,开始探索音乐的内部规律,道家音乐美学思想占有突出地位,充分体现了这一时期音乐的玄学特征。这一时期还出现了“文人音乐”,以“士”这个阶层为代表的知识分子,是不依附于宫廷的自由音乐文人,他们从世俗羁绊中摆脱出来,回到更为广阔的自然世界中,创作了大量的以山光水影,松林竹石,世外渔櫵等为题材的音乐作品,在音乐会中你可以听到愤世嫉俗的《广陵散》《酒狂》;空明悠远的《幽兰》《古风操》《高山》《流水》;宁静和谐的《梅花三弄》《风求凰》等音乐作品,这些音乐追求的是人文情操,表达的是自然神韵,透出的是他们对社会含蓄的讽刺,这里的“情”是一种“淡化”了的情,讲究的是有所退,有所隐,有所抑,有所蕴,追求的是“弦外之音”“韵外之致”,这种若淡若疏,恬淡含蓄的音乐风格几千年来一脉相承,成为历代音乐文人的审美准则。同时也是我们欣赏这一类作品的标准。

唐代音乐,出现了华丽绚烂的一代新乐风,这一时期的音乐,融入了大量周边国家的文化因素,其音乐兼容并蓄,博采众长,形成了汇集四音八乐的大国音乐风范。音乐会中的《瑞鹧鸪》就是一首及具西域风格的乐曲,它出自唐代的龟兹大曲,听众可以试着与现今新疆的十二木卡姆音乐风格作比较。唐代佛教音乐盛行,《望月婆罗门》是唐代众多佛教曲目中的一首,表述的是众僧尊佛漫游天竺仙境的情景。从这些作品中,我们能体会到唐代杂揉并蓄,具典兼容的大家风范。宋代以后由于儒家的音乐美学思想变的更为保守,一些文人提出了“发于情性,由乎自然”的主张,认为写真情,痴情的音乐才是致善之乐,因此音乐风格不如唐代浪漫大气,但其音乐真实的“童心”表达,“以自然之为美”的乐风,使“淡”“和”的音乐审美观更为成熟。其中姜夔的《鬲溪梅令》、《杏花天影》等,就是这一时期音乐的代表作。

3.我们期待从音乐会中得到什么

人活着不一定需要音乐,但要活的好音乐则必不可少,好的音乐能给我们带来精神的愉悦,情感的升华,并与我们的情感产生共鸣。一句“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道出了白居易与琵琶女之间“同时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共鸣。音乐在这里传递和升华了两者的情感。今天,让我们共同走入古典音乐的殿堂,体验一段音乐时空的世外桃源,在和谐典雅的音乐意境中,去感受我们先人那感伤悲怀的爱国浩叹;幽怨低吟的别离浅唱;借景抒情的志向表达……。但愿这些音乐能与你的情感世界产生共鸣,那么我们将和你一起体验音乐的最高境界。假如是这些音乐没有和上自己的情感节奏,或不能完全理解音乐的“弦外之音”,那么,我们也可以从音乐文物的介绍和历代服饰的展示中获得相关的知识点,当我们迈出音乐厅时,我们或沉醉于古典音乐的意境中“难以自拔”,或为我们获得了相关音乐文物知识而“自得其乐”。

让我们展开双臂去拥抱这加入了古典音符的季节吧,从此我们的生活将变的更加优雅别致,而趣味盎然!

 
 
上一篇:追寻华夏正声(一)
下一篇:《远古的回响》——史前骨笛与陶乐器组合
 
 
相 关 内 容
 
 
 
 
 
 谁调清管度新声 丝绸之 ...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文物表面污染物该清除吗?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