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史前灾难遗址曾出土“世界第一碗面”
     时间:2011-11-30    字体:      

青海喇家:中国唯一的史前灾难遗址

  中国唯一的史前灾难遗址——喇家遗址位于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的黄河北岸,是一处新石器时代的齐家文化遗址。四千多年前,黄河上游的先民们在这里繁衍生息,突降的地震、洪水、泥石流等一系列灾难将历史封存。喇家遗址环境特殊因而保存较好,相关考古工作呈现出许多值得注意的特点。

  喇家遗址1981年经调查被发现,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展开发掘工作,2001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入选“200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青海喇家遗址发现30周年之际,本报“西部纵深行”小组应邀前往遗址所在地官亭镇进行考察。  

  灾难遗址定格近四千年前

  喇家遗址考古领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叶茂林在北京就与记者相约喇家。据他介绍,喇家遗址的核心区域分为三大片区,正在建设中的博物馆建在一区的房屋遗址上,集中重现了当时灾难的现场。管理员喇虎打开博物馆,叶茂林和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员蔡林海陪记者进馆参观。走进馆内,悲壮的现场让人不由屏住了呼吸,人的双眼穿越时间隧道,回到约四千年前灾难发生的那一刻。

  馆内编号为F4的房址最为典型,地震造成的断裂和褶皱都清晰可见。叶茂林介绍,屋中共有14位先民的遗骸,根据体质人类学鉴定,该屋中没有成年男子,屋子正中火塘有一名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男子,双臂展开似乎想撑起房屋,其余散布在屋子周边墙下的是女人和小孩,一名妇女紧紧抱着一个婴儿。考古队员根据现场观察推测:在地震前周边已经有一系列异象,对于新石器时代的先民而言难以理解,成年男子外出寻找原因,而妇幼都留在家中。地震发生的一刻,少年男子站出来,本能地希望用双手撑起房屋,最后形成F4房间保留至今的状况。

  走出博物馆,记者一行漫步在喇家村。走上田埂,叶茂林指着土台上一小块铺着塑料布的菜地告诉记者,这就是著名的喇家遗址M17大墓。该墓出土陪葬品15件玉器,墓制考究,规格很高,在整个黄河流域齐家文化中属于规格最高的几座大墓之一。墓主可能为部落首领,是那个时代的英雄人物。但是该墓保护状况很差,下雨天只能铺上塑料布,略加遮挡。叶茂林呼吁,对这样高规格的墓葬应加强保护。

  考古队员告诉记者,在每个片区都已经发现了较小的祭坛,目前中心广场和祭坛还待以后发现,这些发现为更多地了解喇家遗址先民的精神世界打开了新的窗口。

  正如叶茂林撰写的博物馆解说词所说,“这些灾难遗存,是考古学的特殊发现,其科学意义更远远超出考古学范畴,为多学科研究提供了契机,具有独特的科学价值,是中华历史文化的宝贵遗产。”

  曾出土“世界第一碗面”

  喇家遗址发掘以来,出土了一系列独一无二的重要文物。如曾在编号F20房址出土的陶碗中发现面条残余遗存,被称为“世界第一碗面”;又如,科学发掘出土大玉刀(复原长约67厘米,厚仅0.4厘米)和征集到大石磬(长96厘米、宽61厘米、厚5厘米)这样的“重器”。

  通过文物遗存研究人类社会,一件陶器可能显得薄弱,但是一组乃至一屋陶器具有丰富的信息,其学术价值重大。叶茂林特意为记者打开位于土族老乡家的文物库房参观。库房的架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喇家陶器。蔡林海说,“在我眼里,每个陶罐都很美”,按考古学的类型学对这些陶器进行严谨细致的分类、比较,可以展开很多学术工作。

  走出库房,土族老乡也从田里回来了。黄河上游新石器时代考古常会出土大量破碎的陶片,需要进行拼接缀合。考古队员往往指导当地群众参与这项工作。院子里的土族妇女一边谈笑,一边缀合陶片,旁边摆放着成品,有的复原陶器看上去颇为美观。喇家村今天的居民属于三川土族。四千年前的喇家文化在逐渐改变当地土族老乡的生活,喇家遗址博物馆已经初步建立起来,喇家村的知名度也在不断扩大。

  从民和县喇家村回到西宁,记者专程到青海省博物馆观看了喇家出土的一系列重要文物,著名的重器大石磬让人咋舌,堪称“王者之器”,可见喇家遗址规格之高。

  喇家遗址考古需多学科介入

  喇家遗址考古工作重视交叉学科综合研究。叶茂林告诉记者,“我们这次出版的发掘报告与其他遗址不同,将专门有一本是自然科学研究的成果。”在我国的考古发掘工作中,考古工作者与自然科学工作者进行深入合作、展开综合研究的并不多见。而对于喇家遗址这样的史前灾难遗址,学者必须要思考和解答一系列问题:灾难是如何发生的?地震震级多少?地震和洪水有何关系?而这些问题都需要自然科学的介入。

  叶茂林告诉记者,他们与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地震动力学实验室的学者合作,分析了黄河上游积石峡古地震堰塞湖与喇家遗址洪水灾害的关系,证实毁灭喇家遗址的洪水就是由地震诱发的黄河堰塞湖的溃决洪水,其时间在公元前1730年左右。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国科学》上。

  “根据初步研究,当年的地震震级约7级,烈度达9度。我们将与自然科学工作者展开进一步的合作,以期能够更精准地确定当年那场地震的震级和烈度。”叶茂林说。

  记者注意到,喇家遗址考古工作与现实生活形成了良性互动:考古学者在史前地震研究的基础上观察近年地震并提出建议,而直面现实地震场面也让考古学者对其研究现象产生了新的思考。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叶茂林较早呼吁保护地震文物,修建地震博物馆。2010年玉树地震发生后,蔡林海立即赶往玉树参与文物保护,同时,直面地震的现实场面也让他深思,“从玉树回到喇家,明显加深了我对喇家遗址的认识。”蔡林海说。

  在喇家遗址参观时,叶茂林反复强调,喇家遗址内涵丰富,我们要为保护而限制发掘,使其成为无数代人都能够不断发掘和研究的“史前遗存宝库”。

中国社会科学报
 
 
上一篇:合肥古墓葬出土丰富随葬品 墓主头部有蝉形口含
下一篇:陕晋蒙交界桦林堡:最后的长城古堡(图)
 
 
相 关 内 容
 
 
 
 
 
 2016丝路音乐文物展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