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为何贪吃?因人类史上大部分时期食物总匮乏
     时间:2013-01-06    字体:      

  元旦刚过,春节将至。每逢过节,报纸的副刊大多会有营养或医学专家的文章,提醒大众如何避免在节日之际因为贪吃而得病。节日里医院消化道病人的增多表明此类提醒绝非多余。贪吃是人的一种本性,根据达尔文理论,特定的性状(功能、结构或行为)能够延续下来,总有其适应性,而暴饮暴食显然不是一种适应性状,但人类为何难以杜绝贪吃的恶习?不仅如此,还需追问的是,人类到底是素食动物还是荤食动物?因为这涉及我们一日三餐食物种类的搭配问题。

  若从解剖结构上来看,人类似乎是荤食动物。比如,人类的大肠不如兔子之类的草食动物那样发达,大肠主要用于分解植物中的纤维素;但从生理功能上来看,人类消化肉食的能力又远远及不上如狮虎之类的肉食动物,对于肉食动物来说,顿顿有肉、暴饮暴食是它们的常态,但它们却不会遭遇血液指标的“三高”麻烦。那么人类的独特性在哪里?生物学家认为,人类是一种以素食为主的杂食动物。我们的大肠之所以退化,那是因为人类通过切割、烧煮等方式,把食物加工的物理过程转移到了体外,因而减轻了大肠的负担,但食物的化学消化依然得由人体自身来完成,过多的肉食对于素食为主的人体就会是一个额外的负担。

  从人类的进化史来看,数百万年来,人类一直处于狩猎-采集时期,一路走来一路吃。此后,人类发展出农业,由此进入文明社会。农业对于人类来说,是福还是祸?还真不好说。多亏新近兴起的“古病理学”,专家们可以了解原始人的身体状况——根据考古发现的骨骼。研究发现,希腊、土耳其出土的史前期人骨,男性身高平均为177.8厘米,女性为167.6厘米。然而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男性却是160厘米,女性是155厘米。身高反映的是营养状况,显而易见,自从有了农业以后,人们反而吃得更差了。

  农业对于人类健康的危害,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史前期人类的食谱种类繁多,营养均衡;而农业时代的食谱,大部分是富含淀粉的农作物,热量有余,营养却不够均衡。现代人类消耗的热量中,小麦、水稻、玉米的供给就超过50%,它们提供的主要是糖原。其次,农业时代的人们面临更多的风险,由于仅依赖少数几种作物为生,一旦天有不测风云,人就会有旦夕之祸,如1942年的那场大饥荒。还有就是传染病的侵袭,病菌极易在拥挤不堪、营养不良的定居人群中蔓延。最后,农业文明还带来阶级分化和性别歧视。土地、粮食乃至财产都必须有某种分配规则,这就有了强势的统治阶层。

  当然,农业的好处无须赘述。在此我们想要关注的是,人类自古以来的食谱究竟如何搭配。若说回到农业时代,显然是淀粉为主,而淀粉主要是提供由糖原分解而得到的能量;但若说回到史前文明时代,食谱依然是素食为主,但搭配则更为丰富,各种果实类(包括坚果等)居多,甚至不乏昆虫之类(黑猩猩会食用蚂蚁,其实昆虫的蛋白质含量极为丰富),偶尔还有狩猎所得的小型动物。难怪狩猎-采集者的健康状况甚至好于农民。

  再回到本文开头提出的另外一个问题:人类为何贪吃?这是因为在人类历史上的绝大多数时期,食物总是相对匮乏。在狩猎-采集时代,边走边吃的生活状态决定了人们不可能餐餐过饱;农业时代不乏青黄不接的年份,因此逮着机会尽可能多吃就是一种适应性状,逢年过节更是大吃大喝的大好机会。但自从进入工业时代以来,人类一举告别食物匮乏年代,不仅衣食无忧成为常态,加工食物更是成为家常便饭,它们重色、重味,强烈刺激感官欲望,更令美食成为挡不住的诱惑。与此同时,现代人的运动量却远远及不上长年劳作的农民或到处流浪的狩猎-采集者。结果就是,营养失衡伴之热量过度成为当代人特有的疾病之源。本来尽可能多吃是一种适应性状,但当环境快速变化之后,原先有利的适应性状反而成为有害性状——计划不如变化快。

  如此说来,舌尖上的美食,令人心动却不能轻易行动,更不应成为节日的主调。

北京青年报
 
 
上一篇:冬至作为节日已有2500年历史 汉代官方例行放假
下一篇:解读中国古代铜炉:故宫暖炉造型似大鸟笼
 
 
相 关 内 容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布里亚特的神灵——俄罗斯艺术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