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方旗庙失名墓石刻考:墓主可能是梁元帝
     时间:2013-05-30    字体:      

  南京现存的南朝陵墓石刻共有二十余处,其中有不少就分布在江宁区。这其中,方旗庙失名墓石刻显得有点“另类”,它距离其他南朝石刻都非常远,所坐落的位置,甚至更靠近安徽省马鞍山市。

  “方旗庙失名墓石刻”为何独处一隅,远离南京南朝陵墓的“大部队”呢?这座南朝陵墓虽标明为“失名”,文物专家有没有办法确认墓主是哪一位南朝显贵人物呢?

  方旗庙石刻为何“独处”

  “方旗庙失名墓石刻”距离其他南朝石刻的确非常远。对于南朝石刻做过全面调查的西祠网友、南京民间文史研究者“九乡河水”说,南京现存的南朝陵墓石刻约有二十一处,除“方旗庙失名墓石刻”以外,其余的石刻主要分布在南京城的东北、东、东南三个方向,“主要集中在三个区域,一个是栖霞甘家巷、十月村附近,一个是江宁麒麟和栖霞马群附近,一个是江宁上坊和淳化附近,而‘方旗庙失名墓石刻’独处一隅,并不属于以上区域。”

  方旗庙失名墓石刻具体的地址是江宁区江宁街道建中,和它距离最近的是江宁淳化的几处石刻,但彼此之间的距离也有几十公里之多。以古代贵族的家族葬地比较集中的观点来看,方旗庙失名墓显得非常特殊,其墓主“不可考”的身份更加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增加了人们探索的兴趣。

  近日,记者前去探访方旗庙失名墓石刻。石刻正前方已开挖出一个巨大的人工湖,两尊辟邪分别被搬进了文物部门精心打造的亭子里,四面有玻璃罩着。辟邪后方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整体设计整洁雅致,有市民在广场上锻炼身体。

  方旗庙失名墓石刻已无望柱和神道碑,只剩一对辟邪,两辟邪一东一西,相对而立。隔着玻璃,记者看到,西辟邪表面风化严重,昂首张口,长舌及胸,腹侧有双翼,翼前部为鱼鳞纹,一足前迈,尾长及地。东辟邪后半部则已经残缺,残留部分与西辟邪相似。文物资料上介绍,西辟邪为雌兽,东辟邪为雄兽,两者尺寸差不多,完整的西辟邪身长2.57米,高2.04米,体围2.58米。

  有专家认为墓主是萧嶷

  方旗庙的这两只辟邪,与江宁区侯村失名墓辟邪、梁建安敏侯萧正立墓辟邪非常相似,死后能享受墓前设置辟邪的人,肯定是南朝时期一位极其显赫的人物。那么,这座南朝陵墓的墓主究竟是谁?他的身份和经历能不能揭开方旗庙失名墓石刻独处一隅的谜团呢?

  著名六朝史专家王志高教授告诉记者,方旗庙石辟邪第一次被学者发现并引起重视,是在1934年9月。历史学家朱希祖、朱偰父子调查发现了这一处石刻后,将其收入《六朝陵墓调查报告》一书,并指明墓主“不可考”。1985年出版的《南朝陵墓石刻》和1998年出版的《南京的六朝石刻》,则认为墓主有可能是南齐豫章文献王萧嶷。

  王志高说,根据他的研究,这位墓主不太可能是萧嶷,因为根据《南齐书》记载,萧嶷死后葬于“金牛山”附近。据考证,“金牛山”并不在南京,而是指丹阳东北的经山,其附近正是南齐帝王宗室陵墓区。再从方旗庙南朝石辟邪的造型看,也不太可能是南齐之物。因此,认为方旗庙失名南朝墓的墓主是萧嶷,并不站得住脚。

  真正墓主是梁元帝?

  对方旗庙失名墓辟邪进行深入考察,并结合日本学者曾布川宽《六朝帝陵——以石兽和砖画为中心》一书的研究成果,王志高认为,这对辟邪应该是南齐后面的朝代梁王朝初年的产物。

  综合各种文献,王志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方旗庙失名墓其实是一处帝陵,其墓主是梁元帝萧绎。萧绎是梁武帝萧衍的第七个儿子,生于梁天监七年(508年)八月。梁武帝饿死台城后,萧绎于承圣元年(552年)冬十一月即帝位于江陵(今属湖北)。承圣三年(554年)十一月,江陵为西魏攻破,萧绎被俘,次月被害,时年仅四十七岁。第二年,萧绎的儿子萧方智称帝,追尊萧绎为孝元皇帝,庙号世祖。

  王志高说,萧绎死后,最初葬在江陵津阳门外。天嘉元年(560年)七月,陈文帝陈蒨下诏,将梁元帝迁葬于江宁“旧茔”,“宜即安卜,车旗礼章,悉用梁典,依魏葬汉献帝故事”。

  有趣的是,梁代帝陵区都在丹阳三城巷一带,梁元帝为什么要归葬“江宁旧茔”呢?王志高发现,原来,这个“江宁旧茔”是指梁元帝的生母阮文宣太后的葬地。据《梁书·后妃传》记载,阮太后死后葬于江宁“通望山”。在南朝,皇帝死后与母亲葬在一起,是屡见不鲜的现象,合乎情理。

  关键的问题是,“通望山”到底在何处?王志高根据史料后分析,“通望山”就是建中方旗庙连绵高岗中的一个。换言之,阮太后的墓在今方旗庙附近,而“方旗庙失名墓”能够设置两个石兽辟邪,其墓主很可能就是梁元帝萧绎。

  帝陵用辟邪又添谜团

  看到这里,熟悉南朝陵墓石刻的人会提出一个问题:南朝帝陵前的石兽一般为有角的麒麟和天禄,王侯墓则设置无角的辟邪,梁元帝萧绎是皇帝,为什么档次降低,神道石刻设为辟邪呢?

  王志高告诉记者的,这个不正常的情况,可能是因为梁元帝既非正常死亡,也非正常埋葬有关。这个倒霉的皇帝是事隔六年改朝换代之后。由陈文帝从长江上游江陵将其迁葬到南京的,因此仪礼上可能要折扣。当时梁朝已经灭亡,后朝的帝王对前朝皇帝的葬俗不会那么严格认真,仅仅安放了宗室王侯墓的无角辟邪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网友也发现,方旗庙失名墓辟邪制作显得较为粗糙,西辟邪的后腿看上去好似没有雕刻完成。这似乎也能与陈文帝简单埋葬梁元帝萧绎对应上。

  如果方旗庙失名墓能够确认为梁元帝萧绎的帝陵,这意味着南京又多了一处南朝帝陵。南京的南朝陵墓石刻虽然多,但属于帝陵的只有宋武帝刘裕初宁陵、陈武帝陈霸先万安陵、陈文帝陈蒨永宁陵三处,南朝帝陵数目远远少于丹阳。不过,要确认方旗庙失名墓的确是梁元帝萧绎陵墓,还需要更多的考古实证。

金陵晚报
 
 
上一篇:京杭运河河北段申遗开始冲刺 周边民众心生喜悦
下一篇:烟台出土两千年前西汉酒 专家:古酒已不能再喝
 
 
相 关 内 容
 
 
 
 
 
 2016丝路音乐文物展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