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疑似古蜀国宫殿
     时间:2014-03-11    字体:      

祭祀坑里的象牙
大面具出土场景(资料图片)
纵目面具
金杖
青铜大立人
青铜神树

传说中的三星堆古蜀宫殿在哪里?

三星堆古蜀国何以产生、又何以突然消亡?

三星堆祭祀坑发现的器物为何都是碎的?

出土上千件文物,为何没有兵器?

随着三星堆的最新发现,这一系列的疑问正在被一一揭开谜底。

华西都市报:85年前的三星堆考古发现,揭开古蜀王国的神秘面纱。2013年1月,一处仅次于殷墟的单体建筑基址出现在三星堆考古人员的面前,“古蜀宫殿”现身!消息传出,国内30多名考古专家齐聚三星堆,经现场勘测和论证,时隔一年过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今年2月26日披露,经过细致的研究考证,考古专家推测这为三星堆王国“宫殿区”所在地。

1929年春天,四川广汉三星堆村的农民燕道诚一个偶然的发现,揭开了震惊世界考古界的三星堆神秘的面纱……1986年,在三星堆土堆附近发现的两个大型祭祀坑,打开了古蜀王国“宝库“的大门。两坑出土器物填补了中国青铜艺术的空白,而且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被国内外媒体称之为“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考古发现”、“比著名的中国兵马俑更要非同凡响”。

经过考古专家们多年的努力,基本确定面积约3.5万平方公里,北窄南宽的三星堆城址。城墙墙基宽达40米。然而,这样的城墙虽然气势恢宏,但却不具备防御功能,此外城墙内还应有其他建筑,它们在哪里呢?

更令人困惑的是,三星堆文化的后续突然断裂了,究竟它起源于何方又走向何处了呢?2013年以来三星堆考古又有重大发现,它将为以上问题提供答案。

时间轴

1929年春

一块精美玉石器被当地农民燕道诚发现。

1933年

华西大学美籍教授葛维汉及其助手林名均首次对三星堆进行发掘。

1980年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四川省博物馆、四川大学历史系联合对三星堆遗址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发现大片房屋遗址并进行了航拍。

1986年

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的发现,两坑上千件国宝重器的出土,震惊世界。

2013年

一处仅次于殷墟的大型单体建筑基址出现在三星堆,并有象牙、玉璧和石璧的出现,被猜测为“宫殿”、“祭坛”或者“府库”。

2014年2月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专家推测在2013年的三星堆发现的这座商代单体建筑基址,为三星堆王国“宫殿区”所在地。

“亚”字形单体建筑让国内考古专家齐聚

2013年1月,一处仅次于殷墟的单体建筑基址出现在三星堆考古人员的面前,是宫殿?是祭坛?是府库?伴随着象牙、玉璧和石璧的出现,他们震撼了、兴奋了,“古蜀宫殿”现身!消息传出,国内30多名考古专家齐聚三星堆,经现场勘测和论证,最后没有给出答案。

时隔一年过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今年2月26日披露,他们在2013年的三星堆遗址发掘工作中,发现的这座商代单体建筑基址,考古专家推测为三星堆王国“宫殿区”所在地。

据介绍,该单体建筑基址呈“亚”字形,基址里有象牙,有玉璧,还有石璧。

“2012年12月16日,我们对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群进行了清理,其中一处单体建筑基址的出现,让我一下子震撼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雷雨介绍说,这是一座大型红烧土建筑基址,平面大致呈长方形,呈西北—东南走向,与三星堆城址以及一、二号祭祀坑方向一致,长约55米、宽约15米,面积近900平方米,东西两侧似乎有门道,“初步推测,大约由6到8间正室组成,分为两排,沿中间廊道对称分布。”

“这是仅次于殷墟的最大单体建筑基址,也是在南方地区首次发现如此大规模的单体建筑基址。”雷雨说。

勘探表明,整个青关山土台均系人工夯筑而成,现存面积约16000平方米,其中第二级台地现存面积约8000平方米,该土台很可能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都是三星堆王国的“宫殿区”所在地。

“很震撼,很振奋,这是继1986年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发现、发掘以来,收获最大、取得突破最多的一次。”站在此次考古勘探的现场,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考古学家林向感慨地说。

