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秋日告病斋居诗卷》考
     时间:2013-03-26    字体:      

朱熹(1130—1200)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翁、人称考亭先生、南宋徽州婺源(今属江西省婺源县)人,是南宋著名的理学家、思想家,世称朱子,是继孔子、孟子以来最杰出的儒学大师。

朱熹自幼跟随父亲朱松及“武夷三先生”刘子翚、刘勉之、胡审习字,主学钟繇楷书及颜真卿行草,一生临池不辍,书法造诣精湛,笔墨雄瞻,超逸绝伦。明陶宗仪《书史会要》云:“朱子继续道统,优入圣域,而于翰墨亦工。善行草,尤善大字,下笔即沉着典雅,虽片缣寸楮,人争珍秘,不啻璠玙圭璧。”明王世贞《震泽集》云:“晦翁书,笔势迅疾,曾无意于求工,而寻其点画波磔,无一不合书家矩矱。”

大儒朱熹的书名为文名所掩,一生著作等身,然其墨迹存世者寥寥,虽然朱熹善行、草、尤善大字,但现今传世的作品以行书简牍为主,其大字行草世所罕见。新发现的这卷朱熹大字行书《秋日告病斋居诗卷》手卷,纸本水墨,全卷高34厘米,长1018厘米。每行1至3字不等,共存60行120字,卷首有残损,后有题跋五段,分别为:俞焯、叶衡、程养全、叶公回、祁隽藻所题,后许汉卿观藏题记(如上图,余图附文后,敬请读者详察)。

卷中所书为朱熹自作诗《秋日告病斋居诗》,全文如下:

秋日告病斋居奉怀黄子厚刘平父及山间诸兄友

出山今几时,忽忽岁再秋。江湖岂不永,我兴终悠悠。况复逢旱魃,农亩无余收。赤子亦何辜,黄屋劳深忧。而我忝朝寄,政荒积(前缺佚)愆尤。怀疴卧空阁,恻怆增绸缪。东南望故山,上有玄烟浮。平生采芝侣,寂寞今焉俦。朝游云峰巅,夕宿寒岩幽。为我泛瑶瑟,泠然发清讴。裂笺寄晨风,问我君何求。洪涛捩君柁,狭硖摧君辀。君还苦不早,无乃非良谋。再拜谢故人,低徊更包羞。桂华幸未歇,去矣从公游。秋日告病、奉还诸友、叔重远来、因请书之。晦翁。

查《朱子全集》,此诗著录于《朱子全集》卷七(上海古籍出版社),与文集相校,卷首佚失48字,残缺者约占全文的四分之一。墨迹中“君还苦不早,无乃非良谋”中“苦”字文集作“若”字,“桂华幸未歇,去矣从公游”中“公”字,文集作“君”字,而据书中的校勘记所注,宋淳熙年刊本中文字与墨迹完全相同。又朱熹对门生称谓惯用公字,例:朱熹问?“公往前在陈君举(叶味道前师陈傅良)处,如何看文字”?门生叶味道曰:“也只是就事上理会,将古人所说来商量,……”。由此可见对门生称“公”字,故此二字系后人传抄刊刻之误,当以原迹和淳熙本为准。

卷首佚失48字的确切时间,已不可考,但根据后面的跋文记载,咸丰六年在祁隽藻题跋时,此卷尚完整无缺,所以可知卷首残缺时间应该在清咸丰六年之后。

目前所知传世朱熹墨迹,尽存世者有13件左右,大多皆为信札类的小字行草书。现将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行书代表作《城南唱和诗卷》与辽宁博物馆所藏《致程允夫书札》帖,再与《秋日告病斋居卷》作为一条对比线索进行比较罗例,以朱熹作品早、中、晚时期作一主线,《城南唱和诗卷》无书写年款,经学者考证书于乾道三年后,朱熹时年38岁,《秋日告病斋居卷》也无书写年庚,经考书于庚子七年(1180年)朱熹年51岁。《致程允夫书札》因札中有“老拙衰病、幸未即死,”之句,故断为晚年所作。将三件早、中、晚作品比较后,书法相同的字有33处之多,虽字体大小悬殊,但无论书法用笔,书体结构、书写习性均极其相似,列表如下:

