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内丘新发现3座窑炉遗址 出土罕见隋三彩
     时间:2012-11-27    字体:      

  11月24日,记者随中国考古学会第十五次年会代表来到内丘。继6月发现8座窑炉遗址群后(本报6月10日3版报道),又新发现3座窑炉遗址,并且出土了罕见的隋三彩、唐代鸳鸯筒足分格盘等物品。

  窑炉组合形式完整

  记者在现场看到,遗址上方搭建了棚子,发掘面积相比6月来说增加了一倍多,并且多种遗迹露出真容。据了解,截至目前,发掘面积达1200平方米,共出土5种遗迹,其中窑炉11座,灰坑140多座,灰沟6条,水井30多眼,墓葬20多座。

  出土的11座窑炉废弃年代除一座为唐代外,其余均在隋代。“窑炉特点是多成组分布,埋藏较深,保存相对完整,大小不一,窑前工作坑内废弃堆积较为丰富。”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研究员、邢窑窑炉群考古队队长王会民介绍说,从一部分灰坑出土较多的北朝遗物看,一些窑炉的烧制年代上限当在北朝时期,灰坑中以北朝至隋初的最为重要,约有20多个。“坑内遗物较为丰富,是目前发现最早的邢窑遗存,也是一些窑炉可上推北朝的重要证据。”

  记者看到,新挖出的唐代窑炉面积相对较大,在地表以上被破坏的较为严重。在11座窑炉遗迹中,有3组“组合式”窑炉群十分罕见。“窑炉的炉门相连,应该是古代烧瓷工匠为提高工作效率,先挖好一个坑洞,在坑洞四面掏造窑炉,可同时烧制瓷器,共用一个窑前工作坑。”王会民指着其中两座窑炉中间的一个台阶说,“从目前窑炉形式来看,这两个窑门相对独立,但是进出共用一个台阶,推测这两个窑炉或许是一家人的,也或许是两家人的,再或者说就是两家人关系很近”。

  发现罕见隋三彩

  据了解,出土物品中比较重要的发现是“高”、“上”两种刻款器物残片,刻在器物底足外壁上,大小不一,或许对已知的“盈”、“官”、“翰林”、“昌”等的字义解释和器物用途等问题有所帮助。

  此次共出土了20多万片各类残片,包括瓷器、陶器、窑具、砖、瓦等,并且出土了罕见的隋三彩,釉色主要以黄褐色和绿色为主。“三彩最早出现在南北朝,目前出土唐三彩较多,隋三彩特别少见。隋三彩的出土,说明邢窑在隋朝甚至更早就会烧制三彩,而不是到唐朝后仿制的其他地方的三彩。”王会民介绍说,此次还出土了“唐四彩”的残片,“瓷器残片从棱角形制推测,应该是一个瓷枕的残片,具有蓝、白、黄、绿四色,应该是‘唐四彩’的代表。”

  遗址区内不只出土了瓦当,并且出土了与瓦当配套的瓦当模子,隋代刮条纹白瓷碗,还出土了珍贵的唐代鸳鸯筒足分格盘,盘中间被陶片一分为二。“说明古人早就讲究分餐了。”王会民表示,北朝器物釉色单一,大部分器物不使用化妆土,隋代釉色种类增多,因大部分器物使用化妆土,使得釉色质量较好。

  遗址面临保护难题

  已露出地表的一些灰坑之间的墙壁很薄,这些墙壁一碰就倒,再加上风化、冰冻等外界因素,土会脱落,导致墙壁竖纹消失,墙体很可能会自然倒塌。

  考古队通过研究、查找、比对,最终选择使用名为硅丙树脂的化学物质,将其涂到遗迹表面,保护遗址。“窑炉群的保护是一个难题,在这方面没有经验,而这种保护方法是否有效,目前还不清楚。”相关人士说。

  为了确保遗址群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考古队准备为它们盖上“被子”。“这些岩棉也是经过上网查找研究最后定下来的,经济实用。”王会民表示,2012年的发掘工作已经进入尾声,以后是否还会扩大面积进行挖掘,则需要经过论证,研究制定出一个长期的保护方案。“只有先保护好目前的遗址群,才是最重要的。”

燕赵都市报
 
 
上一篇:广东揭阳玉器珍品进京展览 玉文化闪亮国博
下一篇:最新研究结果显示:干旱气候导致玛雅文明没落
 
 
相 关 内 容
 
 
 
 
 
 2016丝路音乐文物展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