“象牙可能是祭祀时用进去的,但玉璧石璧,就不好解释了。”林向说,“这个建筑基址的发现,更进一步佐证了当年我的提法,这里是古蜀的都城,是古蜀文明之源。”

更具突破意义的是,专家在三星堆遗址北部初步确认了“仓包包城墙”和“北城墙”两道新的三星堆时期夯土城墙,使得三星堆古城的城墙由原来的5段变成了7段,外廓城也由于“北城墙”而趋于完整。另外,在城址范围内还发现多条古水道。

专家认为,这必将推动古城的营建过程、聚落布局研究,并推进对三星堆古城的人工水系及其与自然水系关系的认识。同时亦巩固了三星堆遗址作为长江上游文明核心区域的地位。

考古人员发现,虽然在建筑基址的墙基内外各有一排密集分布的疑似“檐柱”遗迹,但目前并未发现用作承重支撑的“内柱”。

“如何解决支撑问题?这还是个谜。”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指出,一般建筑每隔4米之内就应该有内柱,该建筑南北跨度(宽度)约15米,但内部没有明显柱洞。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雷兴山指出,可能是类似于望京楼夏商城墙遗址及殷墟所采用的先挖坑、再填土夯打的地基建造方法,以斜墙作为支撑墙。

目前三星堆已发现了“城墙”,并且出现了疑似“宫殿”,但高等级墓地或者王陵尚未发现,还有更多的谜团等待解开。

延伸阅读:

府库说: 收藏文书财物和兵器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刘绪教授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个城池建筑跟豪华宫殿不一样、和普通建筑不一致,中间是通道,东西向开门。有可能是府库,收藏文书财物和兵器的地方。”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则认为,该建筑基址方向与城市方向差不多,与金沙的差不多,坐西北朝东南,刚看以为是院落,仔细一看是一个单体建筑,一般建筑4米以内需要有内柱,“但是它又宽约15米,如何解决支撑问题?这也是个谜。”

祭祀说: 祭祀用品是王权代表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张懋熔提出不同观点,“估计是祭祀用的。”这里发现的与祭祀有关的东西更完整一些,看了1、2号坑,出土了那么多的祭祀用品,“它和祭祀有关联,因为发现象牙、玉璧,所以倾向于祭台更合适一点。”

“基本可以确定不是宫殿,应该是祭祀用。”

“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著名考古学家李伯谦说,“即便是祭祀用建筑,也是这个城里面的最高权力者祭祀用的,也是王权的代表。”

猜想:来自岷山 消失于地震中

考古发现,三星堆遗址文化距今4800~2800年,延续时间近2000年,即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延续至商末周初,这把四川的历史向前推进了1000多年。

而三星堆古城也被确证存在,其东、西、南被三面城墙包围,北以鸭子河为天然屏障,其面积超过3平方公里,这样大的古城在中国同时期文化中也是罕见的。

那么住在这里的古老三星堆人,他们来自何方?有学者描绘出以下景象:

岷山发生地震,大山崩塌巨石滚落,居住在山里的一个部族的家园顷刻被毁,他们不得不举族迁徙,顺水而下,逐水而居,并最终在三星堆建城定居。

为了感谢上天的恩赐和眷顾,这个部族的人们开始祭拜上天,一件件神器礼器做成了,一个个祭祀台搭起来了,通天神树立在祭台最高处,戴着黄金面具的巫师们跳起了祈福的舞蹈,部族首领虔诚地礼拜着。

两千年过去了,突然一天,大地震再次造访。这个部族两千多年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打破,地动山摇、房屋崩塌,甚至造成人畜死伤。

“神明啊,我们是那样虔诚地祭拜你供奉你,为什么还要让灾难降临啊?”部族首领率领众巫师来到最高的祭台,看着地震中倒下并摔得支离破碎的通天神树,伏倒在地,失声痛哭。

部族首领发令,“既然神明已经不庇佑我们了,这些东西也就没了用处,索性都砸碎埋了吧,我们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虽然,这些都是猜测,但约2800年后的1986年,三星堆发现了两个大型祭祀坑,两坑上千件国宝重器的出土,它们全都是碎的。经考古专家认定,这些器物都是人为损坏后才埋进坑里的。有学者指出,这是对“失灵神物的掩埋”。

而关于来自岷山一说,多数学者认为岷江上游石棺葬文化与三星堆关系密切,其主体居民可能是来自川西北及岷江上游的氐羌系。

这些也在三星堆发掘的一些器物中可以找到佐证,诸如羊形器物和羊头饰品、玉璋等。有学者提出,璋的原创者应是氐羌人,其构思基础源自氐羌族群的“大岳”崇拜,造型灵感来自红山玉文化中的丫形器。而对羊的崇拜,至今羌人仍保持着。

未解之谜

三星堆古城是座祭祀之城?

