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田庄大墓墓主是王都 男性残骸肢体不完整
     时间:2013-03-22    字体:      

  河北同期墓葬中规模最大、形制最为复杂,首次在河北地区发现唐代风格的大型仪卫壁画……保定田庄大墓的发掘去年夏天经本报报道后,向世人展露真容。这座大墓的主人究竟是谁,也引发大众的极大好奇。

  近日燕赵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人文学者梁勇应曲阳县文物旅游局的邀请前往该遗址,昨天他向晚报记者透露:“属于王都之墓可能性较大,这位王都就是唐末五代义武军节度使王处直的养子。”同时梁勇也表示,欢迎各界对他的说法进行讨论和指正。

  分析:墓主候选人七八位

  田庄大墓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南15公里,因其气势恢弘、规模巨大、结构复杂备受瞩目。考古队的发掘报告指出,该墓时代约在唐后期,下限抑或进入五代。其规制大大超越一般勋臣贵戚,具有明显的僭越现象。该墓后室仅发现墓主一人的遗骸,不同于一般的夫妻合葬,而是强调个人为中心,说明其身份非同一般。唐后期至五代曲阳为藩镇势力所据,先后隶属于成德军和义武军,这位墓主至少应当为一位势力显赫的藩镇节度使。

  迄今各界关于田庄大墓墓主人身份众说纷纭,候选人就有李左车、安禄山、李宝臣、王处存、王处直、张孝忠等七八位。对此梁勇表示这些可能性都不大,李左车是汉代人,与田庄大墓年代不符,“曲阳唐后期是安禄山义子、成德军节度使李宝臣的领地。李宝臣对安禄山很忠心,曾在其辖地为义父建祠,为此有人推测田庄大墓也许是李宝臣为安禄山建的纪念陵。但墓中出土男尸残骸,说明不是纪念陵。那是不是李宝臣为自己建的陵墓?有史籍记载,李宝臣确实挺有野心,但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冯金忠博士对正定存《李宝臣残碑》研究后发现,李宝臣的墓穴似乎应在正定附近,不太可能在曲阳”。

  还有种说法田庄大墓的主人是第一任义武军节度使张孝忠,“要建造田庄大墓如此巨大的墓穴,绝非一两年可为。第一代义武军节度使张孝忠,有足够时间和权威修建规模宏大的陵寝。但据史籍记载,此人生性节俭,与田庄大墓豪奢的风格不搭,另外从张氏后裔集中安葬唐城乡的葬制分析,张孝忠墓貌似在唐城乡一带”,梁勇告诉记者,目前很多人推测田庄大墓主人是王处存,“他也是唐末五代义武军节度使,他弟弟王处直的墓已经在曲阳灵山附近出土,具有很高知名度。但《新唐书》记载:王处存为人谨慎,鉴于他的为人,似乎不可能为自己修建超越身份的墓穴”。

  见解:王都之墓可能性较大

  综合分析了诸多墓主候选人后,梁勇认为王都的可能性较大。这位王都是义武军节度使王处直的养子,“王都是中山陉邑(今无极)人,本名刘云郎。被王处直收为养子后,官为节度副大使。他是个大收藏家,不惜资财收购书册3万卷,以及名画、乐器各数百。王都为人狡诈,囚禁和杀害养父王处直。王都反叛后唐后曾在定州盘踞,兵败后被俘遭杀”。梁勇认为,王都完全有可能为自己建造奢华大墓,“田庄大墓的大量耳室,也许就是为了放置他收藏的珍宝与书籍。他兵败被杀后,有可能墓葬棺椁被后唐军砸毁,并将他扔进墓穴中。墓葬中有一具男性残骸,肢体不完整,较符合王都的身世”。

  另外河北省文研所的考古人员勘探后发现,田庄大墓墓道南有30多米的神道,两侧有六组石祥生。对此梁勇表示:“按照传统葬制,神道前应有后世子孙为墓主人立的神道碑。若田庄大墓神道只有被砸毁掩埋的石祥生而没有神道碑,那进一步证明该墓主为王都。正是由于兵败被杀,没来得及为他刻立神道碑。

  呼吁:创建田庄大墓博物馆

  梁勇也表示,田庄大墓意义非凡:“它内涵丰富,既能展示定窑早期瓷器,又能体现曲阳雕刻工艺的历史与传承,还能承载唐五代墓葬演变和河北藩镇割据之历史。有必要在发掘基础上创建一座独特的唐代墓葬博物馆。”


来源:燕赵晚报     访问次数:
 
 
 
 
 
  丝路遗珍——丝绸之路沿线六 ...
  古典与唯美——西蒙基金会收 ...
  郭银土画展
  华夏文明之源——河南古代珍宝展
  2012年5.18国际博物馆日专题
  匈奴与中原——文明的碰撞与交融
  雷锋精神与时代同行
  几件青铜器的科学分析和修复
  殷墟甲骨的保护处理
  丰白簠的修复和保护
  书画盒对书画作品的保护
  古籍的装帧与装订技术
  藏品柜架材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