《秋日告病斋居诗卷》的字形结构和用笔特点与朱熹书法的两件代表作,比较后完全一致,且大字卷更率性而为之,笔墨枯润兼备,潇洒自然,无一懈笔,故可以断定出于一人之手。细审此卷,纸墨、书法的时代气息均到代。以书法而论,发轫于魏晋,宗法鲁公,尚存有米芾、宋高宗赵构的影响。作品笔力凌厉豪劲,墨色黝黑,是宋人墨迹中惯用的松烟墨。通篇精神奕奕,真气充盈,牵丝萦带之处的枯笔流利而自然,线条交叠处清晰可见,故可以完全排除双钩廓填的可能性。

受书者叔重,应为朱熹门人董铢,《朱子全集》中也有《答董叔重书》,故此“叔重”为董铢当无问题。

董铢(1152—1214)南宋学者、经师。字叔重,学者称盘涧先生。饶州德兴(今属江西省)人。受业朱熹门下,深得器重,为朱熹得意门生。

卷上未署年月,根据《朱子年谱》著录和卷后叶公回跋,可知此诗作于淳熙七年(1180年),据《宋大事记》、《朱熹年谱》和卷后叶公回跋可知,书此卷时,是朱熹知南康军任上的第二年。谱载:“时年秋七月,再奏南康军旱灾、大修荒政,大旱荒政中祷祠、山川盖暴露、蔬食踰月,恐惧忧劳、顷刻无暇。至秋计苗失收七分以上,乃竭力措置为备荒政……。”时朱熹心力憔悴,忧劳过度,卧病中思念故友,而董铢远来探望老师,朱熹写此卷以赠。

宋人文风盛行,常将诗文词赋,书成翰墨遣人,在此也是一例。此卷无论从文本、书法、纸墨、受书人等方面看,均无破绽可寻,故可以确定为朱熹的作品,也是至今发现唯一的一件朱熹大字行草佳作。

由于流传时间久远,墨迹中跋者有前后颠倒现象,现从时代及收藏印记所钤位置等推考,应是叶衡跋在前,程养全跋在次,俞焯跋在后,之所以颠倒,宋元纸短,长番连接,显然是在流传中多次重装,裱工缺少文史知识,误装所致。现根据事实,纠正后逐一介绍如下:

第一段跋者是南宋叶衡的一首七绝诗。诗云:

黄屋倚深朝寄重,先生抱病正忧时;

桂华落尽芝空老,愁绝西风怀友诗。

芝阳叶衡

叶衡(1122—1183),字梦锡,浙江金华城区人。绍兴十八年(1148年)进士,《宋史》卷三八四有传。

叶衡与朱熹为同科进士,古人称“同年”,但叶衡比朱熹年长8岁,作为同时代人的题跋,无疑是对作品产生年代的一个有力佐证。那么叶衡的题跋是否是真迹呢?

叶衡墨迹传世甚稀,所知唯有尺牍《初冬帖》又名(县尉帖)一页,高33.5厘米,宽31.1厘米,文字凡八行计五十字,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著录颇多:《墨缘汇观》卷下、《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十四、《平生壮观》卷三、《大观录》卷七、清·清宫《石渠宝笈续编》第三册之一、《石渠随笔》卷三、《宋人法书》第三册之一、《三希堂法帖》第十六册、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四集第(758--759)页,应是叶衡墨迹的标准器。

以上列举如此之多的著录与出版,其原因说明叶衡墨迹甚稀,虽吉光片羽,历代视为瑰宝。叶衡《初冬帖》的真伪直接关系到主题卷的可信度。叶衡是朱熹的同年兄,其时官位极高,当时名声显赫的杨万里、辛弃疾、尤袤都得到过叶衡的提拔。作为下属的朱熹及后当上金华尉的朱熹门人董铢,肯定接触过叶衡,故在朱熹《秋日告病诗卷》上的题诗,无论在时间原因上推敲,完全是确实可信的。解决上述疑虑后,再来对照叶衡书法风格,叶书个人风格明显,作书时往往左扬右敛、左开右合、左低右高、左松右紧、或轻或重的长撇,将字势引向右下方,收锋时每多上挑,气虽粗而又见回环之势,以劲利的大撇大捺,把欲斜将倾的字形归正。用笔的粗细顿挫十分明显,有强烈的节奏感。多侧锋用笔,折如铁,捺如刀,点稳画直,总体多楷则,蕴含着刚健猛利之气。题诗与帖书相比较如出一辙,笔迹完全一致,尤其是“衡”字签名毫无差异,信为真迹无疑。