三星堆,为何没有兵器?

在三星堆祭祀坑出土了许多玉斧、玉戈等器物,但由于玉制品易碎,没有杀伤力,所以不具备成为武器的条件。

其实如果我们将三星堆出土的玉戈、玉斧等器物与许多青铜兵器作个比较,不难发现,这些玉戈、玉斧其实就是按照兵器的原型制作的。之所以没有在三星堆祭祀遗址发现这种青铜兵器,只能说明在祭祀台的范围内,不需要手持武器的士兵把守。即便是贵族和高阶层人士来到祭祀台前,也不能携带武器。

这种规矩不仅仅是在三星堆,就是在现在所有宗教活动中都是如此。向神灵祈求和祷告的人们,当他们走进无论是庙宇、清真寺,还是教堂,绝对不允许携带兵器入内。这也许就是三星堆祭祀坑及周边没有发现兵器的原因。

从三星堆出土的众多祭祀品中,可以看出,当时的三星堆,神权凌驾于王权之上。三星堆作为一个神权的宗教集中地,没有出土兵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三星堆,为何没有文字?

在古代的四川地区,有无文字,或者说一些器物上面的符号是图案还是文字,直到今天仍然是学者们争论的问题。三星堆出土的器物上,没有一个文字。但古蜀人有一些符号性的图案看上去是有特定意义的。

作为权杖法杖的金杖,其器身上刻有精美和神秘的纹饰,两只相向的鸟,两背相对的鱼,并在鱼的头部和鸟的颈部压一只箭状物,同时有充满神秘笑容的人头像。

金杖等器物上的符号是文字?是族徽?是图画?还是某种宗教符号?

从三星堆文化以后的蜀人兵器上能看到许多符号形的图案,它们已经不是简单的图案了。清华大学教授、著名的历史学家李学勤先生指出,所谓蜀人没有文字的说法,是因为古代中国人认为文字指的就是汉字的系统,而蜀人曾经使用过的可能并不是汉字。

三星堆,为何突然消失?

地震导致三星堆文化的“突然”消失虽然只是一种假设,但确有专家提出三星堆的突然消失“只能是在瞬间造成巨大人员和物资毁灭的大地震”。

四川大学教授林向则提出,三星堆文化的突然消失是因为洪水,逐水而居有很多便利和优势,但当洪水来的时候也可能造成毁灭性打击。但到目前为止,考古专家们尚未在三星堆遗址找到有关洪水侵袭的痕迹和物证。

当然,也有专家指出三星堆的消亡是因为兵灾和外族入侵,从而政权改变,一个执掌先进文明的部族或者政权沦为俘虏或者奴隶,因此他们将曾经的文明全部毁掉并掩埋。然而,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工作已经进行了近百年,人们却没有发掘出一样那个时期的兵器,有的只是玉斧、玉戈,被人们称为“礼器”。

虽然消失之谜没有解开,但是在距离三星堆遗址向南约百里的金沙遗址的发现,却似乎又解答了三星堆文化走向何方的问题。

华西都市报
 
 
上一篇:中国史前规模最大石城首次发现祭坛遗址(图)
下一篇:清明在汉代已有明确记载
 
 
相 关 内 容
 
 
 
 
 
 两岸唐三彩交流展(网上虚拟展 ...
 大象中原——河南历史文化展
 毕加索时代:与西方版画大师同 ...
 汉唐中原——河南文物精品展
 欧洲玻璃艺术史珍品展
 百年风尚——旗袍与时尚艺术展 ...
 布里亚特的神灵——俄罗斯艺术 ...
 湖北随州叶家山青铜文物的保护 ...
 青铜器铭文传拓心得
 唐双鸾双兽纹葵花铜镜的修复
 古纸分析新思路
 中国传统泥塑胎体制作
 修复战国蟠纹铜敦的方法
 探寻透影白瓷的制作工艺
 铅白的古代生产与变色
 铅白
 纸质文物保存与展示关系探索