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孩子们
刘齐      时间:2009-02-04    字体:      

      马上就是大学毕业的人了,算是青壮正当年,早已脱离了“小”、“孩”、“少”的圈子。平日里,也很少和小孩子们打交道。即便是有,也是以长辈的姿态出现,但也因为代沟,仅仅是关心几句就无语了。但想不到的是,在河南博物院做志愿者,却又让我和孩子们打成一片,进了小孩子们的圈子……

      我在河南博物院做志愿者快有三年了,接待过的观众足有万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各行各业,但都对华夏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充满了好奇和崇敬。在这些观众中,经常有一些小观众,或随家长、或跟老师、或是自己,进入我的视线,来到我的身边,然后有礼貌的对我说:“哥哥(叔叔),这是什么啊,给我讲讲吧?”起初,我还是很高兴的,特别是一些中学生,似乎他们对这些文物有着浓厚的兴趣,听得很仔细,有时还会问出一些经过自己深思熟虑之后的深刻问题,这样的互动倒让我也很轻松。但慢慢的,我发现,他们问的问题有时实在让我不知从何说起,想象力之丰富让人咋舌。另外,小观众的年龄也越来越低。这也让我很头疼,怎么样能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有兴趣,又能从中学习到东西呢?

      记得在“西天诸神——古代印度艺术瑰宝展”期间,某小学组织低年级同学来参观。当讲到孙悟空的原型——神猴哈奴曼时,我先问他们:“这像什么动物啊”?其中一个男孩大声回答:“像狗!”天啊,我只听说过“画虎不成反类犬”,难道这就是“刻猴不成反类狗”?马上,又想起了那则学生把老师在黑板上画的桃子当屁股的笑话。除了这个男孩,我没有再听到其它的回答,只得尴尬的说:“嗯,这是只挺像狗的猴子……”讲解结束之后,那个男孩走到我身边,仰起脸对我说:“大哥哥,你讲的真好,原来孙悟空是哈奴曼……”听到他竟然记得了我刚才讲的话,我很是兴奋。一时间,又想起了苏霍姆林斯基那些“表扬总比批判好”,“要循循善诱”的至理名言,果然如此啊!

      此后,我便穿插了一些小故事、寓言在讲解之中,不成想,小孩子们听的津津有味,大人们也聚精会神。一次,一位母亲领着尚在上幼儿园的女儿参观,小女孩手上还拿着棒棒糖

:“让叔叔给你讲讲这是什么,好不好?”母亲问正在舔糖的女儿。小女孩看着我,点点头。接下来,我就像是给她上了节语文课似的,把武则天除罪金简上的63个字,一个一个读给她听,给她讲武则天,教她趣味识字。哎,越来越感到自己成了一名儿童教师了。

      现在的孩子确实不得了了,年纪虽小,但还会几句英文。前几天,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对我说:“感觉你是在说相声”。

       我惊问道:“是吗?”

       “Yes”。

       “你还会英语哦”,我又是一惊。

       “Yes”。

       “What is yourname?”我问道。

       “Yes”。

       “你是不是只会说yes啊?”

       “No”。

       晕……

      可能见到的最小观众,还是在襁褓之中,让母亲抱着,或是父亲用小车推着。一下子,吸引大家注意的倒不是文物了,而是这小小观众。“多好玩”,“好可爱啊”……大家说道。

       “你看,可爱不?”一起值班的志愿者问我。

       “很可爱啊,”我不加思索地答道。

       “那你也赶快结婚生子啊”。

      ……原来是在开我的玩笑。哎,我连孩子的妈是谁都不知道呢……

      莫说观众,志愿者中也有不少小朋友。有的上小学,有的读初中。虽说我们都是学生,但至少也相差八九岁,甚至是十五岁。和他们在一起,总会让我想到少年时期的美好时光,“让我们荡起双桨”的那些岁月。

      就这样,在我叫别人“叔叔”、“哥哥”和这些学生、小朋友们叫我“叔叔”、“哥哥”的声音中,博物院俨然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而我自己,也渐渐成了孩子们中的一员。

  

      注:作者为郑州大学历史学院历史学2005级学生、河南博物院志愿者。

 
 
上一篇:发展壮大 提升进取
下一篇:“五一”,志愿者在行动
 
 
相 关 内 容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布里亚特的神灵——俄罗斯艺术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