第二题跋者是元代程养全的一首七言绝句。诗云:

旱魃无端寇有年,病中怀抱费忧煎;
相看不必论词翰,要识丹心契老天!
程养全
 

据《程养全行实》《新安文献志》卷六六,程养全为元至正二年(1342年)进士,卒于至正十四年(1354年),事铅山州判官,“设团早以保障,人乐为用,农民军来攻,养全出义民力战,俘获万计”。据史料记载,元末农民起义时期,为元王朝“殉难”的进士达42人之多,程养全亦在其中。

程养全墨迹流传无考,跋诗书法有北魏雄强之气,飘而不浮,运笔节奏跳跃跌宕,点画峻厉放纵,强悍峻爽中有阳刚之美,纵笔挥洒,而不失法度,元人气息强力明显,信为手迹。题诗内容也与墨迹卷相吻合,可知跋诗当题于至正十四年(1354)“殉节”之前。

第三跋者是元代俞焯的一篇七言诗,跋诗如下:

晦翁始荐以诗人,故于六义融心神;斋居感到杂兴去,理性彝常关性情;有如病告因旱故,欲窍雷雨先吾身;运词恳恳切切处,自责者痛形心声;汤宣相与一真意,桑林云汉忧年频;亦思地位去不得,始借言句声成文;悠悠字画有未论,往往比兴非无因;优游不迫问以故,嗟叹不足词重陈;此情叔重有解者,极目西郊多密云!

合沙俞焯(钤“俞焯”、“午翁”二印)

俞焯,字午翁,号越来子,元代书法家、收藏家、诗人鉴定家,江苏太仓人(一说广东五华县),生平不详,大概活动于元至正年间。其收藏印鉴著录于钟银兰女士主编的《中国收藏家印鉴大全》624页,其手书题跋,多见于一些传世名迹之后。如上海博物馆所藏《睢陽五老图》卷后跋,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所藏南宋龚开《骏骨图》卷后跋、日本国立东京博物馆所藏南宋郑所南《推蓬竹》卷后跋,此卷曾著录于高士奇《江村消夏录》卷一中,宋元名贤跋者有三十余家之众,可谓一时之盛。又《赠朱泽民诗文》(附三家杂诗帖)册,《平生壮观》卷四、上虞罗振玉主编《百爵斋藏历代名人法书》卷上、曾有影印本行世,再瘦本《宋拓定武兰亭》帖后跋,惜此卷明人摹本,俞焯书,墨色浮浅,尽得形似而神气索然耳!俞焯非但是书画鉴定家而且还是一位有见地的书评家,他曾评王献之草书云:“草书自汉张芝而下妙入神品者唯官奴一人而已。”俞焯书法胎息于李北海,受赵孟頫影响,而劲爽过之,一变赵体的温文,而呈现出疾风劲雨的面貌。

考《进士录》知俞焯为元泰定丁卯科(1327年)进士。从《骏骨图》后跋中署名为“洛阳令俞焯”,可知他曾经做过洛阳令。与元代画家朱德润相友善,至正九年俞焯为朱德润的《存复斋文集》所作的序中云:“(朱泽民)与予交三十余年”,朱德润(1294—1365)元代画家、诗人。字泽民,号睢阳山人,江苏昆山人。至正九年(1349年)朱德润56岁,可知俞焯与朱德润年龄应相去不远。

跋文书迹,与传世俞焯的题跋完全相符。卷上的“午翁”印,与印鉴中“午翁”印吻合。可知此俞焯跋,应是真迹无疑。

第四跋者是明代叶公回的长跋,全文如下:

