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未央宫大手笔申遗:保护之大,还是生意之大?
     时间:2013-03-29    字体:      

从去年年底开始,为了支持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申报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项目,未央宫遗址内的9个村已拆迁完毕,计划3月底前启动安置房建设。

从新闻来看,不仅“未央宫遗址内的9个村已拆迁完毕”,而且“已筹集12亿元作为整个申遗项目的启动资金”,但是, 与“整个未央宫遗址申报丝绸之路项目需要资金125亿元”的需求差距甚大,这显然给未央宫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之路蒙上了阴影。

资金问题,或许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当申报者把资金问题当成唯一阻力时,似乎忽视或者有意忘记了一个真正的问题:申遗是唯一的出路吗?申遗成功是不是就意味着所有问题得以化解?如果如此投入巨资也无法取得成功,那由此产生的负担和压力又该如何应对呢?

之所以提出这样的问题,在于有前车之鉴。2007年,贵州荔波和云南石林、重庆武隆捆绑成功申报“中国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为确保申遗成功,荔波县政府因此背负了2亿多元高额债务,但尴尬的是,目前遗产地保护正面临困境。还有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成为广东首个世界文化遗产后,碉楼的保护竟成为一个沉重的包袱,如今碉楼保护的资金缺口高达2.3亿元,全部1833座碉楼中只有37座被政府托管。由于资金不足,很多碉楼的维修整治进展缓慢,无法落实。

如此种种申遗带来的“债务窟窿”,谁都无法漠视,而未央宫遗址申报丝绸之路是否有信心走出这样的陷阱呢?

近年来,一些地方热衷申遗,其用意不在保护,而是为了争取国家下拨的保护经费,也有的是为了发展当地旅游产业,把文化遗产开发成一个个旅游项目,经济利益是主要考虑目标。不少地区之所以申遗,无非是遵循“投入——产出”逻辑想当然地把遗产当成摇钱树。尽管现实中不乏成功的例子,但是,那些失败的例子更应引起反思和警醒。一个简单的问题是:申遗“大手笔”离债务“大窟窿”有多远?申遗“大手笔”是保护之大,还是“生意”之大?

大河报
 
 
上一篇:博物馆休闲服务:一道不抢风头的好风景
下一篇:义乌菜地发现新石器遗址 碎陶片上现太阳纹图案
 
 
相 关 内 容
 
 
 
 
 
 2016丝路音乐文物展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