予五世从太叔祖讳贺孙,字味道,号西山者。弱冠从晦庵朱文公先生学,文公嘉其志,教以穷理居敬之学,切问近思之功,留精舍二十余年,凡讲席、践行不舍昼夜,同门黄勉斋皆称重之。嘉定十三年刘谓榜登进士第,累仕至崇政殿说书、工部著作(郎),当以片楮书于寝室曰:“总发闻道白首事,君苟有一毫欺心,则平生无是处矣!”卒谥“文修”。尝得文公所书翰墨极多,珍藏宝爱,每一览之,悚然起敬。殁后散逸之余,仅存文公所书《秋日告病遇旱怀友诗》一卷,五言三十韵,传予高祖肥遁翁,肥遁翁传予曾祖南轩翁,南轩翁传予先祖颖州学正克一翁,克一翁传予先人浚四处士翁,先人传之于予,迄今不知几岁月矣!

呜呼!今先生及予诸祖父皆不可复见也!幸所藏真迹,传于累世,得以无恙,岂非叶氏素蓄尊贤敬祖之心,遏(曷)能至此?但岁月遥永,张缝脱落,遂成散乱,深可惜也!公回切惟朱夫子之文章、道德传于天下,片言只字,见者如获拱璧,今讵容家藏夫子真迹散逸而不缉也?遂装潢成卷,珍爱宝护,并识其家传始末,以示后之子孙,俾知其尊贤敬祖之意深矣!永宝之而无忽也,尚冀观者有所感云。

时大明宣德辛亥八月朔旦 文修公七世孙叶公回百拜谨识

这段题跋信息量极大,叶公回详细叙述了此卷从其七世祖叶味道流传到他手中的经过。文中提到,叶味道是朱熹得意门生,获得朱熹墨迹很多,可惜散逸殆尽,惟留下此卷,从南宋到明宣德辛亥(1431)年间,此卷一直作为叶氏家族中的秘藏。

37年后,成化四年戊子(1468),叶公回已经76岁高龄了,他再次在卷后考证了朱熹此卷的书写年代。全文不录,末云:

此卷已得三百零四年矣。墨迹濡染如新,诚为物外难得之奇宝也。宜吾祖宗奕世珍藏,传之于吾,今吾再考其所书岁月之详,直书于卷末以遗后之子孙,永远其传,慎勿轻忽,敬之慎之。

大明成化戊子秋七月望后十日文修公七世孙致仕相事

璞庵叶公回时年七十六岁百拜谨识

叶公回生平,史籍无考。曾校订《朱熹年谱》,有宣德六年(1431)括苍叶氏刊本,是明代编订的《朱熹年谱》中极为重要的一个本子。现藏辽宁博物馆的《致程允夫书札》帖上,亦有“括苍叶氏公回图书印”,知也为其所藏,结合以上两跋内容及叶氏跋中所钤印记可知:

叶公回,号璞庵,括苍人,生于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成化四年(1468)尚在世。朱熹门人叶贺孙之七世孙,官至相事,晚岁致仕荣归,家藏朱熹墨迹甚多,上提及《致程允夫书札》帖也曾藏于同箧。曾校订《朱熹年谱》,并于宣德六年(1431年)刊刻行世。

朱熹门人叶贺孙(1167—1237),字味道,以字行,南宋儒学家,祖籍浙江温州永嘉县。叶味道少年时喜研读经解史论,他应礼部考试,荐卷第一。当时程朱理学被视为“伪学”禁行,味道考试对策论,均依程颐学说。主持进士考官胡绂以“伪徒”为名将其除名。味道落第后,和弟弟叶任道到湛庐山拜朱熹为师。朱熹至晚年曾说:“味道贺孙有论古之才,直卿黄幹有讲今之学,此二子吾门高弟也!”朱熹在考亭重病期间,味道亲持汤药,情如子侄。传记见《宋史》卷四百三十八、列传第一百九十七、儒林八。

括苍叶氏,原郡望应在浙江温州永嘉县,因永嘉县内有括苍山,且古曾设括苍县,后自叶味道始寄籍福建建阳。

近有学者撰文较多,皆言叶味道为叶适三子,非也!叶适生于宋高宗绍兴二十年(1150)一个“三世贫匮”之家。父光祖,为童子师;母杜氏;出身农家。宋孝宗隆兴元年(1163)十四岁的叶适拜陈傅良门下受教,十六岁温州发大水,家产荡尽,叶适居无定所,漂泊于瑞安、永嘉间,十八岁温州再发大水灾,叶适仍居无定所,而此年叶味道已出身,故可以断定在此种环境下,叶适不可能更无条件娶妻生子。叶适于淳熙四年(1177)年二十八岁,教诸生于乐清,才娶永嘉高子莫女为妻,其时叶味道已年十周岁,故叶适与叶味道无直接血缘关系,最多是同族而已,在此一并赘述,以免以讹传讹,再递相因袭也!

第五跋者是清代祁隽藻的长跋,前节录《朱子年谱》,所录部分为朱熹在淳熙五年戊戌、淳熙六年已亥、淳熙七年庚子三年的大事记,其中重点为淳熙七年庚子南康军大旱的事件,全文不录。后有小注,节录如下(下图):

谨案《文集》题云:《秋日告病奉斋居,奉怀黄子厚、刘平父及山间诸兄友》。诗“君还苦不早”(“苦”集作“若”)。“去矣从公游”(“公”集作“君”)。当以手书为定。(“农”下脱“亩”字,余俱完整。)

此卷笔力遒折,真气内充,信是手迹,可宝也!咸丰六年岁次丙辰正月寿阳祁隽藻敬观并记

祁隽藻(1793—1866)字颖叔、淳浦,避讳改实甫,号春圃、观斋、息翁,山西寿阳县平舒村人。祁隽藻世称“三代帝师(道光、咸丰、同治)”,为清代中晚期著名书法家,有“一时之最,人共宝之”、“楷书称首”,祁书所见较多,一望可知其笔无疑。

由祁隽藻跋文可知,至迟在清咸丰六年(1856年)时,此卷尚完整无缺。世事无定,岁月沧桑,痛惜哉!此卷传至最后一个主人许汉卿之秘箧,仅短短的八十一年间,犹如晚清的国运流离失所,竟苦为虫损,水淹糜溃,已面目全非也!幸遇有识有力者许汉卿,得此卷后重装、新制木盒,在内盒黄绫上题记,并郑重云:圣贤手迹为世间最不易得之品,愿子子孙孙永保之,淳斋许福眪记,时年五十有四,丙子冬月。又题:朱夫子行草大字手卷,丙子冬月以善价得之,淳斋宝藏第一名迹,神品上上,制箧珍藏后又记,丁丑花朝拜题。

许福眪,字汉卿,别字淳斋,生于1883年,卒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原籍江苏盐城。解放前移居海外,他早年曾任清廷要职,民初参与筹办大陆银行,并任总经理一职。许氏虽为银行家,但书法造诣极高,且醉心传统艺术。终其一生,许氏广搜远绍,收藏范围遍及青铜、玉器、字画、瓷器、文玩、文房清供等。他擅金石考据之学,在业内备受推崇。许汉卿财力殷实,笃好收藏,他的许多藏品都是流传有序的历代珍品。如今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北宋黄庭坚行书《小子相帖》也为其旧藏,在此不一一列举。

综上所述,此煌煌巨作卷,传承脉络清晰可靠,流传有序,证据凿凿,文章至此,非用自断,善鉴者观之,必有公论也。此朱熹《秋日告病斋居诗卷》初见于香港,复见于美国;再见于为他一生忧患的南宋古都临安——杭州。此时此刻……想起朱熹书此卷时,前二月的上疏言:“存天理,灭人欲、振纲纪。”“天下之大务,莫大于恤民,恤民之本在人君正心术,以立纲纪”。一代圣人虽离去我们很远,如乎又很近!

中国文物信息网
 
 
上一篇:陶瓷鉴定有仪器就一定科学?专家:仅有辅助作用
下一篇:应是绿肥红瘦 还看唐风胡韵——从洛阳出土的唐三彩女俑看唐代妇女之魅力
 
 
相 关 内 容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布里亚特的神灵——俄罗斯艺术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